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教育迷思下的「理」與「勢」
—關子尹—

 網頁編者按:香港三聯書店 BookCafe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以「母語教育的迷思」為題舉行 Vision Talk 座談會,本文即作者於會上的發言,經整理後於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在《信報》頁八「中港評論」版發表,現徵得作者同意及《信報》授權,於此全文轉載。作者為中文大學哲學系教授暨前系主任,同時兼任中大人文電算研究中心主任,其有關中大教學語文問題的文章收入校友關注組出版的《令大學頭痛的中文》一書中。

香港推行母語教育政策十年以來,引起極多討論,其中以英中及中中的「標籤化」引起學界分化,成為社會關心的焦點。近月來,中大曾榮光教授發表其研究報告,聲稱母語教學減低了中中學生升讀大學的機會。同時,梁省德中學雷其昌校長更實行所謂「專業抗命」,力求突破政府有關母語教育的強力指引,於中中裡引入英語教學。在種種考慮下,政府終於透露將就語言教學政策作出「微調」。但實際的做法還待公佈。查語文教育,關係社會未來至大,實應仔細反思。

三聯舉辦座談會,最可圈可點的,是主題中的「迷思」二字。因為,香港今日面對的語文政策問題,涉及多種因素,其彼此相扣,帶出種種利害與矛盾,大大增加了問題的複雜性,令人不知所從,以迷思形容,實頗恰當。

面對這一迷思,我們不妨從「理」與「勢」兩面討論,希望對事態能予釐清。所謂理,就是是非和道理;所謂勢,就是權衡利害,取捨妥協等考慮。理、勢二者雖也互相關連,但卻必須先分開處理,不然,我們是非不分、事理不明,即使要權衡取捨,也將無以憑據。

先講「理」:

  1. 就理而言,文明世界的國家大都奉行母語教育,乃不爭的事實,其道理何在?世人大都注意母語教育令教學雙方都方便掌握和易於表達,這固然有理。但更深層的道理是:語文並非只是表達思想的工具,而更是學童的認知得以形成,和心智得以茁壯的平台。吾人接受教育,起碼要有一種語文的掌握與運用達到或接近卓越水平,心智思想才真正趨於成熟。對任何國家的國民而言,母語教育是最有機會讓大多數學童達到這個高標準的教育理想的方法。而且,吾人一旦對母語建立了高度的掌握,自然會把同一種要求加諸外語,故母語掌握愈深,對外語學習反愈有利。
  2. 在今日全球化的大勢下,母語教育的重視絕不應排斥已成為世界共同語的英語,何況外語的學習除了現實的好處外,同樣對吾人心智的發展有裨益。但是,我們無論如何重視英語,都不能以犧牲母語教育作為代價。因為這代價之大,是我們無法承擔的。其道理如下:
  3. 香港經過個半世紀的殖民統治,英語雖已極通行,但基本上仍是一漢語社群,這是「語言現實」 (linguistic reality) 的問題。過往香港許多學校罔顧這現實而勉力用英語教學,但社會的整體英語環境其實未能提供足夠的學習刺激,讓學生的英語容易臻於卓越(遑論中學老師的英語水平整體地存在疑問)。因此,香港過去苦苦號稱英語教學,甚至不惜於放棄母語的風氣,其實從來都是事倍功半,根本是一項長久的錯誤。這情況可用「母乳哺育」來比喻。我們都知道母乳對嬰兒的發育和一生的健康都有好處,但基於種種原因,許多婦女還是放棄哺乳,而代以奶粉。但香港許多英中教育下的學子,其實連「吃奶粉」也談不上,而只能比喻作「吃攙了大量雜質的假奶粉」〔這情況國內曾有所披露〕,這也是語言現實使然。換言之,香港過去的語文政策其實犧牲了一代又一代學子的學習利益。
  4. 當然,制度儘管不合理,總有才力較高的學子能夠適應,甚至取得卓越成果,港人心儀的「名校」不是孕育了許多傑出學生嗎?不過他們的成功,除了是建立在萬千同儕的失敗上之外,自身其實亦付出了潛在的代價 就是他們犧牲了發展得更為卓越的可能,這是社會無形的損失,可惜從來無人注意。
  5. 英文和中文兩種教學語文的關係,並非「零和遊戲」,因為中英文雖然迥異,但仍有「語言共性」可資比擬。有效的雙語對比學習(如考慮language coding deficit/differences)不但有助於學好外語,更有利於深度了解母語。換言之,中英文教學不一定互相排斥,甚至可相輔相成,造成雙贏的局面。所以,理想的語文政策實應中文英文兩雙鼓勵。但卻應有主從之分,即以漢語及中文教育為主,並在這條件下盡早引入英語。換言之,就事理而言,以母語教學為基礎,再強化英語教育才是正途。所謂「強化英語」須有清楚的定位,就是要正視香港的語言現實,不要盲目地以放棄母語為代價,硬把英語當作「虛擬母語」去追求,而應先肯定母語,再用盡方法把英語營造為「優質外語」。
  6. 我們談理,除了上述認知層面的事理外,還有「理應」或責任(也即實踐理性)的問題。這一點,筆者近年在中大語文政策的討論中有很鮮明的立場:我借用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Leibniz)的用語,提出了「語文作育」的理念,是要指出,每一國族的國民以母語 ( 不排除外語) 從事學術工作是一項天職。 [1] 當然,這工作的擔子,主要落在大專師生肩上,但如果中學階段母語學不好,則語文作育便只成空談,而國族語文的前途便堪虞了。基於這點,於強化外語的配套下在中學實施母語教育,也是一項天職。

