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孩子、救救香港
——向史美倫反映香港的大學教育(上)

游漢明  宋敘五 (網頁編者按)本文刊於5月1日《信報財經月刊》,值得細讀。兩位作者都是中文大學校友,游漢明現為城市大學市場學講座教授,宋敘五現擔任樹人大學退休教授。本文下篇將在六月刊登。   有人說香港的中小學教育要不得。看完了拙文,相信亦會有「香港的高等教育也要不得」的感覺。其中的原因是我們的領袖們貪慕虛榮,希望拔苗助長。   本刊第384期刊登了文灼非兄訪問香港大學資助委員會(UGC,以下簡稱教資會)主席史美倫一文,談論了香港的大學教育。雖然史女士不是學者,沒有進修博士學位,但她從2004年開始任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去年成為教資會主席,相信她對大學教育的機制瞭如指掌,非一般人所能及也。可是,從民間的角度來看,很多發生在大學?的小事故,正在蠶食在獻身於大學教育的教授們的士氣,再不來重新整頓,香港的大學及其學子的前景,真是不敢想像。這些都會是史女士在高位所不能看到的,是她無法感受到的。本文嘗試闡述香港大學界的一些現象及我們的看法。其實,這些看法是筆者撰寫本文前與三十多位不同院校教授的肺腑之言,雖然說不上是一個有代表性的樣本,但相信是沉默一群的主流意見,可以給史女士作參考。文中提出的一些粗陋的見解,其目的在拋磚引玉,敬希讀者加入討論。倉促成文,錯誤在所難免。

大學研究應多一點關照香港所需
少一點迎合國際學刊所好

(網頁編者按)《明報》在4月6日發表以下社評,觸及香港高等教育長期存在的重大問題,非常值得注意,謹此全文轉載,以廣流通並便各方參考。 特首曾蔭權上周五在經濟機遇委員會會議後表示,要研究發展6 項香港具優勢的產業,其中一項是「教育服務」。這是一個值得好好經營的產業,因為不但有利香港人才的培養,也有助香港經濟的發展;然而,香港的教育服務雖然擁有一些優勢,但存在不少問題,必須糾正,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有關大學的研究。 「爛尾」研究所涉金額激增 漏洞不堵浪費公帑 香港在2007/08 年度投放接近5 億元公帑給大學做研究,過去10 年累計花費超過40 億元,但這些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是否物有所值?上周的一則新聞披露,過去3 年,八大院校共有81 個研究項目「爛尾」收場,浪費3760 萬元;香港的大學研究早已被指過分偏重國際期刊口味,令到大部分研究都與本土社會脫節,如今再加上研究「爛尾」大增,確實令納稅人失望。當局應該雙管齊下,一方面要正本清源,糾正大專院校的研究撥款方向,讓這些研究可以較好地為香港服務;另一方面,要堵塞大專院校內部管治制度的漏洞,否則更多的公帑將會付諸東流,教育產業化將會舉步維艱,勉強為之也會事倍功半。

為何總叫中文難堪?
──從中大教學語言訴訟到中學教學語言微調

許漢榮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刊2009年3月14日《信報》,現徵得作者同意,在此轉載。作者為中大校友,現在中學任教語文科。  中大李耀基同學入稟司法覆核的官司終於結束,法庭判李耀基敗訴,認為中文大學條例弁言列明中大須以中文為主要授課語言並沒有約束力,因此中大教務會早前通過的「雙語政策報告書」並不違法,中大日後即使變成「全英語」大學,亦當沒有問題。  這一次判決,為中大轉以英語教學大開綠燈。本港唯一的「中文」大學,往後發展如何,作為中大畢業生,當嚴加關切。然而可堪思考的是,為何在中國的土地上談中文教學,會變得如此艱難?又會變得如此罪過?

立法會辯論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角色與職能

(網頁編者按)立法會議員劉秀成將於3月18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對大學資助委員會角色與職能的辯論,以下為辯論議案措辭,張文光及黃毓民議員已就議案提出修訂,下文同時收錄張、黃兩議員的修訂。(上此網頁日期:2009年3月11日) 2009年3月18日(星期三) 立法會會議席上 劉秀成議員就 “全面檢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角色與職能” 動議的議案 議案措辭 鑒於國際趨勢是越來越多國家,包括英國、新西蘭、新加坡等,已取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機制,本會促請政府全面檢討本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角色與職能,從而優化本地大學的學術及科研素質,包括:

