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發展,所為何事?
—校友關注組—

新學年剛開始,中大校方又有大動作,這一次是超逾十年、預期在2021年前竣工的「校園發展計劃」。關注組成員參加了校方舉辦的簡介會,也仔細讀過校方印製的單張,對於發展計劃,有了一些看法。

一、        「校園發展計劃」是否必須?

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大學按本身發展需要進行整合或擴充本來自然不過,但要作如此耗資鉅大、為期久遠、幾乎涉及整個校園的經營,卻非要拿出非常充份、可以服人的理由不可。校方列出的理由有四:

  • 1. 大學改制,本科生將大幅增加;
  • 2. 中大發展成世界一流研究型綜合大學,科研人員及相關設施的需要;
  • 3. 解決因校園陡斜地形而生的校園聯繫、有效空間運用及建築成本問題;
  • 4. 校園發展與可持續發展的平衡。

觀乎這四大理由,其中2及3都並非新問題。中大山城原是我們的特色,建校以來一直伴隨中大的發展和成長。中大被譽為香港最美的大學,除了依山傍水、可賞朝暉素月的優美自然環境外,四十年來不斷的綠化亦功不可沒;借助造化之功,相對而言,中大人的人文精神特別濃厚,個性亦樸實無華。近年最令校友痛心的是不少外形醜俗的建築物陸續在校園出現(最具代表性者是位於校園中心地帶的中央實驗大樓!),校園沉穩樸素的風格受到破壞;而校方在規劃時,並不珍惜自然資源,任意砍伐樹木,以此前科,不能不令大家憂慮,在進行特大規模的「校園發展計劃」時,中大會遭到空前的環境災難。

本科生人數急增,相信是推行計劃最重要的理由。估計如中大不改變收生數目,2012年時本科生人數會一下子由9,000名增加到12,000名,之後維持此數,到2015年完成過渡。增加的3000學生,對大學校園的確是不輕的負擔,各種設施、交通運輸都要作相應安排,尤其近年增長迅速的內地生,解決他們的住宿問題是當務之急。縱然如此,我們對「校園發展計劃」仍然有所保留 - 校方理應探討各種可能性,例如重新規劃現今校園區的空間運用、配合交通方面的行政措施,加上小規模的局部建設,三管齊下,是否可以解決問題?奇怪的是,未見校方提及這方面的考慮,「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似乎一開始就朝全面開動、大興土木的方向進發。

據單張資料,政府仍未决定是否批出與大學毗連之第三十九號地段予中大擴充校址,但四家顧問公司提交的方案已一併考慮該地段,可見第三十九號地段已成為中大的囊中之物,那麼,校園發展還有另一種可能,就是在批地建設新校園,

工程重點在於新校園建設及聯繫新、舊校園的道路網絡,如此,規模便小得多,且可以保留舊校園,讓學生體味母校發展的軌迹。香港大學決定在本部校園以西建設「百周年校園」,其他保持不變,正是同一思維。

二、        校園發展往哪裏去?

細看單張,發覺四大方案的主調是現代化、機動化和系統化,鋪張浪費的例子觸目皆是。隨便舉些例子,如方案中四佔其二建議築長天橋將山上的百萬大道延伸至吐露港,並在吐露港建「水上活動中心」;所有方案均有垂直運輸系統、扶手電梯、自動化行人徑等設計,甚至步出火車站便可使用自動化行人徑;又有一個方案在火車站旁新廣場興建圖書館、大禮堂與文化綜合大樓各一座,供校內外人士使用,名之曰「社區使用」。

令人費解的是中大的道路系統完備,無論徒步或乘車,上山下海都不成問題,何以還要建一條造價高昂的長天橋?「水上活動中心」使人想起海洋公園;各式各樣的自動步行設計,是否有違節約、簡樸、親近自然、身體力行的綠色生活原則?拆掉還未充份使用的邵逸夫堂,已是極大的浪費,如果為了「社區使用」而遷建,更令人莫名其妙!

我們試從另一角度去看,方案內容很大程度反映了客户的意向,尤其是作為賣點的設計更是迎合客户心理、爭取合約的皇牌,所以,中大高層雖沒有說明怎麼樣的校園才算理想,但在候選方案取向中總會尋到一些蛛絲馬跡。

劉遵義校長在中大網頁上發表了「十年願景」,對十年後中大的形容不離「頂級」、「殿堂級」、「世界級」,「校園發展計劃」問卷也提出相應問題:究竟怎樣的設計才能建立一個切合中大作為具領導地位的研究型綜合大學的形象 ?可見高層關心的是「形象」 - 足以配合世界級大學的新形象。而這未來形象,大型才突顯其世界級;現代誇張式才與中大原來沉穩含蓄的風格有所分別。是以故,這些似中環商業區或大型豪宅樓盤廣告的方案,設計賣點都帶點浮誇,位在校園中心點或人流聚集處,視覺效果强烈。半數方案有從天而降的天橋,豈屬偶然?計劃完成後,中大肯定「脫胎換骨」、內外一新徹底跟過往告別,成為劉遵義校長的中文大學。關注組認為:這正是整個計劃的「精神」所在。

再舉一個例子,四大方案有關學生的內容,談得最多的是交通運輸、接着是康體設施和宿舍位置,重點放在學生的腿部而非他們的腦袋;而官方網頁的「校園發展計劃」問卷正正少提價值(不得不提的除外,如環保和可持續發展)、保舊,多談設計、興新。

