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晨興書院學生會會章及其相關事宜的立場

就晨興書院學生會會章及其相關事宜的立場 陸耀文:香港中文大學校董、中大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寫於 2012年1月19日 4:59 大學校董會日前根據《大學規程 25》第 8 段「每一書院可設有學生會,其章程須經大學校董會根據有關書院的院務委員會的建議予以批准。」,通過了晨興書院學生會會章,由於其中內容存在爭議之處,我曾要求校董會押後至下次會議(三月二十七日)審議,以便就可預見的爭議,讓同學們自行解決問題後再通過,可是全體校董會成員除了我一人反對之外,其他校董均贊成通過,盡顯大學校董會象皮圖章的本色。 事後我把問題的重點在這頁面披露後,受到校內的廣泛關注,更證明校內對處理晨興書院學生會會章問題欠缺透明度。為免有人背後指責我是無的放矢,破壞和諧,製造混亂,唱衰大學,我認為有需要就事件的內容及其始末作出具體說明。 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和代表會事前並不知情 由於校董會發出會議文件時,我正身處台灣觀選,直至會議前一天的晚上才回港,所以會議當天早上我第一時間返到辦公室,細閱文件時,才發現議程包括審議晨興書院學生會會章。 時間倉卒,我立即致電中大學生會會長、副會長和中大代表會主席查詢究竟,可是幾位同學均表示對此會章毫不知情,也證實「晨興書院學生會」從來沒有接觸過現屆中大學生會或代表會。 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在接到我的查詢後,曾經嘗試接觸晨興學院方面索取該份會章,但被對方拒絕。 晨興書院學生會與各其他學生會的關係 中大學生會在 1971 年成立時,三所原書院學生會經已存在,為配合中大聯邦制的特色,當時三書院學生會達至共識,共同支持成立中大學生會,並由中大學生會在對外事務上代表全體中大同學,書院學生會則處理書院內務。另外,在逸夫書院 1986 年成立之前,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基本上由崇基、新亞、聯合各派十名同學代表組成,也反映著書院學生會監督中大學生會的功能。 我在 1990 年擔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時,正好曾處理過逸夫書院學生會與中大學生會關係的談判,以及逸夫書院同學代表加入中大代表會的問題,由於逸夫學生會參考了既有學生會的運作,大家依循既有的原則處理,融合的過程也相安無事。 看罷晨興學生會的會章,見於其第四章(代表會)有關代表會主席的職責,包括(b)「在中文大學生會代表會上代表晨興書院學生會」,相信他們也有加入中大學生會的準備。但若然晨興學生會的制度與各原其他學生會的制度和價值觀存在差異,必然引起關注和討論,這就是我所指可以預見的爭議,而按今天各方的反應,相信這個預期是存在的。 對晨興院方促成學生會成立的懷疑 會章首頁說明,該會章「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為晨興書院院務委員會批核及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的學生會會員大會上通過」。晨興學生會是否在院方安排下成立,值得關注;若果這是事實,院方過度的干預,乃把過去學生事務處、書院輔導處和學生會之間理應具備的協作和伙伴關係破壞殆盡。 會章的格式 會章作為組織的憲法,格式行文和內容務須嚴肅撰寫,條款也必須清晰,避免歧義。參考一般章程的格式,每項條款注有獨一無二的編號十分重要,可是晨興學生會整份會章除分為九章之外,每章內容各條款均欠缺編號,這樣對引述章節條款產生很大的困難,亦容易對行文相類似條款的出處產生誤會,造成行政不便和混亂。究竟晨興院務委員會是否欠缺專業人士?為何未有察覺如此重大的錯誤而通過? 取消會員資格 我現就會章內有關部份原文照錄: 「若代表會裁定某晨興書院學生會會員或學生會註冊屬會的行為嚴重損害學生會的利益時, a) 代表會副主席必須就取消該會員 / 屬會資格提交特別議案,有關議案須於緊接的會員大會中議決; b) 代表會秘書必須以書面方式通知該會員 / 屬會: i) 所提出的特別議案與其內容;及 ii) 有關會員大會的舉行日期、時間及地點。 c) 議案在上述的會員大會上表決前,必須給予該人士 / 屬會合理機會以作陳詞。 d) 若在會員大會上通過該特別議案,必須書面通知被取消會員資格的人士 / 屬會有關決議。 … Continue reading

