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葫蘆如此藥
──評教務會改組建議文件

中大校友關注組 傳來消息:十月十四日的校董會會議接納及通過了「教務會改組建議文件」。 此文件由專責研究教務會重組的「重組專責委員會」(下稱「委員會」)撰寫,委員會在5月中成立,據聞早於8月初已完成報告初稿,並在暑假這最佳時機透過小組成員順利完成了「諮詢」。一切悄悄地進行,事件發展至此,校內不要說討論,連知道建議文件的也絕無僅有,情況正如劉校長的名句:仲有乜好傾! 儘管如此,關注組仍想談談我們的看法,畢竟,此建議文件關乎中大架構重整要點,對大學的未來發展有相當影響,縱餘寸土,也要力爭。 根據所得資料,建議文件重點包括以下各項: 1.      教務會的規模將由現時逾200人大幅縮減至 51 至 53 人:而未來教務會不同組別成員的比例,將維持不變。 2.      未來教務會的組成包括:教學主管人員14 位(校長、列位副校長、列位院長等)、其他當然成員3 位(圖書館館長、輔導長、校外課程主管)、成員書院院長6 位、其他級別的教員25 位、學生成員3 位、由校長委任的教員不超過2名。

校長與學生對話情況報道

(網頁編者按)中大校長劉遵義在11月17日星期一下午與學生對話,吸引約百名師生及校友出席。次日及19日多份報章對對話內容有所報道,主要集中在以下兩事:其一為是否拆卸圖書館前面的「烽火台」,其二為校方應就學生報情色版誤向學生發出警告信道歉。現摘錄各報報道如下。    18-11-08 報導 星島日報 建築期內暫時遷移保證「一寸都不會少」 中大校長承諾保留「烽火台」 因應大學「三改四」令學生人數大增,中文大學計畫擴建本部圖書館,在俗稱「烽火台」的大學廣場興建地下圖書館,學生擔心「烽火台」將因此被拆卸。校長劉遵義昨與學生會面時承諾,「烽火台」只是暫時遷移,他在一年前已指示,必須保留「烽火台」原貌,保證「一寸都不會少」,並願意公開有關會議紀錄和圖則作證。 記者:陳念慈 中大學生會昨舉行校長與學生對話,吸引約百名師生及校友出席。劉遵義主動澄清拆卸「烽火台」傳聞,強調絕無其事,「一年前我已跟圖書館委員會下清晰指示,完全不能拆大學廣場,一定要維持原狀。」他表示,興建地下圖書館的工程將於明年畢業典禮後動工,預計一年內竣工,屆時「烽火台」須全部回復原貌。

中大員工總會對立法會選出三位議員出任中大校董的回應

網頁編者按:立法會在10月17日的內務會議上選出黃毓民、陳克勤及張宇人三位議員出任中文大學校董,中大員工總會隨即發出以下新聞稿作為回應。按《香港中文大學條例》,立法會互選三位議員出任中大校董,上一屆的三位為張文光、田北俊、鄺志堅。 本會得悉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於今天(10月17日)的會議上,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條例,互選產生了三名中大校董,分別為黃毓民議員、陳克勤議員及張宇人議員。 近年中大「亂子」特別多,由2004年的肥上瘦下減薪,到國際化、語文政策引起的「哭中大」千人聯署,到情色版事件、新書院爭議、取消民選院長選舉等,無不惹師生校友詬病。 三位新任校董既由民主過程產生,中大員工總會對三位期望甚殷,特別是黃毓民議員曾於高教界任教,而陳克勤議員為中大校友,對中大的運作及管治應有一定了解。我們期望三位上任後能廣納民意,加強與工會及學生組織的聯繫,從而更有效地擔當為納稅人監察大學的角色。

多做本土研究 多讓國人受益

(網頁編者按)一位校友傳來以下文章,此文原刊內地《中國教育報》2006年2月17日第6版,為該報記者楊桂青對杜祖貽的發言報道和訪問,所談問題很值得本地大學尤其中文大學參考,特此轉載。杜祖貽前曾任教中大,並出任中大教育學院院長。(上此網頁日期:2008年10月14日) 當今國際學術標準是真正的國際化標準,還是西方標準?中國學者是在為本土社會和教育作貢獻,還是用外文在向外國學界提供本地區的資訊?中國學術國際化的銜接模式是"借鑒超越",還是"亦步亦趨"?SCI、SSCI論文統計數字能成為衡量學術水準的標準嗎?怎樣才是客觀的國際學術水準? 近日,在北京師範大學和北京大學舉辦的"教育及社會科學應用研究論文獎計畫"十周年大會上,美國密歇根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哲學講座教授、研究科學家杜祖貽對此提出建議–多做本土研究,多讓國人受益。 杜祖貽先生在中國香港、新加坡及西方學界多年,一直在世界著名大學中任職,從研究生到講座教授及考試委員,從系主任、院長到校務委員,他對現代化背景下中國高等教育如何與國際銜接有獨到的見解。

