沈祖堯就任中大校長職位的演講辭

(網頁編者按)沈祖堯教授就任中文大學校長的儀式在12月16日,以下為沈校長在就任儀式上的致辭。 各位校董、各位同事、各位同學、各位校友: 獲委任為香港中文大學第七任校長,我感到無比榮幸又感到兢兢業業。創辦這所大學的,是一群以弘揚中國文化與思想為己任的學者,他們以無比的熱情教育年輕人成為成熟和負責任的成人。這些前輩先賢指出,要令我們的國家和世界變得更進步更美好,科學與技術固然重要,但人文學科也不可或缺。他們憑著這些信念,在六十多年前為這所大學奠下穩固的根基。 中文大學在歷任校長的英明領導下,成為亞洲頂尖的研究型綜合大學。我們引以為傲的雙語雙文化傳統、融會東西文化的深厚人文主義精神、堅定推行的通識和全人教育,以及藉著書院提供的獨特生活教育和關顧,在過去近半個世紀令我們屹立於世界一流學府之林。但是,我們今天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 全球的大學教育正在急遽改變。世界各國埋首於追逐經濟發展;推動學者做研究的是資源,而非對知識的好奇;大學重視排名,而忽略培育年輕的靈魂的使命;教師的回報主要取決於他們的「生產力」,而非學養,凡此種種,都令危機悄然出現。如果這個趨勢持續,世界各國就只會製造出汲汲於利的成品和個人,而不是有主見、尊重見解不同於己者、能洞察別人的需要,以及有悲天憫人心腸的負責任公民。同時,想像力和創造力、科學研究的人文內涵,以及慎思明辨的能力將逐漸喪失。教育的價值也會湮沒。

就民主女神像擺放事
沈祖堯校長發公開信

(網頁編者按)沈祖堯就任中大校長後,頭痛問題之一是如何處理「新民主女神像」的擺放問題,就此事校方一直與學生會談判,沈校長於12月1日發出一封公開信,對此事的最新發展作出交待,也說明了校方和學生會至今仍存在嚴重分 歧。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各位同事、各位同學、各位校友: 我和數位同事今天再次與中大學生會會長、幹事及多位同學就學生會建議在校園擺放「新民主女神像」一事面談。我希望藉這封公開信向各位重申大學對處理此事的看法。 在早前與學生會會面時,我已經建議將雕像擺放在文化廣場,並以公開信向各位說明大學的立場。文化廣場由學生會負責安排場地借用,並鄰近學生會會址,大學認為在該處擺放「新民主女神像」最為適切可行。然而,學生會一直堅持將雕像擺放在大學港鐵站外空地,並不予考慮我們提出的建議。

終審法院將審理中大的教學語文司法覆核

(網頁編者按)中文大學的教學語文司法覆核又有新進展,提出司法覆核的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李耀基得到法律援助處批准,將案件提交到終審法院審理,在高等法院的初審和上訴庭的上訴中,李耀甚都敗訴,終審法院將來的判決,將令此司法覆核得到最後結論。終審法院將排期審理此案。以下為《明報》12月13日的有關報道。 中文大學07年10月通過改變授課語言,由中文為主改為中英語並用。 學生會前副會長李耀基質疑做法有違《香港中文大學條例》,早前申請在司法覆核及上訴兩敗後,今獲准上訴至終審法院,與母校再戰第三回。 代表申請一方的資深大律師張健利指出,條例弁言列明以中文為主授課語言,要求法庭釐清條文是否強制校方執行,或只屬指引;並要求法庭澄清,倘立法原意讓中大繼續以中文教學,大學教務委員會通過「雙語政策報告書」,改變授課語言是否違法及不合理。上訴庭副庭長司徒敬同意改變教學語言與否,對公眾有重要意義,批准上訴至終審法院。 【案件編號:CACV93/09】

