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喚起公眾關注中文大學的新書院事件?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為校友關注組在5月16日召開記者招待會之前草擬的文章,主要作內部參考用。﹚ 中文大學計劃成立多所書院,涉及的不單純是校內問題,也反映了目前香港各大學之間的一些矛盾,對本地高等教育的未來亦有所影響,值得公眾關注。 先回顧一下此事件的發展和中大校方就成立新書院所提出的理由。 回顧事件的發展 2005年下半年,中大高層草擬《策略計劃》,對未來十年的發展定出藍圖,此計劃經校董會審議並接納後於2006年2月1日正式公佈,其中提到2012年時因為銜接中學學制改變,中大本科課程會由目前的三年改為四年,「學生人數增加」,因此,「大學考慮籌辦更多書院」,在籌辦新書院時,「大學應該發揮想像力,……新書院可以在規模、使命、學生組合或其他特色上和現有書院有別……」﹙見《中大策略計劃》3.5段﹚。

「中文大學新書院事件」記者招待會新聞稿

﹙網頁編者按:校友關注組與中大學生會在5月16日就新書院事件召開記者招待會,以下為校友關注組有會上派發的新聞稿。﹚ 中文大學計劃成立多所新書院,不單是校內問題,也反映了各大學間的矛盾,及影響本地高等教育的發展,值得公眾關注。「中文大學校友關注大學發展小組」由一群關愛母校的校友組成,希望藉着媒體對此事的報導,引起社會應有的注意和廣泛的討論。 一、回顧事件發展 策略計劃 2005年下半年,中大草擬《策略計劃》,定出未來十年發展藍圖,計劃經校董會審議接納並於2006年2月1日正式公佈,其中提到2012年因為學制改變,中大本科課程會由三年改為四年,因學生人數增加,大學考慮籌辦更多書院,而新書院的規模、使命、學生組合或其他特色將有別於現有書院﹙見《中大策略計劃》3.5段﹚。 研究小組 在《策略計劃》正式公佈前,校方已組成「新書院研究小組」,成員五名,以副校長廖柏偉為主席。小組在2006年1月中出訪英、美六所大學,2月16日發表「考察報告」。 小組建議 「研究小組」建議設立「多間小規模、全住宿並有膳食安排的書院……新書院以學生人數較少為佳,如300至600人。……加入新書院的學生或須繳交宿費和膳食費以外的小量費用,以補助各項社交、康樂、文化計劃的開支。」研究小組還建議「新書院應設立其捐贈基金,籌募款項,以推行書院的教育和獎學金計劃,加強教學、文化及校園設施。」 最後報告 之後,研究小組完成諮詢程序,於4月20日公佈「最後報告」,除上述小規模、全住宿書院外,還建議成立人數約1,200、部份住宿的中型書院;而現有書院亦可增收學生,變成「大型」書院。4月25日,中大校董會接納小組建議,就籌建新書院制定「指引」,內容和小組的「最後報告」基本一致。 按:「最後報告」可從 http://www.cuhk.edu.hk/newcolleges/finalreportc.pdf下載 匆匆定案 就成立新書院一事,中大表現得急不及待,由2006年2月1日中大校方公佈《策略計劃》算起,到4月25日校董會制定「指引」,其間不足三個月。 校友廣告 在中大校董會接納研究小組建議的同日,一群中大校友聯名在兩份報章登廣告,呼籲校友及公眾關注新書院事件。﹙見附件一﹚ 二、中大新書院理據不足 中大主要理據 在中大校方籌建新書院的理由中,最關鍵的一點,是中大本科課程改為四年制後,本科生人數會增加三千多名,故中大非籌建新書院不可,此理據是否站得住腳? 政府未有承諾 大學生總人數急遽增加,是整個社會面對的大問題,並非中大個別問題或獨力所能解决。假設2015年完成三改四過渡,全港大學本科生將增至約六萬四千之數,據我們所知,政府在這方面顯然未有具體計劃,也沒有作出任何承諾。 重點未見討論 「三改四」後,學生人數將如何變化,依然未定,中大憑甚麼進行規劃呢?學生人數真會增加三千嗎?