逸夫書院的設施問題

陳日東(中大校友) 本人從不少逸夫校友和學生口中得知,逸夫書院存在一些因資源不足而做成的慘況,趁此機會與大家分享:  整間逸夫書院只有二個課室;  二宿有17部電腦, 但有七部是壞的,打印機也經常壞,有宿生見過打印機曾顯示「1000份文件待印中」的字樣;  國宿全個電腦室試過只有一部電腦正常運作;  二宿有500個宿生,但只一個只有約15個座位的溫習室;  逸夫書院沒有打印戶口 的機( 入錢用來打印東西的戶口),校方回應是因為昂貴,所以不安裝,但其他書院的圖書館皆有裝置 有意見認為,逸夫書院的問題是前任院長程伯中教授疏於院務所致。而根據校方最近向外界披露的資料,原來2005至06年期間,校方在計劃擴建圖書館時,從未考慮過補償一間圖書館給逸夫師生。當中,身為中大高層的程教授有否向校方盡力爭取,以逸夫書院的利益考慮為先,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蘋果日報》報導中大學生事務處長被解僱

(網頁編者按)1月23日的《蘋果日報》有如下報道,特此轉載。 新聞標題: 情色版風波 劉遵義搵人祭旗 中大學生事務處長被炒 【本報訊】作為校方與學生溝通橋樑的中文大學學生事務處處長梁天明,距正式退休僅半年,本月初突然提早離職,原因惹人揣測。有校內人士指校長劉遵義等高層,不滿梁天明在處理多宗事件上的表現,其中包括處理《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需要找人「祭旗」,決定提早與他終止合約。中大學生會批評劉遵義等高層推卸責任,質疑「要炒都炒劉遵義先啦」!  記者:莫劍弦、梁美寶

校友關注組去信議員
促請否決新書院法案

(網頁編者按)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議決不成立法案委員會審議中大的新書院條例草案後,校友關注組聯同中大學生會在1月22日去信各議員,促請其在法案二讀時投票將之否決。以下為信件內容。 致:        全體立法會議員 事由:   促請議員投票否決《香港中文大學(宣佈敬文書院、伍宜孫書院及和聲書院為成員書院)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新書院法案」) 我們對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於1月11日的會議上否決就上述新書院法案成立法案委員會,感到十分遺憾。 香港中文大學(以下簡稱「中大」)作為一所主要依靠公帑資助運作的高等學府,立法會在嚴肅的立法過程中,應該以監察和平衡各方意見的角色,公平公開不偏不倚地讓各方持份者有機會向議員表達關注,保障即使小眾意見亦有適當發表渠道,使法案力臻完美。

就中大再成立三書院
立法會未同意設立法案委員會

中文大學校方為成立敬文、伍宜孫、和聲三所新書院,向立法會提交有關法案草案。草案以議員私人法案形式由張文光議員提出,在1月9日進行首讀,並在立法會1月11日的內務委員會就是否就該草案成立法案委員會事作出討論。為令不同意見能得到充份表達,校友關注組以電郵向所有立法會議員發出信件,促請成立法案委員會。 在1月11日的內務委員會會議上,余若薇議員發表支持成立法案委員會,但亦有議員反對,經討論約40分鐘後,進行投票,結果有7位議員贊成設立法案委員會,14位反對,22位放棄投票,放棄投票者句括張文光議員。換言之,立法會將不會就該草案成立法案委員會,草案稍後將在立法會進行二讀。 以下為校友關注組致立法會各議員的信件,和內務委員會1月11日的會議紀錄,有關成立新書院的討論見於會議紀錄的第5至第9頁。(上網日期:2008年1月22日) 一、校友關注組致立法會各議員的信件 致:        全體立法會議員

立法會通過中大設立兩所新書院

網頁編者按:立法會在7月4日的會議上,投票通過由中大草擬、由張文光議員以議員法案提出的《香港中文大學﹙宣佈晨興書院及善衡書院為成員書院﹚條例》,至此,兩所新書院的設立完成立法程序。關注組覺察到條例草案存在法理疑點,即新、舊書院所得待遇不同,於是致信議員。在7月4日的立法會會議上,余若薇議員發言表達了關注組的意見。以下為關注組致議員的信函。﹙上網日期:2007年7月5日﹚ 致:        全體立法會議員 事由:    2007年7月4日立法會會議恢復二讀香港中文大學(宣佈晨興書院及善衡書院為成員書院)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新書院法案」)