答大學生——關於狗屁的文化創意產業
張大春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明報‧世紀版》11月21日,值得一讀。 原編按: 「文化產業」是潮流語,大學亦多相關課程,台灣作家張大春最近在網上公開回答一位大學生的提問。對此批評甚辣,引起廣泛討論。其所指的是台灣情?,但觀諸香港,以及中國大陸,其實同樣適用,故特予轉載,互為參照。 網友大學生私人留言,公開作答:你好,我是一名大學生,請問依你看來, 「學界」有沒有義務因應「業界」的需要而改變學習課程的內容, 甚或大到學術方向?這麼問,是因為有不少業界人士跑到學界來(是誤人子弟?還是傳授經驗?),業界或許有一些值得學習的實際經驗,但那常跟理論搭不上邊,畢竟不管有沒有學術背景都可以進入業界。例如:本校文學院開了一系列「創意產業學程」,(gogo.tku.edu.tw/cci/index.html),?面來自業界的老師,常常利用上課或作業來為自己的事業宣傳;另一方面,又可以在外的工作經歷上大膽地寫「大學教授」,儘管這些來自業界的教授參差不齊。像這是一篇任教於淡江大學的業界人士的演講,(blog.yam.com/oakacorn/article/27775632),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基本上,我也聽不懂他上課在上什麼。請問能為我解釋他的意思嗎?

中研院院士劉遵義 竟是中國中投操盤手

(網頁編者按) 以下報道見於台灣《自由時報》11月17日,最近由一位中大校友轉來本網頁,劉遵義校長雖然已經落任,但報道中提到的事還是值得注意,特此轉載。 〔記者顏若瑾╱台北報導〕中研院院士劉遵義,昨被立委踢爆身兼現任中國政協委員,還是中國主權基金中投公司香港子公司的董事長,利益衝突問題引爆爭議。 民進黨立委潘孟安指出,劉遵義另兼任台灣遠傳與新光人壽獨立董事,遊走中台政商,恐涉兩岸政治敏感問題;他質疑國安局長蔡得勝竟對台商或台灣公職出任政協情況一無所悉,「中國政協是統戰機構,而且政協無孔不入!」要求國安局在一個月內清查有多少中國政協混雜在台灣的經濟、政治或學術機構,「查出來,立即解職!」

《中大校友》弄虛作假
不同意見不予登載

(網頁編者按)最近一期《中大校友》有一個關於校園內擺放民主女神像的專輯,這份刊物由校方的校方事務處編印,一向非常「官方」,今次破格出版如此受爭論的專題,令人注目,一般以為是沈祖堯校長上台後的開明舉動之一,誰知背後還是有不能見光的弄虛作假行為。一位現職大律師的校友張耀良,接受《中大校友》訪問,但有關意見最終無法「出街」,當中情節,今期《獨立媒體》有報道,茲轉載如下,《中大校友》的惡劣行徑,應受譴責。 中大校友一直以來,都會收到一本由校友事務處的官方刊物《中大校友》,在今期九月號中,《中大校友》的專題是關於新民主女神像。今年五月中,新民主女神像曾在時代廣場展覽時被食環署及警方聯合行動沒收,後來中大學生會表示會接收女神,中大校方以「政治中立」為由,拒絕新民主女神像入中大,引起市民震動。中大學生會召開記者會,表示一定會將女神運入中大。

要擺民主女神,但不是這個
何慶基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10月16日《明報‧世紀版》,值得一讀。作者為資深策展人及藝評人,現任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 中大擺放民主女神一事, 又再引起討論。沒錯, 民主女神要擺, 但不是這個。因為這民主女神像, 是件拙劣雕塑, 無論從藝術或政治藝術角度來看,均屬低水平之作, 不應作為悼念民運的持久標記。 政府沒收雕塑,加上中大校方拒絕擺放,惹來強烈反響,令這女神像突然變身成反禁制的符號。怒火遮蓋了觀察,沒有人從雕塑的製作造型能否表達民運精神的角度,來評核雕塑人陳維明這作品。本文比較八九民運時的原有民主女神像和中大的新民主女神像,以顯示這新雕像不合格的原因。這?得強調,民主女神是政治作品,有別於一般追求美感、個人抒情或表達獨特創意的藝術。雖然也須從造型、表現手法等方面入手,但最終的量尺,是看作品能否有效地表達民運的神髓和獲取所希望得到的效果。 上升的標記 政治藝術的基本功能,是激動情感和提升士氣,進而引發行動。原女神像於五月三十日豎立於天安門廣場,正值兵臨城下、人心彌散,民運進入低潮之際。學生製作巨型雕塑,希望透過建立符號標記,表達理想和期盼,振奮士氣。 原女神像高十米,以石膏為主要材料。四天內製作如斯巨大雕塑十分艱難,製作方法簡約,除頭手等主要部分製作較精緻外,身體衣服均有大刀速削的簡約效果,刪去細節卻不粗疏,反而帶出迫切和豪邁的感覺。女神像身軀不成比例的拉長,牽動向上提升的動感,引伸出政治作品所需的積極正面感覺,像是向群眾說,無論多艱巨,仍毅然向上。

