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者的兩難
──以中大學生校友衝擊畢業禮為例
劉遵義施政監察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載於12月21日的明報,細說異議者直接行動時處於「引起關注」與「影響他人」的兩難及取捨,本文可視為〈追求的正是莊嚴之本質〉一文續篇。

「你好自私!」「美好的回憶,都給你們破壞了!」以上說話,擇自12 月6 日的電視新聞畫面。

早前,一群中大學生與校友因不滿校方頒授榮譽博士予前特首董建華,於中大畢業禮會場內發起抗議,引起廣泛關注,主流報章雖對學生與校友的批判精神表示嘉許,但認為行動破壞了畢業禮的莊嚴,影響其他畢業禮參與者的權利。中大學生會雖已於12 月11 日《明報》發表〈追求的正是莊嚴之本質–為何要在中大畢業禮抗議〉一文,解釋在畢業禮抗議的原委,但似乎仍未能讓部分人釋懷;作為組織是次行動的另一團體,我們認為有進一步說明學生及校友在畢業禮抗議的必要。

外界對學生及校友的批評,主要在於衝擊行為破壞了畢業禮的莊嚴;不少評論認為,抗議者絕對可以用更平和、更不擾人的途徑來達到昭示中大政治獻媚這目的。

城大法學院副院長梁美芬便提出,學生校友們可在畢業禮後開一個記者會便能達到引起公眾關注,《明報》與《星島》的社論則乾脆連方法都不提,前者僅指出「如果同學們能夠顯示出更多的包容和尊重,效果會不一樣,也可以得到更多社會人士的肯定和支持」。大概在編輯及評論者心目中,表達聲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香港市民是有言論自由的,如果有什麼不滿,大可以向公眾發聲,底線是「要以不影響別人的方式表達」。

靜靜的表達意見,有用嗎?

然而,能夠說話,與話語被聆聽是兩回事。形式上的言論自由並不使異見者的聲音能傳到公眾的及當權者的耳中,對當權者構成壓力。相反,現代社會的公共討論場所,如報紙、電視等,主要偏向報道政府、商家等擁有龐大宣傳機器的「新聞」,一般市民及弱勢團體,卻要想盡方法才有機會進佔版面。這種傾斜迫使弱勢者必須採取非比尋常的方法去表達自己的聲音,以求自己的立場能引起公眾關注與討論。

事實上, 這種被命名為「直接行動」(direct action)── 以一定程度行動代替靜態對話的表達異議方式 ── 在過去一個世紀都在不同的社會問題上,如爭取勞工權益、反戰、抗議種族歧視等,扮演無可取替的角色。回顧99 年西雅圖世貿會議的示威衝突,便不難理解這種策略的效力。自99 年開始,全球對世貿組織的關注以幾何級數提升,不少對世貿問題的介紹均以此為起點。筆者無意將這種關注全數歸功示威衝突,但沒有人可以否認示威本身大大激活了圍繞全球化的討論。

回到中大的場景,只要稍為熟悉傳媒生態的,便會知道梁美芬這類「何不搞記者會」的說法是多麼的幼稚。

如果沒有衝擊,沒有任何所謂的「搗亂」,學生校友們的反對聲音可以有多少版位?中大這次頒授博士予董建華,很多人事前都毫不知情。拜這次行動所賜,董建華的功過以及劉遵義的施政,都成為茶餘飯後以及網上討論區的熱門話題。我們希望大家認真想像一下,如果採取別的方式,究竟有沒有可能造成如此大的迴響?

即便如此,正如《明報》12 月17 日一名中大舊生對抗議者的詰問,儘管有千百萬種理由反對中大頒授博士予董建華,這是否代表抗議者有權侵擾其他人士參與畢業禮的權利?

兩難之中取其輕

要回應這質疑,就必須要以更具體的處境作說明。事實上,行動組織者一直都重視台下參與者的感受,並僅在關鍵時刻(如中大代表於台上宣讀對董建華的讚辭時),才以哨子及口號表達對劉遵義等中大領導層的不滿。在典禮的其餘環節,示威者都保持克制,以盡量不騷擾典禮的進行為目標。抗議者面對的兩難,是如何在透過抗議行動揭示大學校長的治校劣績,與抗議行動會損害畢業典禮的「莊嚴」之間取得平衡。在權衡得失後,我們選擇了當日的表達形式,以盡可能顧全台下參與者的感受。

進一步而言,任何示威都包含干擾,罷工會影響公司運作,遊行要鎖街封路,問題的關鍵在於干擾的程度與其背後的理由是否相配;異議者固然不可能將受影響者的個人感受置之不理,否則就是孤芳自賞,遠離群眾;然而,單單是受影響者的個人感受卻絕不能反過來壓制異議者的表達空間,特別當事件帶有一定的公共意義時–難道我們的社會為了顧全商戶的「感受」,要全面禁止遊行示威?

有頭髮,誰想做癩痢?

沒有人喜歡衝擊的,即使是認同直接行動的筆者亦然。如果存在可以透過平和溝通解決問題的方式,我想大部分人都樂意選擇這個方案。我相信中大學生校友們也希望以坐下來的方式勸服校方──或被校方勸服。奈何現實的巨輪並不是依據我們主觀願望來轉動。只是我們也不是任由現實的巨輪輾過自己。縱使不情願,我們還是要採取一些情非得已的策略。

作為直接行動者,我們的確有激情,但並非毫無理性。如果公義是我們理應追求的目標,而現實之中又有種種的問題與限制,那麼一定程度的衝擊才是最理性的行為。或者應該說,這只是在殘酷的現實底下一點絕望的、精密的反抗。臣服於建制,如願地想凡事可以以平和方式解決問題的,那未免太將現實理想化了。

註:劉遵義施政監察由一批關注中大發展的學生與校友組成,旨在監察以中大校長劉遵義為首的大學領導層所推行的政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異議者的兩難
──以中大學生校友衝擊畢業禮為例
劉遵義施政監察

  1. 游鱼 says:

    真正的大学生! 值得为这些师弟师妹骄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