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大的新書院
梁巨鴻

﹙網頁編者按:本文作者為中文大學早年校友,現在《信報》撰寫專欄,本文亦見於5月5日之《信報》。﹚  所謂「新書院」是指二零一二年,中大恢復大學四年制,估計本科生人數增多約三千人,所以要成立新的書院。根據中大校董會於二零零六年一月通過的《策略計劃》說,「大學將成立一間或多間新書院」。我在寄發給校友的綱頁上看見《成立新書院指引》,而這指引的出籠,是鑑於「校董會亦考慮到在大學校園內並無土地可作發展大規模的新書院,政府亦不會額外撥地興建新書院」。因此新書院之成立,依照指引,必須是,1.成立一至兩間小規模(如300至600人)的新書院,為所有同學提供在四年肄業期內的住宿,所有同學須參加書院的膳食計劃,在所屬書院飯堂進膳;2.又因並非所有同學都接受全宿及一起用膳的模式,亦計劃成立一至兩間中型規模(如1200人),非全宿的新書院;3.但最終成立多少間新書院,則要考慮多個因素,包括新書院的規模,以及現有書院收生人數的增減。

評議會盡了力嗎?
回應評議會主席致「香港中文大學全體校友書」
關彩華

﹙網頁編者按:本文作者為4月25日中大校友聯署廣告發起人之一。中大評議會主席的原信附錄於本文之末。﹚ 4月28日,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主席通過校友事務處發放電郵致信給全體中大校友,信中指出:「就新書院這項課題,在現階段最重要的是有足夠渠道及機會讓校友各抒己見。」 但到目前為止,評議會只於3月18日召開過一次以電郵通知會期的諮詢會。雖然,當日出席的校友強烈要求評議會向校方反映延長諮詢期的必要,但主席於3月29日仍以「要交功課給校長」為理由,表示諮詢期不會延長,惟校方會繼續聽取意見。然而,4月22日《星島日報》卻報導:「中文大學上月已完成新書院的諮詢工作。」

對中大增設五至十間小型書院的意見
一群中大校友

為處理2012年恢復大學四年制所增收的3000本科生,中大需考慮增設新成員書院的需要。作為一群熱愛中大的校友,我們謹將一些意見列下,供校方考慮。 I.中大書院制的形成歷史 在1949年前後,不少知名學者雲集香江,分別建立多所專上學院。這些學院早期學生人數不多,師生間關係特別緊密,各不同科系不同級別的同學間也關係非常親切。更重要的是,這些學院的院長及主要教職員均有強烈的教育理想,所以這些書院均有自己獨特的教育理念,師生間除了知識的傳遞外,更以人生理想、道德品格、社會承擔等相互激勵,遠紹千百年來的中國傳統書院精神。其中的新亞書院、崇基學院及聯合書院尤其出色,並為香港政府承認,正式於1964年組成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採用書院制,自成立之日起,已將各學系課程收歸大學當局統辦。而各成員書院主要負責學院內的通識教育課程、宿舍、飯堂、圖書館及其他康體設施的管理、學生輔導工作、發放獎學金及一些學生活動和非形式教學工作。

我的關愛與憂慮
陳祖雄

我們懷着滿滿的關愛和深深的憂慮往見劉遵義校長。大家都是中大人,關心中大的發展是自然的,不用多說。憂慮是由於資訊不足,兼且混淆,倍使前景模糊。 會面後,對大學改制四年,中大的承擔、限制和想法知多些,一些憂慮亦隨即如烟般消散。我們期望校方能就事情的發展,不斷的提供確實而充足的資訊,給各持分者(校友、學生、教職員,甚至是關愛中大的社會人士),以解憂忡。 可是,我在會面後還有些疑惑不解。為什麼在政府不提供額外資源和(加)撥(新)地興建新書院的限制下,還要多建兩所小型、兩所中型和採「精英制」的新書院去解決「三改四」的問題?逸夫書院的成立和發展使我們的擔憂更深!雖然,校長承諾日後新的書院一定要把營運基金這一關把好,但是沒有理想,形同宿舍的書院,無論如何都是個先天不足的嬰孩。對其能否健康成長、全人發展,愉快生活,我實在懷疑。再把這些性格還沒有成形(研究小組報告新書院的性格不可能預先設定;而性格是隨着書院的成長及發展而演化形成。)的新書院放回現有中大的格局來看,其極不諧協可想而知,其挑戰之大亦可想而知,影響的深遠不可輕視。中大當局現採取這個方案去解決問題,其志可嘉,但不能使我解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