中大再多增兩間書院

編者按:中大將多增兩間新書院,令書院數目達到八間。兩所書院分別命名「敬文書院」和「伍宜孫書院」,中大收到兩項共二億七千萬元捐款以籌建此兩所書院。有關方案於5月22日由校董會通過,次日中大校方即以電子通訊作出宣佈。 從公佈的行文可以看到,校方因為籌得可觀款項以建立新書院而沾沾自喜,但正如關注組自始即指出,此舉對中大固有傳統體制的破壞極大,借「三改四」因而學生人數有所增加的理由,校方以書院制涉及額外開支為名大舉籌款,令日趨市場化的大學教育滲入更多商業元素;短短幾年間,大學的書院數目成倍增加,書院規模參差不齊,各書院學生待遇有別,在在都是令人擔憂的嚴重問題。據現在趨勢,中大可能還要再增添一至兩間書院,最後數目視乎捐款情況,如此發展規劃,真可謂匪夷所思。至於現在校園之內究竟是否有充足用地可以興建這麼多書院,以及這連串無中生有、欠缺傳統的書院能否向學生提供應有的學習環境,更是未知之素。關注組對新書院問題已有清楚表示,可參見本網站之「新書院」欄目,同時歡迎大家對此問題發表意見。 以下轉載中大校方5月23日的公佈內容以供參考。 ﹙上網日期:5月23日﹚ 中文大學校董會於二零零六年一月通過十年策略計劃,已明確表明中大將致力強化和優化書院制。為了容納因本科課程在二零一二年回復四年制而增加的三千名本科生,大學有必要成立新書院,大學已通過成立規模較小和中型的新書院。小規模書院有助維持親切融和的環境,為本科生提供全人教育和關顧服務,更可為同學提供更多選擇。 中文大學樂見社會人士大力支持這個願景並慷慨捐助,俾能達成這個理想。二零零六年五月,大學獲晨興基金及晨興教育基金和何善衡慈善基金會捐助成立晨興書院和善衡書院,分別錄取三百名和六百名同學。兩所書院均採用全宿共膳的模式。

斬樹毀林建書院

中大校方對於籌建新書院,一意孤行,並且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迅速選址,晨興、善衡兩書院會在大學運動場後面的山坡興建。該兩處為未開發的山坡,樹木茂盛,在該處大興土木,免不了又要斬樹毀林。中大校園環境關注組一直留意此事,最近拍攝了該處的最新情況,現轉發有關的五張照片如下。據校園環境關注組所得消息,該處有約一百株樹木要斬去。大家不要忘記,除晨興、善衡外,按照校方的計劃,新書院還陸續有來。

中大進入七間書院時代!

(網頁編者按:11月26日《蘋果日報》報道中大兩間新書院會在崇基書院範圍內興建,引起崇基校友及學生不滿,中大校方當日即發聲明否認。之後中大又非正式宣佈成立另一間新書院。現綜合有關報道如下。) 剛踏進十二月,中大即宣佈為配合2012年推行大學四年制而額外增多三千名本科生,除晨興書院及善衡書院外,又決定在校園西部計劃多建一所新書院,自此,中大正式進入雜亂的「七院時代」。 中大副校長程伯中透露「第七書院」可容納一千二百名學生,屬小規模的「半宿書院」,即半數人走讀,半數人住宿,期望可於2012年落成,中大將積極籌款云云。據關注組所知,令大學頭痛的並非籌款,以晨興為例,捐億元即可留名,甚為便宜,是以有興趣捐款給中大的城中富豪不少,為此,劉遵義校長不免食言,將曾經答應分派給舊書院的學生名額收回,好利用這些學生名額再向外界籌款。

蘋果日報透露消息
新書院選址有爭論

  ﹙網頁編者按:11月26日《蘋果日報》港聞版報道,兩所新書院選址可能在崇基書院範圍內,引起有關校友及學生反對。現特轉載該報道如下。﹚ 【本報訊】為配合三三四學制改革,中文大學早前宣布將增開設兩個書院:善衡書院及晨興書院,知情人士透露,校方近日計劃於現時崇基學院範圍內興建這兩所新書院。中大學生會坦言近日已從校友電郵得知新書院選址之事,並對此感到極度不滿,揚言將聯絡校友,組織行動拯救崇基書院。中大發言人昨未有回應有關消息。(記者:梁美寶) 中大現有四間書院,分別為崇基、新亞、聯合及逸夫書院,各院分別約有2500多名學生,中大早前宣布將於2012年增設兩間規模較小的新書院,分別為每年收600人的善衡書院及每年收300人的晨興書院,兩院已分別獲捐款1.7億及1億元,但中大一直未公布書院選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