也談「大學的尷尬」
Tina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原刊2010年10月4日《星島日報》大學版〈尖子「交換」日誌 〉,談的是香港大學的問題,其實中文大學同患此病,特此轉載,以供參照。   近日,港大的同學們在網絡廣泛轉載一篇由林沛理先生在《亞洲週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香港大學的尷尬》,裡面著重講了香港大學的兩點問題:「大學失格」和「商業化」。可想像這樣的一篇文章在港大同學中自然引起一陣激烈的討論。有的人倍加贊同,對港大的浮躁之氣痛心疾首;有人則不敢茍同,為港大積極辯解,甚至寫「反感《香港大學的尷尬》」……總之,港大的「定位」和「精神」這一類敏感的話題又一次引起了一番口水仗。 缺「不能量化」的優勢 我對這類事件向來是「想得多說得少」,主要是因為涉世未深,經歷尚淺,在了解清楚之前不宜?急開口,但這次的主角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港大,話題更是我長期關心的「大學精神」 ———這不僅關系到我自己,或者港大的學生,也關係到所有在校的大學生。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大學生理想的大學都如我一樣:寧靜美麗的校園、充滿歷史感的老建築、知識淵博待人和善的老師、藏書豐富的圖書館、積極上進的同學,還有一種無法名狀卻令人著迷的「精神」……總之,就是「知識的海洋,學習的殿堂」,學術研究和學生教育是它與生俱來最重要的使命。但是,顯然當今中國很多大學,包括港大,並不符合這個理想。

就校園擺放新民主女神像事
校長與學生會達成初步協議

(網頁編者按)就校園內是否可以永久擺放「新民主女神像」及擺放在何處等問題,校長沈祖堯連同大學高層成員在9月17日與學生會舉行會議,並達成初步協議,校長隨於該日發出公開信,學生會亦同時發出聲明交待有關情況,以下為校長公開信及學生會聲明全文。 沈祖堯校長公開信 各位同事、各位同學、各位校友: 中大學生會建議在校園擺放「新民主女神像」一事,討論多時。今天,我和同事剛與中大學生會的會長及幹事就此事面談。我想藉這封公開信向各位說明大學對處理此事的看法。 中大一直堅守言論和學術自由的宗旨,對不同見解和意見,抱持兼容並包的開放態度。在處理擺放「新民主女神像」的問題,我們同樣秉持著這種開放的態度。 自六月四日以來,「新民主女神像」放置在大學港鐵站外空地,大學一直透過大學輔導長與中大學生會溝通,尋求合宜的解決方法。 我非常重視溝通,樂意聆聽和了解各界人士對大學事務的意見。過去兩個月,透過多個場合,我接觸到中大不同的教職員、同學、新生和校友,以及媒體和公眾人士。我把握每一次機會,就「新民主女神像」一事了解大家的看法,同時,我亦非常感激很多人透過電郵及其他多種途徑,給予我們寶貴意見。 有關「新民主女神像」一事,我收集到的意見非常紛紜。有支持在中大校園內豎立雕像的,亦有堅決反對的;有贊成短期在特定地點擺放,亦有贊成永久擺放;至於應否在大學港鐵站外擺放,當然有贊成也有反對。大學既要考慮不同持分者的意見,同時亦要貫徹大學的政策。

就大學收生新政策問題
評議會常務委員促請校方關注

(網頁編者按)因應大學學制「三改四」,校方正部署招收新生的新政策,當中存在不少爭論性問題,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許漢榮日前就此去信中大常務副校長華雲生,促請校方多予關注。稍後,校方回信許校友,該信署名「華雲生」,但從信件內容看來,似由一般行政人員起草。以下轉發許校友原信及校方答覆函件。 許漢榮信件 華教授台鑒: 有關大學學院統一收生事宜 從不同的渠道得知,母校為應付新學制的發展,正進行一連串的改革措施,部分行將施行的措施卻根本地改變了中大書院制的傳統。 最近數月,聞得將會推行文學院統一收生。一直以來,文學院內部分學系如音樂系、藝術系等皆由單一書院開設,同學入讀相關學系,則自動成為該書院的學生。這樣的安排,既兼顧了同學上課的方便──如音樂系屬於崇基學院、藝術系屬於新亞書院──更重要的,是維護了書院及學系的傳統及傳承,也是中大身為書院聯邦制大學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