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校方發佈有關學生報紀律問題新聞稿

網頁編者按:就是否紀律處分《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大學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在3月11日舉行會議,次日,中大校方迅速而罕見地發於新聞稿,向外交代委員會的決定。以下為新聞稿全文。校友關注組一向密切關注此事,在進一步了解情況後將作評論並考慮有關跟進工作。 就去年《中大學生報》第三十六屆及第三十七屆學生報出版委員會出版「情色版」的事件,大學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一直按照程序處理,今天作出總結報告。 大學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去年五月十日就《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召開裁決小組(成員由四名老師及一名學生組成),審議第三十六屆及第三十七屆學生報「情色版」的個案。隨後,淫褻物品審裁處於五月十五日將二零零七年二月和三月號「情色版」評定為二級不雅刊物。大學紀律委員會於五月十七日宣佈,鑑於《中大學生報》的評級涉及司法程序,決定暫緩進一步程序。

情色翻波為整風?
—周錫輝—

補記:中大剛在3月11日完成了學生報07年4月號的重審,並於翌日罕有地發新聞稿公佈結果:個案不成立,曾昭偉不會受任何處分。紀委會迅速了結此事,把傷害減至最低是好事。本文寫於重審前,立此存照,以供參考。(2008年3月14日)  歷史循環,想不到不足一年便由校方主導重演──中大去信通知前學生報總編曾昭偉,將成立新小組處理2007年4月號學生報情色版事宜,對象針對整個情色版而非個別文章。 錯誤的時間、人物和內容 此次中大翻舊賬令人摸不着頭腦──錯誤的時間、錯誤的人物、錯誤的內容,使再裁決成為莫須有式事件,明知翻案會惹來惡評,中大的「管治精英」怎麼仍以身犯險? 錯誤的時間:事隔近一年,討論早已沉寂,07年四月以後的學生報再沒有情色或色情的投訴;曾昭偉剛卸莊,正專心預備考試和找工作。不遲不早,校方在此時重判,完全沒有必要,一則缺乏新的因素,二則直接影響曾昭偉的畢業成績,校方必須保障同學不受干擾的權利。

中大再翻情色舊賬報導
6/3/2008

1. 星島日報: 中大重新裁決學生報情色版 去年引起很大爭議的《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餘波未了,中文大學近日決定成立新裁決小組,處理被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第一級刊物的○七年四月號「情色版」。 四月號被評一級 中大校友關注組昨質疑校方「翻舊帳」,認為四月號內容既非淫褻或不雅,要求校方終止裁決。中大強調,此舉希望分開處理兩屆出版委員會的個案,務求早日完結事件。 淫審處早前初步裁定,由第三十六屆《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製作的○七年二月和三月號「情色版」內容,是第二級不雅刊物,而由第三十七屆出版委員會出版的四月號「情色版」只屬一級。校方去年成立裁決小組,中大署理教務長吳樹培向涉事學生發出勸誡信,小組其後已解散。 中大近日成立新裁決小組,處理四月號「情色版」個案。中大校友關注組昨發表聲明,指四月號既屬第一級刊物,校方不應再作裁決,又認為事件已擾攘一年,造成困擾,或影響學生的畢業成績,對學生不公平。

兩份報章有關中大籌組學生報情色版紀律小組的報道
—2008年3月6日—

明報:中大籌組學生報情色版裁決小組 【明報專訊】《中大學生報》「情色版」風波發生至今近一年餘波未了,由於事件涉及兩屆學生報出版委員會,校方決定籌組裁決小組,單獨處理兩屆出版委員會的個案,將先處理沒有官司在身的第37 屆出版委員會。中大校友關注組認為,既然法庭已裁定第37 屆出版委員會負責的第4 期學生報並無不雅,質疑校方無理據下翻舊帳。