校董會改組正式啟動

(網頁編者按)醞釀多時的大學校董會改組正式啟動,一個為此成立的小組日前發出電郵徵求意見,校友評議會主席劉世鏞亦隨即發出電郵收集校友意見,劉為該小組成員之一,惟小組成員名單未見公佈。以下為大學及劉世鏞所發電郵全文。  各位大學成員: 大學校董會重組 因應政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及政府審計署的建議,大學校董會已決定將現有的成員人數由58人縮減至約25人。 大學校董會現已成立大學校董會重組專責委員會,就大學校董會重組後適宜的成員組織作出建議。 有關大學校董會重組後適宜的成員組織的諮詢文件請參閱附件。[請瀏覽以下網址 http://www.cuhk.edu.hk/council-reorganization/ConsultationDocument_Chinese.pdf] 各位同事、同學、校友及其他大學成員如欲向大學校董會重組專責委員會表達意見,歡迎以書面形式(請具名並列明屬同事、同學、校友或其他大學成員身份,並附錄聯絡地址),儘量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星期二)前電郵至council_reorganization@cuhk.edu.hk 或寄香港中文大學大學行政樓秘書處轉。

破壞王劉遵義獲委入行政會議

(網頁編者按)以下評論見於中大校友陸耀文之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saved&&suggest&note_id=57648737165 ),特此轉載。   煲呔曾今日(一月二十日)早上經已公佈委任劉遵義進入行政會議。有記者朋友率直地形容,真不明煲呔曾為何邀請這位麻煩多多,形象惡劣的大學校長入局? 其實早於一月十三日經已盛傳劉遵義入行會,據聞當時中大的公關竟然以「拒絕評論」回應記者的查問,這個答案不就默認了任命程序正在進行中嗎?如果真的沒有這回事,何不直接「否認」?就算答「沒有聽聞」也總好過「拒絕評論」那麼曖昧。 在中大校內,有人稱劉遵義為「破壞王」,實不為過,皆因自他 2004 年 7 月上任以來,中大在他手?就幾乎沒有安寧過,即使當年大家對那位霸道的「阿瑟王」李國章有不少批評,但總好過今天劉遵義對大學管治的肆意破壞,對中大未來發展所帶來的深遠影響。 中大校友關注組在 2007 年底約見中大校董會主席鄭維健時,直接向鄭維健表明不歡迎劉遵莪在五年任期(應該在本年 6 月底結束)後續任,並且在一份致鄭維健的信件中,力陳自劉履任以來:急推「國際化」、拼棄中文的教學語文政策、急設五所新書院、破壞聯邦制、學院院長(Faculty Deans)由選任改為委任制、向董建華頒授榮譽學位、處理《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失當、校園發展規劃好大喜功、教育學院研訊事件的「失憶證人」等;再加上去年底「峰火台」事件,就合共是劉遵義的「十宗罪」。凡此種種,真是罄竹難書。 校友和同學接下來關注的,必然是今年中劉遵義續任五年的問題。如今劉遵義加入行政會議,身份尊貴,而且「三三四」學制推行在即,大學教育及資助委員會(University Grant Council,簡稱 UGC)負責決定各所大學獲分配的公帑資助,此刻中大校長擔任行政會議成員,必然在爭取 UGC 撥款方面有極大的便利和好處,中大校董會那會放棄這隻會生金蛋的鵝? 但劉遵義在任中大校長五年,經已搞出「十宗罪」,不斷製造壞消息,勘稱「破壞王」,令大學整體蒙羞;不知中大的下一個五年,劉遵義又搞出甚麼花樣的好傑作! 另一點有趣的是,當年中大和教育學院合併,鬧出「教院風波」,兩所肇事院校當今的校長,如今雙雙坐在行政會議之內,又會不會共處一室好協商?再次蘊釀合併的玄機? 劉遵義怎會對香港有承擔? 劉遵義其人在擔任中大校長之前,雖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知名中國經濟學者,卻從來沒有行政經驗,於是中大被他搞到一團糟。這樣的人,煲呔曾還邀請他加入管理香港的團隊內,真不明白煲呔曾是不知情?抑或是「偏向虎山行」? 過去五年,他不斷委任副校長,協助他打理校內事務,但自己卻不時對校內政策指指點點,犯了《孫子》?「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兵家大忌,於是校內政令經常被他的個人旨意弄得模糊不清,導致行政紊亂。他自己喜歡不斷對外搞籌款,利用個人關係和脈絡,將中大優良的書院制,變成為商界可以以錢買入命名,令到中大滿室銅臭。 劉遵義從來看不起學生,不愛護學生。《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中,有與事件無關的同學被屈,被校方錯發警告信,就連教務長吳樹培公開與學生對質時,也啞口無言,劉遵義卻評以「小事一樁」,想草草了事,就連同學是否被屈,是否有被冤枉,都懶得理會。 又在上星期高院審理中大學生李耀基挑戰中大語文教學政策的司法覆核一事中,指示代表的英國御用大狀 Lord Lester 發言針對李耀基是一名「政治搞手學生」,暗指李耀基的動機不良,是倒亂份子。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條例》規程三,校長、校友、同學均是中大成員,在法律上地位平等,劉遵義和他的窩囊廢團隊在法庭上對李耀基的攻擊,很明顯,完全沒有尊重過學生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下既有的法律權利,Lord Lester 在高院的發言,只會更凸出劉遵義和他的裙帶們,是從「上尊下卑」的統治者心態來管理中大及其學生。 再三,以「峰火台事件」的處理手法,若果不是有報章出手揭露事件,中大峰火台的命運和大學圖書館擴建工程,整個故事就可能落入黑洞?,除了幾位負責人以外,永遠不為人所知悉。可以說,劉遵義和中大校方在事件揭露之前,那有想過要公開交代?其後的所謂諮詢工作,只不過是用來亡羊補牢,掩飾校方欠缺透明度的施政而已。 劉遵義是這樣對待學生,如此的對待中大各持份者對施政透明度的訴求,他還會真心關心香港人嗎?會關顧基層勞苦大眾嗎?他又曾在學生面前表示,他從不看中文報章,怎可能得知和掌握香港民情? 因此我敢斷言,劉遵義獲委入行政會議,絕非港人之福,如果煲呔曾倚重他在經濟上的專業意見的話,當初委任他擔任「經濟機遇委員會」成員經已足夠,實在毋須多此一舉。看來煲呔曾真想見識一下劉遵義的威力,大家不妨拭目以待,看劉遵義如何為政府添煩添亂。