有趣的是,中大的主要競爭對手 - 港大亦為了學生人數增加而決定發展西校園,興建百周年校園。港大校長徐立之宣佈耗資二十五億建新校園,可望於2012年落成。兩者比較,中大的校園發展計劃,耗時比港大長九年;至於費用,中大尚未公佈,但估計遠超港大,並將成為未來十年中大籌款的主題,待籌得相當款項後,中大或會把校園建設費拆細分期公佈,以免因金額驚人引起震盪。

港大和中大的處境相似,把中大需要長遠規劃和發展校園的四項理由一字不易搬到港大亦可。港大的做法有值得我們參考和深思的地方。首先,港大並不強調建設新校園是通往世界級大學的道路,只視為一般性的發展規劃;而在具體落實時,方向明確,始終以「保育環境」及「保護古蹟」為首要考慮- 西校園選址為供應西區的鹹水庫及淡水庫,為了避免削坡砍樹,港大一擲五億,進行水庫重置工程,待完成後,才開展百周年校園的建設(詳細情况請瀏覽港大網頁),並在原址保留三座具歷史價值的水務建築,它們是過去一世紀港大與水務署緊密合作的標誌。

三、假諮詢令人失笑

過去幾年,中大就重要政策作的諮詢已擺明車馬裝點門面,但論作風惡劣、黑箱作業的程度仍以此次最甚。耗資鉅、需時久,中大未來面貌所繫的「校園發展計劃」由公佈候選方案到諮詢結束,只有一個月,荒謬處已到了令人失笑的地步!

中大校方極速推動「校園發展計劃」,企圖快刀斬亂麻、蒙混過關的用意甚為明顯,如此影響深遠、牽涉廣泛的規劃,06年8月才成立「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短短一年,07年10月居然便可敲定發展方案,堪稱「奇蹟」。「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由副校長程伯中及建築系教授白思德共任主席,成員有六,就憑八人閉門造車,不用聽取意見,就能全盤掌握中大的發展需要?

中大只爭朝夕,與特區政府加速將香港打造為亞洲教育樞紐有關,亞洲教育樞紐名稱動聽,目前可為者惟有大專教育一環,特首最新施政報告剛公佈連串措施,吸引更多優秀學生來港讀書,其中包括提高大學非本地生比例由10%增至20%,並放寬他們在港的工作限制,以及提供獎學金等。政府的大動作無異宣佈港大、中大及科大的市場爭奪戰提前進入關鍵時刻。

政府的構思已醞釀了一段時期,當然亦和八大交流過意見,瀏覽政府網頁,就知道過去一年,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已多次提及香港變身亞洲教育樞紐的具體措施。今年九月,李國章就談到「香港要成為區域教育樞紐,仍要克服不少困難及挑戰。其中之一就是缺乏適合的土地發展校園。宿舍設施仍然不足,是目前院校在收取非本地學生時遇上的最大障礙。若這個問題不能解決,將大大減低香港院校的吸引力。」(見07年9月13日李國章出席文匯報擴版慶典的致辭)李國章不單是剛卸任的最高級教育官員,而且和中大關係密切,他想扶助中大成為超級大學已是人人皆知,中大希望以全新形象的世界級校園突圍而出,李國章的看法有一定影響。

中大高層對校園發展已有定論,自然不想多生枝節,但據參加簡報會的關注組成員觀察,與會者發言非常踴躍,最後簡報會需要加時,說明校方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必須對師生校友作詳細的說明和交代。邵逸夫堂經理蔡錫昌發言,到場後才知道其中一個方案建議拆掉邵逸夫堂,心情只能以「震驚」形容,由此可知,根據校方已公佈極其有限的資料,加上顧問公司美侖美奐的圖表文字,我們很難掌握計劃的真正藍圖。按關注組估計,計劃雖波及整個中大校園,但重點應在大學本部及近火車站兩區,林蔭大道一帶和崇基校園淪為重災區的可能性極高,如果大家留意大學站中大入口的「美化工程」,領教過大學高層的惡劣品味,當會同意「災難」的形容。

當前形勢,中大擺明「企硬」,揚言決不延長諮詢期,相信這並非表面姿態,最近關注組曾碰過校友事務處的兩個釘子:關注組希望約見九位校友校董及向教務會成員表達對雙語政策報告書的意見,要求校友事務處提供聯絡方法,都遭到拒絕,當然,校友事務處亦奉命行事而已;由此可見,大學高層已對異見者失去耐性,不惜扯下臉皮,拋棄僅餘的一點風度。結果,關注組自行發電郵給教務會成員,電郵發出了,對方卻收不到,原因待查。

時間緊迫,我們呼籲關心中大發展的組織組成聯盟,爭取延長「校園發展計劃」的諮詢期及取回中大人應有的校園發展參與權;12月9日是校友日,我們要求劉遵義校長和「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的成員在可能消失的邵逸夫堂與校友會面,交代「校園發展計劃」的詳細資料。

連西九規劃也可推倒重來,我們想不到劉遵義校長和他的「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還能有什麼藉口?

(2007年10月17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校園發展,所為何事?
—校友關注組—

  1. John K. Kwong says:

    As an alumni living in North America for the last 30 years, I found the article very interesting and informative. However, I support the reasons listed by the University. Wanting to be a world class university requires commitment, vision and guts. More importantly, open minded alumni who would whole heartedly support the University’s objective in advancing to the world stage, i.e. bringing world class education to students in Hong Kong and beyond. Having the ambition, able to see the future and having a visionary blue print is the way to go.
    Good luck and best wishes.
    John Kwong
    Class of 7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