各報報導《學生報‧情色版》司法覆核新發展

(網頁編者按)就律政署要求中止《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司法覆核事,法庭在1月31日作出裁決,該為事涉公眾利益,司法覆核應予進行。以下為2月1日各報有關報導。 港聞 A04 — 明報 — 2008-02-01 《明報》挑戰淫審處勝訴律政司阻覆核失敗兼輸堂費   【明報專訊】《中大學生報》及《明報》副刊「星期日生活」去年被淫褻物品審裁處暫定評級為不雅物品,《學生報》編委會與《明報》先後提出司法覆核,質疑淫審處評級時並無按照法例要求,清楚指出兩份報刊哪一部分構成「不雅」,《明報》亦質疑「不雅」評級不合理,早前已獲法庭受理,並發出司法覆核許可。 律政司後來向法庭申請剔除許可,但昨日被高院拒絕,兼要負擔《明報》及《學生報》的堂費。 官:淫審處須指出不雅部分 去年8 月及9 月,《明報》及《學生報》編委會先後取得由高院法官夏正民發出的司法覆核許可。《明報》及《學生報》編委會質疑,淫褻物品審裁處未有按照《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指出兩份刊物內何處構成不雅,要求法庭撤銷有關評級。律政司後來代表影視處介入,認為案件應繼續留在淫審處作全面聆訊,不應改為司法覆核,要求高院剔除許可。

「情色版」餘波未了
—校友關注組—

據9月2日《明報》報道,《中大學生報》獲得法律援助,將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尋求推翻淫褻物品審裁處將學生報「情色版」定為不雅的決定。 司法覆核由學生報前總編輯唐世豪提出,並得到大律師沈士文協助作為代表。申請司法覆核的主要理由,是淫褻物品審裁處一直沒有交代學生報「情色版」內哪一部份屬於不雅,有關做法違反《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和《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規則》的有關要求。

學習哈佛
—梁文道—

網頁編者按:此為梁文道君兩篇評論學生報情色版風波文章之上篇,原刊5月16日《明報》,現徵得作者同意,在此轉載。學生報的上訴仍在進行中,估計六月中會有結果;而中大校方至今仍拒絕收回警告信,此事件相信還有下文,值得大家繼續關注。 轟動一時的哈佛情色刊物H Bomb,最近終於失去了它的正式學生組織地位。不是因為它的內容太色情,也不是它太冒犯社會禁忌,而是它的編輯隊伍太不成氣候。想當年這份刊物草創之時,曾是全美國傳媒的熱門話題之一,大家都想看看哈佛學生搞「色情」可以搞到什麼地步,而哈佛校方的容忍程度又可以有多大。 除了很不草根甚至有點專業的討論之外, H Bomb還有許多小說、散文與詩,談的全都是性。當然啦,外人最關心的還是那些性感照片,因為大部分的模特兒都是哈佛的學生,他們不只奉獻自己的身體形象,還暢快談論性經驗。

淫審處是怎麼被騎劫的?
—梁文道—

網頁編者按:此為梁文道君評論學生報情色版風波之下篇,原刊5月24日《明報》,現徵得作者同意,在此轉載。 基督教是美國最重要的一股政治力量,這早就不是秘密了。美國總統布殊之所以能夠連任,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大力助拳。在他經歷過的兩次大選之中,「道德價值」一直是最閃亮的議題。許多福音派牧師呼籲信徒投票給「一個真正捍衛美國的上帝僕人」,攻擊支持墮胎合法化的民主黨候選人克里。此外還有些保守的天主教主教甚至聲稱,凡是投票給克里的教友都該遭到「驅逐」。除了墮胎之外,這批福音派基督徒還關心下列與道德攸關的課題:幹細胞研究、安樂死、同性婚姻、同志參軍、法官可否在法庭呈示十誡、公立學校可不可以舉行早禱會、公立學校在演化論之外能不能教授「智能設計論」等等。這全是福音派基督徒用以判別忠奸的標準,也是他們做政治決定(例如投票)的重要依據。

We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林奕華—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刊於《信報》5月14日文化版,我們樂於向讀者推薦;現徵得原作者同意及《信報》授權,在此轉載。﹚ 讀罷一共五期的《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我並沒有覺得它「淫穢」;相反,我只有強烈感受到隱藏在一篇篇文章背後的抑壓,以及從字裏行間滲透出來的焦慮、苦悶、不安-總有急不及待想問的問題,想從別人口中聽到的答案,逼切地去闡釋、澄清、介紹與性有關的資訊和知識,渴望透過書寫讓感受和(性)經驗被更多人知道、明白。表面上是探索「情色」,我認為,這五期刊物的「潛文本」才應該是大眾的關心所在:這社會的「大學生」(年輕人)為何享受不到性所帶來的快樂,卻要因得不到想得到的性,備受肉體與精神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