校友團體 應避免牽涉學生在內 --由《遵義快訊》第3期說起

李向榮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刊2009年1月7日《文匯報》教育版,特此轉載,作者現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    由好友處得知,筆者在2008年7月22日於《新報》評論版所刊登的一文《昆明夜訪談中大風雲》,被《遵義快訊》第3期《遵義短打》一文中所引用,與有榮焉。《遵義快訊》是一個名為「劉遵義施政監察」的組織的刊物,而這個組織是由一群中文大學學生及校友所組成。亦因為這個組織有採用時下非常流行的網誌形式來發表刊物,所以大家不難在網上找到這篇文章。單就其擁有鮮明的時代感及熱誠來看,可以估計,這個組織的成員,應該都是熱心而年輕的一群。雖然,筆者並不認識這個組織,又未能理解其一些觀點及其採取行動所揀選的時間、地點及方式,但欣賞其滿腔熱誠、意志堅定、為自己所相信的付出。

誰偷走了你們的腦袋?

張翠容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刊2008年12月10日《明報‧世紀》版,特此轉載,文內論及的高等教育價值,值得我們思考。作者為中大校友。 《明報》編按:一個常走在以巴、非洲等戰地的香港記者,對世界有一番熱切觀察和批判閱讀,為此付諸行動並堅持到底,代價巨大——猶如活在大學教育遺訓下的張翠容,每到大學旁觀當今學生,她看到他們的眼、他們的手腳——卻不見他們的腦袋。 我只是一個旁觀者,雖然不時躋身於人聲鼎沸的學生飯堂,又或走在鬧哄哄的大學廣場?,即使站在課室的講台上以客座演講,無論如何慷慨激昂,我也只是一個旁觀者,一個旁觀者的觀察,對,就是這樣。 大學,一個大觀園,我儼如劉姥姥入大觀園,但,更貼切的形容,我認為大學乃是社會的縮影, 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完全在大學發揮得淋漓盡致。 喔,對不起,不要誤會,我所指的「核心價值」,不是大家說個不停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平公義、和平仁愛、多元包容……而是我們不願面對,卻又切切實實早已成為香港人的生活哲學。 懶理過去,沒有願景,只顧眼前的利害關係,能夠上位就是成功,這種「短視症候群」,其實是一種殖民後遺症,愚民政策下的自我閹割。 你們如何看世界 看看,最近一大學在各大報章為新辦學系所刊登的廣告: 「國際師資陣容強勁,全部畢業於美英名校,或曾在美國著名大學長期任教……投資一千餘萬元有最先進 的……」

就關注組等之要求
劉遵義日前有回覆

         在高等法院對《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司法覆核作出裁決後,中大學生會、中大學生報、中大員工總會及校友關注組聯合在2008年10月27日去信劉遵義校長,提出兩點要求: 一、 撤回在去年發給學生報兩位主編唐世豪、曾昭偉及第三十七全體編委之警告信,向有關同學道歉,及保証在學生檔案中不會留下任何不良紀錄。 二   為改善校方與學生的溝通,避免歷史重演,在各層架構,尤其是重要組織如校董會、教務會等增加師生民選代表席位,確保民情暢達,讓廣大師生的意見納入中大發展的長遠規劃中。 詳情請見:www.cuhkalumniconcern.com/?p=362。          劉校長在11月19日通過電郵回覆,內容主要重覆校方一向觀點,沒有作出道歉,現將劉校長覆信全文附錄於後。 檢視全文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