如果中大現在硬性規定將來多收三千學生,而結果政府資助遠遠不達此數,中大校方如何應付?這些重要問題,中大校方公佈的文件中,都未見討論。 三、影響未來香港高等教育 出生率影響入學率 出生率下降,適齡入讀大學的人數在未來會相應減少,高等教育的增長速度是否需要有所調整,是政府、大學以至民間都要好好研究的課題。 大學只需維持現有規模 我們根據一位學者提供的資料,對大學學生人數的未來趨勢作出初步推算。維持目前入讀大學本科課程的比率為17%,由於適齡人口持續下降,到2012年及2015年,中大分別應收新生約2,700名及2,400名。換言之,大學改為四年制時,由於每年新生數量減少,各大學只要維持目前的規模,便已足夠。﹙參考附件二﹚ 大學不能藉機膨脹 我們絕非鼓吹凍結大學收生比率,事實上,隨著社會的發展,高等教育的確要逐步擴大。但,高等教育的發展不能與2012年的「三改四」混為一談,大學也不能借「三改四」乘機大肆膨脹。大學的擴充須以高等教育的發展為前提,而高等教育的發展須以社會共識、充份協調和準備作為基礎。 慎防引發惡性競爭 中大的有關文件一再強調成立新書院的「迫切性」,看來是想在政府未有具體承諾,社會上對大學學生人數未有共識時,先將本校規模的擴張製做既成事實。中大「偷步」,很可能引起其他大學仿效,帶來新一輪惡性競爭。 惡鬥損害高等教育 隨著本地高等教育急速發展,大學之間的惡性競爭愈來愈嚴重,首先是大專院校爭相「升格」,然後是競相爭取成為「研究型大學」,重覆開設有市場的課程;近期是為了吸引報讀,大賣招生廣告,以各種優惠作餌,這和教育應有的「百年樹人」宗旨多所違背。我們認為,學制「三改四」已經是重大的變化,大學之間應做好協調,讓教職員能安心處理學制變動帶來的諸多新問題,不要乘機搞作,引發不必要的競爭。 籌款比賽你追我趕 如果將來政府「三改四」的資助未能滿足需求,我們估計中大會大舉籌款。高等教育關乎社會的未來發展,是一項重大而長遠的投資,大學向社會尋求支持,固理所當然,但目前已漸形成以多籌款項為榮的趨勢,長此下去,難免巧立名目,以不斷膨脹來推動籌募,影響大學教學、研究應有的穩定環境和安寧氣氛。中大屢屢提到籌款的必要和部署,令我們不能不擔憂。 四、校政透明度的問題 校政的透明度偏低 據報章報道,最近中大校內調查顯示,中大的校政透明度偏低,教職員對此感到不滿。而近期的一些事件如「國際化」、擴路伐樹等,亦反映校內溝通不足。在新書院問題上,情況看來還要嚴重。 諮詢不足討論欠奉 中大校方一再強調書院制是中大獨有的特色,何以對此項深遠影響中大體制的措施,決定得如此匆忙?事實上,中大校方對此事雖然進行過「諮詢」,但期間並未出現有意義的討論,辯論更談不上。中大校方發放的消息相當混淆,不容易弄清楚。其中,有三點值得大家注意。 中大高層早有定案 中大高層對成立新書院早有定案,所謂諮詢,意義不大。在中大校友關注組的網頁上﹙www.cuhkalumniconcern.com﹚,有一位校友根據新亞書院校董會副主席梁英偉提供的材料,寫了一篇題為《黑箱作業奇觀》的文章,指出中大高層在諮詢期還未結束時,對新書院的種種問題已有定論。中大校政透明度低,實在值得擔心。 諮詢敷衍徒具形式 中大進行的諮詢,不但時間短,且徒具形式。新書院研究小組的最後報告有兩份附錄,很能反映這方面的情況。例如所謂「簡報會、論壇及諮詢會」絕大部份是大學的常規集會﹙如書院的周會或月會、校友日活動等﹚,新書院並非集會主題;5,000人參與,更是誇大的說法。研究小組最後報告的另一份附錄列出小組共收到十九份書面意見,反映此問題其實未經深入探討和辯論。 新書院是最壞方案 由於缺乏深入討論,如何調整現有的書院體制以吸納可能增加之學生人數,各種意見還是處於初步階段。我們蒐羅各種意見,將中大的應變之道歸納為四種方案,發現中大校方採納的新書院方案可能是優點有限,問題最多的一個﹙見附件三﹚。但由於我們掌握材料有限,所作四種方案的比較只能作為參考。 附錄一:一群中大校友於4 月25 … Continue reading

