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校友反對校園砍樹
大多數支持擴建 不允毀自然景觀

(網頁編者按)以下報道見於2008年11月11日《大公報》教育版,所報道問題值得大家關注。 【本報訊】香港中文大學正就校園發展進行第二階段諮詢,包括興建新書院和增建校舍。中大校友評議會日前公布評估調查,雖然大部分校友都認同增設新書院、教研康體設施等建議,但有七成受訪校友反對,因校園發展而砍樹以至破壞自然景觀。另外,有中大建築系校友建議,校園在規劃新書院時,可以顏色區分各書院。 中大早前公布二○二一年校園規劃概念和發展計劃,按六個重點規劃課題提出方案,包括發展新書院、教研康體設施、創建行人取向校園、保護校園景觀、可持續發展校園和文化景貌保育。中大分四個階段聽取持份者意見,而現時進行的第二階段諮詢已近尾聲。中大校友評議會近日向全體校友發問卷調查,收集到一百六十三位校友意見。

中大動工 大興土木

(網頁編者按)中大校園發展處在5月7日發出電郵,正式宣示大學進入大興土木時期,校園將來除了建築密集,空間減少外,新建樓宇面貌如何,是否有如去年落成的科學實驗大樓般醜陋,同樣令人憂慮。以下為校園發展處電郵全文。 各位同學和教職員: 老校園  新建築 2008年4月25日的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正式批准撥款3億3,820萬,供中大興建五幢建築物,分別供晨興、善衡與和聲三所新書院使用。 中大在2007至08學年提供的核准政府資助學生宿位為5,926個,而中大現有政府資助學生宿位只有4,066個,即尚欠約1,860個這類宿位。這五幢新建築落成後,共可增加1,500個宿位,有助補足短缺數目。 這五幢建築物可望在暑假動工興建,首先進行圍板和地盤清理工程。鄰近大學體育中心、供晨興和善衡兩所書院使用的建築,預期 2010年年底竣工;位於士林路的和聲書院則於2011年3月完成。

保樹立人 有待繼續
—劉耀章—

今年夏天特別熱,但如果大家有機會從大學站步行往何添樓或者許讓成樓等處,應能體會到,斜路一段的林蔭令行人舒服得多。路旁兩邊的大樹由於種植多年,樹蓋很大,走在路上,行人不必受陽光照射之苦。 不過,不要忘記,如果年多前大學校方不是由於受到反對而未能執行原定計劃,這一段路今日所見的大樹早已被斬伐,林蔭也早已無存了。在這段路的路面和路旁的牆上,仍依稀可以看到「保樹立人」、「斬樹高層毀中大」等標語,只是日曬兩淋,已漸漸變得模糊。不過,對於愛護中大校園的師生來說,當時發動保樹立人行動的記憶,應該還非常鮮明。

斬樹毀林建書院

中大校方對於籌建新書院,一意孤行,並且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迅速選址,晨興、善衡兩書院會在大學運動場後面的山坡興建。該兩處為未開發的山坡,樹木茂盛,在該處大興土木,免不了又要斬樹毀林。中大校園環境關注組一直留意此事,最近拍攝了該處的最新情況,現轉發有關的五張照片如下。據校園環境關注組所得消息,該處有約一百株樹木要斬去。大家不要忘記,除晨興、善衡外,按照校方的計劃,新書院還陸續有來。

校園發展監察聯盟意見書第二號
停建西校園教學樓天橋緊急呼籲

﹙網頁編者按:我們收到校園發展監察聯盟於7月22日傳來的第二號意見書,特轉發如下;其中關於西校園興建行人天橋一事,我們已於日前致信協理副校長許敬文教授,促請其停建該工程。又意見書中提到的CDO為「校園發展處」,英文全名Campus Development Office,最近有校友及學生戲稱之為Campus Destruction Office。﹚  我們在聯盟的第一號意見書中,曾經建議校方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徹查池旁路工程決策及有關事宜。雖然校方已經計畫成立校內外人士組成的委員會,以改進校園發展決策與管理,但最近看到的一些其他的校園工程問題嚴重,不能等待未來的委員會解決; 

就西校園山坡工程致許敬文副校長的信件

﹙網頁編者按:中大西校園原李達三樓對面之山坡,目前有工程進行,該處的一片松樹林有被砍伐之虞,校友關注組特就此致信負責校園環境事務的許敬文副校長,內容如下。另「獨立媒體」網頁上亦有相關消息,可經由本網頁之連結進入該網址。﹚  許敬文副校長: 要求擱置西校園教學樓天橋工程、停止砍伐馬尾松 2003年中大四十周年校慶劇中,飾演盧教授的羅觀翠告訴學生為何特別喜愛馬尾松的松果:「馬尾松松果成長的時間比一般植物的果實長很多,它掉下來以後的形狀依然美好堅實,而且歷久常存,所以我蒐集了很多松果,也蒐集了很多中大的故事。」中大校方的網頁說:松果隱喻了中大精神。

救救小橋流水,推倒恥辱之牆
阿靄

﹙網頁編者按:中大校園的「保樹立人」事件近日又有新發展,茲轉載文章如下,原文見於「獨文媒體」網站,另大學協理副校長許敬文亦有所回應,其文已廣為傳發,可在中大校方網頁上找到,故此不再在此轉載。﹚ 這兩個月,我們正在為池旁路奔波之際, CDO﹙大學校園發展處﹚靜稍稍地於神學院和小橋流水一帶進行斜坡工程, 最初只是小規模的打泥釘, 大家都不以為然, 怎料, 當同學正在考試, 校友忙著準備校友評議會會議, 老師正在忙於改試卷之時, 小溪旁竟然蓋了一堵一堵兩米的高牆! 風風火火–三個月的保樹立人行動回顧

愛樹的人都難免掉眼淚,兼發泄與許敬文副校長面談後的感受
朱凱迪

﹙網頁編者按:5月23日收到此文,發表時略有刪改。﹚ 愛樹這個事情嘛,多數像忘年戀。你知道樹的時候,通常他已經是一把年紀,喜歡摸他粗糙的樹幹紋多於新長的嫩葉。而在我們這個時代,能陪伴我們到老的,又有幾株?很佩服那個港大的詹志勇,每次記者訪問都是帶他到大屠殺的現場,他愈認識樹就要面對愈多大屠殺。而他還能維持着學者的木納,我真的會流下淚來。

校園發展監察聯盟就校方池旁路工程諮詢發表的最新聲明

如果沒有中大人的保樹運動,池旁路側的35棵大樹會被砍去,四周生態將遭嚴重破壞,對大學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為了拓寬道路而砍樹,是輕率而錯誤的決定,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的校園發展處,在反對聲中終於願意暫停工程,另行諮詢。聯盟當然歡迎重新諮詢,可惜的是,校園發展處的諮詢,只是在原方案以外追加四個方案,包括比原方案造成更大破壞的建議,試圖以一大堆工程術語來掩飾部門在行政決策過程中的過失,做法令人失望。 聯盟感謝許敬文協理副校長一個多月來數次與聯盟成員對話,極為耐心地聽取我們的意見。我們也一再表示,在池旁路爭議中,校園發展處毫無誠意,五個方案中充斥著不準確的資訊,有蓄意誤導之嫌。我們要求看到更多資料,例如工程顧問公司的斜坡評估報告、外判合約、教資會撥款申請書,之後再發表意見。但是,校方至今不肯交出相關資料,同時又將校園發展處提交的五個疑點重重的方案送交全校師生和校友。我們認為有必要就目前瞭解到的事實,提出以下幾點,以正視聽,並希望得到校方切實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