對中大推行反剽竊措施的意見

中大在本學年推行針對學生作業的反剽竊新措施,校友關注組早前作出評論(www.cuhkalumniconcern.com/?=323),之後收到若干反應,茲抽取其中三份,以供大家參考,關注組非常歡迎不同意見。(上綱日期:2008年10月2日) 其一:Raymond, 以電郵直接傳給關注組 大家可能不知到現在學生寫論文做功課時候剽竊的嚴重程度,經已令到學術界忍受不了,這是由於網絡世界的發展,網上學術文章搜尋工具的發展,令到學生功課剽竊問題成為一個全球化問題,這是全球高等教育需要面對的問題。 在正常情況下,我們實在毋須將每位學生都當作剽竊疑犯,但現在問題實在極度嚴重,這是我過去兩年進修所得到的感覺,尤其新一代本科生,他們的學術操守的差,是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網絡上垂手可得的資料,令他們甘願承受犯規的風險,於是高校被逼發展檢查功課的軟件,遏止學術歪風。

中大的反剽竊新措施:好事抑或壞事?
中大校友關注組
(上網日期:2008年9月10日)

在2008的新學年,中大推出CUPIDE反剽竊措施,強制全校師生參與。 CUPIDE由中大自行研發,全稱是the Chinese University Plagiarism Identification Engine System,可通過掃瞄、搜尋與對照找出文章涉嫌剽竊的部份、比例以至出處。據聞在北美,類近的反剽竊軟件有 Turnitin,但不像CUPIDE般懂得兩文三體(英文及繁簡體中文),適用於本地。 新措施規定:所有中大學生(包括本科生及研究生)交功課時,必須另備軟件在「死線」前遞交到CUPIDE去,同時遞交的,還有一份已經簽署的誓章;此外,學生也要如常把功課和誓章交給任教導師。校方強調:學生若不遵行規定,導師不會批改他的功課。CUPIDE檢查過程全由電腦自動操作,不經人手。交功課期限約7天後,導師會收到由CUPIDE發出的電郵報告書。導師可就涉嫌剽竊的的功課,作出判斷,決定對學生指導重做、給予警告,抑或紀律處分。

質素核證報告出爐 大學校方沾沾自喜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簡稱「教資會」) 轄下的「質素保證局」(Quality Assurance Council)完成了對中文大學的考察,於日前發表「質素核證報告」,基本上對中大的教學和研究工作非常肯定,也提出若干改善建議,有關詳情可瀏覽核證報告全文: http://www.cuhk.edu.hk/v6/b5/teaching/images/qac_cuhkreport.pdf 對於此報告,中大校方表現出沾沾自喜的反應,特別指出在本地多所大學中,中大率先接受此一「質素核證」。有關詳情可瀏覽中大對報告的回應和新聞稿: 中大對報告的回應:http: //www.cuhk.edu.hk/v6/b5/teaching/images/qac_cuhkresponse.pdf 中大發出的新聞稿:http: //www.cuhk.edu.hk/cpr/pressrelease/080906c.htm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改期

立法會秘書處在6月26日發出通知,原定27日舉行的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改於7月17日舉行,原因不明。此次會議的第二項議程為「大專院校的管治架構和申訴、投訴機制」,報名發言的有27個機構、團體,部份並已提交意見書,中文大學校方亦將委派兩位高層成員參加(秘書長梁少光,人事處處長劉郭麗梅)。幾個團體(包括校友關注組)的意見書已先行在本網頁發佈。 以下為立法會秘書處較早時發出的議程和出席名單。 (上網日期:6月27日) 按此下載 —:::議程和出席名單:::—

我們的大專管治出了甚麼問題?
—-對宋達能報告書及大專管治制度改革的意見書
—中大學生會—

網頁編者按:對於6月27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中大學生會呈交一份意見書,屆時並派代表出席發言。意見書集中探討大學管治問題,並有附錄比較六間大學的管理架構。意見書很有參考價值,現徵得其同意,在此全文發佈。 前言 現下的高等教育學制改革,主要按照「高等教育五號報告書」(下稱宋達能報告書)作為指引進行,數年來,大專院校均多少按照其指示逐漸完成其管治架構的改革。然而,我們認為宋達能報告書本身對管治架構的理解有不足之處、部分內容更加以偏概全,導致個別院校能藉此為核心理念,在持份者不知情的情況底下,以效率為由收歸管治權力,令高等教育走向歧途。我們將先論宋達能報告書對管治架構有何理解不足,再以中大的管治架構改革為藍本,講述當下大專院校管治架構改革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