黑箱作業奇觀 – 鍾帶友
(感謝梁英偉校友提供材料)

5月3日中午,新亞書院校友在中環聚會,出席者多數是在該區上班的商界人士,當日談論主題是中文大學成立新書院的計劃。會上梁英偉校友向出席者報告情況,重點介紹他在此事上所作的努力,並且派發了一份三頁紙的說明,按日期列出事態發展以及梁校友取得的成績。 梁校友為中大發展、新亞福祉盡心盡力,令人欽佩,只是細讀他的說明,不能不感到驚心動魄,因為中大高層的黑箱作業,清楚地反映在梁校友的述之中。本文根據當日梁校友派發的說明,試圖重組一下這種黑箱作業的面貌。進入正文之前,先就筆者所知介紹一下梁校友。他是1973年新亞書院的商科畢業生,是商場上的成功人士,在內地的事業開展得很好,近年對中大和新亞多所回餽,現在是新亞書院校董會副主席,用時下俗語來形容,屬於「猛料之人」。

在參與新書院事件發展過程中的體會 — 梁英偉

﹙網頁編者按:本文為5月3日新亞校友會每月午餐例會中,梁英偉校友向出席者派發資料【新亞校友在中大新書院事件中的參與過程】的最後部份,現徵得梁校友同意在網上發表。梁校友現為新亞書院校董會副主席。﹚ 1. 校方非常重視校友意見,反應迅速而且專業。本人相信校方已盡最大努力及極具誠意做好與校友和校董會的溝通工作。 2. 據知,若令新增的3000學生獲得現有的50%入宿比例,需增建5座宿舍共1500宿位,耗資約4.5億元;另該批新增學生的每年獎學金和活動經費逾500萬元,故需有基金(Endowment Fund)1 – 2億元,兩者共計約6億港元之多。中大近年被政府削資減20%,財政已非常緊絀。而各成員書院亦為每年籌募經費大費週章,部份書院對增收學生所引發的資金需求更感百上加斤,已知會校方無意增收學生。故中大校方為應付3000新增學額並同時保持教學質素、入宿比例及籌募獎學金和學生活動經費方面費盡心思,成立多所新成員書院以命名權向社會人士募捐,亦只為爭取資源,以保持大學的教學質素及優勢,其用心值得我們尊重。

評議會盡了力嗎?
回應評議會主席致「香港中文大學全體校友書」
關彩華

﹙網頁編者按:本文作者為4月25日中大校友聯署廣告發起人之一。中大評議會主席的原信附錄於本文之末。﹚ 4月28日,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主席通過校友事務處發放電郵致信給全體中大校友,信中指出:「就新書院這項課題,在現階段最重要的是有足夠渠道及機會讓校友各抒己見。」 但到目前為止,評議會只於3月18日召開過一次以電郵通知會期的諮詢會。雖然,當日出席的校友強烈要求評議會向校方反映延長諮詢期的必要,但主席於3月29日仍以「要交功課給校長」為理由,表示諮詢期不會延長,惟校方會繼續聽取意見。然而,4月22日《星島日報》卻報導:「中文大學上月已完成新書院的諮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