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嘲笑──劉遵義與學生、校友對答速記
—阿藹—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獨立媒體》網站: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62610&group_id=20 
原刊日期為10月30日,非常有可讀性,特此轉載。

很少校長與學生對答會引起鬨堂大笑。記得以前面對高昆校長,大家憤怒,但有一種尊重;前陣子,與林鄭月娥的論壇裡,大家氣結,立場雖然差天共地,卻嚴肅認真地討論爭辯。

從這角度看,昨日劉遵義的論壇真的很不尋常,我懷疑他日後如何再能於學生、學校裡,重建大家對校長的基本信任和尊重。

一開始是劉遵義的開場白,十幾分鐘,小樺悶得急電叫我速到。現只記下一些令大家噴飯大笑對答(因為憑記憶寫,只記得一些爆笑的對答,請大家補充):

一校之長,把民主=受歡迎程度?

學生:為什麼頒榮譽法學博士給董建華,不於校內討論,知否大家對此很不滿?是否違反民主原則?他憑甚麼拿法學博士?

劉遵義:董建華實踐了一國兩制,使失業率下降(笑/解讀:當天不是他把失業率推高,就不會有今天的下降了!),投放資源發展教育,對社會有很大建樹。社會上可能有很多人不歡迎董先生,但榮譽法學博士與受歡迎程度無關。(笑/解讀:怎麼把民主理解為受歡迎程度呢?與老曾把民主理解為文革相若,但劉卻是一個國際級大學的校長!)

榮譽法學博士,唔使識法律!

學生:劉校長,民主不是受歡迎程度,我們需要的是公開的討論,你剛才說的是董建華於經濟層面的貢獻,即使是對,也就是經濟方面的博士,不是法學博士!他在任期,多番啟動人大釋法,又強推廿三條,破壞香港法治,如何能給他法學博士?是否因為我們的法學院好蝦?

劉遵義:法學博士跟對法律層面的貢獻不用相關,日本早稻田大學,也頒了法學博士給我,我對法律層面的東西,也沒有深入認識(笑/解讀:人地比你你就要?),我跟早稻田大學很熟,他們常常請我出席他們的會議,就給我榮譽法學博士,這是一般大學的慣例。

學生:因為關係好而獲發學位,你居然還會接受,這樣做還不是枱底交易?

劉遵義:這是很多國際大學的慣例,早稻田是法律大學,只有法律學位,就頒給我,我不覺得有問題,你要說我枱底交易,是你的問題,以小人之心...(大笑:好野!咁都講得出!)

沒有誠信的程伯中,點解唔炒?

校友(七十年代):程伯中於對上的論壇說,校方沒有給指引建築公司定明可拆些什麼,但後來卻找到相關的文件,若屬實,非常嚴重,這是誠信問題,你有無考慮炒佢?(一眾鼓掌,好野!)大學不斷發展,大蓋新書院,這些所謂的書院,根本是宿舍,與以往的書院精神,完全是兩回事,現在到處拆拆拆,這些都是歷史!七十年代,山頭無樹,現在鳥語花香,學生來中大,希望看到的是這樣幽美的環境。前人種樹後人斬,你們的綠化,全都是天台的綠化,是否要把樹的空間都破壞了才算發展!抱著這樣經濟發展邏輯的人,無法管理好中大,快點走吧!(一眾鼓掌!)

劉遵義:大學要收海外生,要國際化,要發展(吓?牛頭唔搭馬嘴,都唔係問佢國際化,原來昨日政府通過國際學生比率的政策...),三改四、20%海外生、研究型大學,三萬人係最少的人數了。我們種樹的比例,比斬樹的多(笑:係咪呀?斬一棵幾十年的大樹,種兩棵掃把棍咁幼的細樹,又不理其死活...)。

校友(九十年代):一家大學的校長,最重要的是其思想水平和道德水平。從劉有關董建華的對答,把受歡迎程度視為民主,公然官官相衛,有何思想水平可言?前人種樹後人斬,當然可以把前人的功勞往自己臉上貼金,毫無道德水平可言!

劉遵義:於多個場合與陳校友有對話,其觀點立場偏頗。

科大也沒有學生代表啊!

學生:每一次論壇都會問,上次程伯中說他不能話事,你作為校長應該可以吧!校方究竟有無考慮委任學生進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會否把所有的相關文件公開,免得我們猜度。

劉遵義:校方有三十多個委員會都有學生代表(大笑,人家問的是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混淆視聽!),我們一直有收集同學的意見,但大家的意見紛紜,不可能只聽一方。科大那邊都沒有委任學生。(鬨堂大笑:竟然拿我們跟科大比!一家最沒有歷史感的大學!為什麼現在不引述 Cornell等國際級大學的慣例!)

學生:你口口聲聲說諮詢,但連校方給建築師樓的指引都說機密不公開,沒有資料,如何討論?呢度話拆,嗰度話拆,學生都不知道,所謂的諮詢,不就是假諮詢,玩弄民意嗎?

劉遵義:校方對建築師樓的設計沒有傾向,亦沒有具體說哪些拆,哪些不拆。都是建築師樓根據一些需要的原則而決定,如自動電梯,我們沒有叫他們做,只跟他們說要減少車輛,鼓勵轉堂行路。(笑:要十五分鐘由崇基走路到半山,建築師樓唔設計電梯,唔通搵直升機?呢啲唔叫指引?)

學生:究竟校方有無出指引?程伯中有無講大話?

劉遵義:校方沒有甚麼指引要拆甚麼不拆甚麼?但確實有一份文件說有哪些地方要重新發展。(笑:那些文件不是指引是什麼?)

Redevelop 不是拆,危樓當然要拆!

學生:你知唔知道明華、應林是紀念崇基創校先賢呢?怎可能會放在可以拆的建議?

劉遵義:我們只是說可以 redevelop,無話拆(大笑:好!咁拗都得!),校園內有很多地方都很舊,可能是危樓,是要再發展的。(大笑:早兩年花了千萬豪裝華連堂應林堂,怎麼就變成了危樓?一名台下華連堂宿生即時反應,原來我住係危樓,多謝校長告之!)

沒有考慮委任學生、教職員或校友

學生:請你直接回應,究竟有否考慮委任學生、教職員、校友代表進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

劉遵義:現階段沒有考慮。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憤怒的嘲笑──劉遵義與學生、校友對答速記
—阿藹—

  1. Tung Yuan-fang says:

    I think the reservation of the tradi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redevelopment of CUHK in terms of both the college education and the lush green of the campus. Harvard is still proud of its 3 oldest buildings through centries: Harvard Hall, University Hall and Massachusetts Hall and they are all located in Harvard Yard.This might serve an example for us.

  2. Tung Yuan-fang says:

    I think the reservation of the tradi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redevelopment of CUHK in terms of both the college education and the lush green of the campus. Harvard is still proud of its 3 oldest buildings through centries: Harvard Hall, University Hall and Massachusetts Hall and they are all located in Harvard Yard.This might serve an example for 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