再言「勢」:

  1. 就勢而言,歷史積累的因素,牽涉及整個教育制度。香港的大學一直重英輕中,連以發揚中國文化為己任的中文大學亦幾經辯論才訂定「保育中文、優化雙語」等方針。由於中學以培育學生入讀大學為要務,大學語言政策一日不變,全港中學傾向以英語作為主要教學媒介是可理解的,而家長們由於望子成龍,嚮往英中而輕視中中亦可以理解–雖然這些堅持與嚮往其實都與事理相違。就此而言,香港大專界的語文政策仍有待徹底反省。
  2. 作為一有責任的政府,特別是回歸後的港府,必須認清事理的所在,不能只顧迎合一些片面的甚至短視的訴求,更不應本末不分,輕易否定母語教育的根本價值。換言之,政府政策雖然要顧慮「勢」,但絕不能違背「理」。
  3. 循事理分析,香港語文教育的失誤實由來有自。根據李越挺、王永平等前教育官員的訪問或著述,香港於1973年前後曾有推行母語教育的契機,但為政府錯過。俟得九七回歸,本可全面實施母語教育(加「優質外語」)的政策,但特區政府不但坐失良機,更種下「一刀切」中中英中分流這一弊端,把一項本來合理的措施以不合理的手段強制推行。我常覺得,在現代公民社會的各種事務之中,教育應給予最大的自由。故教學的管治措施雖不可缺如,但切忌過度。坦白講,十年來中中英中的「標籤化」,就是「管治過度」的例子。其構成分配不公,造成學界分化,扼殺中學改進的動力,傷害中中學生的自信,和窒礙社會流動性等問題,早為有識者詬病。
  4. 政府錯過了九七後全線整頓語文政策的良機,分流的錯誤釀成積怨,要於此際改弦易轍,重提全面推行母語教育,道理雖仍正確,但形勢上給人出爾反爾之感,政府儘管有莫大魄力,恐也不易為社會接受,故近日政府透露的,只是語文政策的「微調」而已。但即使是微調,仍應有原則可循。就是首先廢除十年來分化香港教育界中中英中的標籤,但為免重蹈前九七時代語文教育的錯誤,應大刀闊斧地對全港中、小學訂立母語教學的最起碼元素 ( 如年數、科別、時數等) ,又同時訂定英語教學的一些相當的要求( 包括英語基準試、英語時數、每校英語母語教師NET 人數等) ,讓各學校「自決」其語文政策後,無論較重視中文或英文教學,都要對另一語文的教育投放足夠資源,並達成一定目標。這樣,希望在解除了標籤化的咒語後,各學校於獲得最大的教育空間之餘,都能提供一起碼高水平的語文教育。在自由和彈性的原則下,各校於達標後,可望誘發良性競爭,個別地追求更高的語文卓越教育,讓學子受益。這樣,母語教育加優質外語的理想,或可因勢利導,成諸無形﹗
  5. 就國際「形勢」而言,英語的全球優勢於可見將來雖會繼續,但漢語及中文的競爭力,勢將與日俱增。因此,撇開「理」不談,我們也不必為了以「虛擬母語」的錯誤方式追求「假奶粉」一般的「英語水平」,短視一至於放棄我們與生俱來的漢語優勢。

總括而言,在母語教育的重重迷思中,我們礙於先前種下的因,難免糾纏於充滿矛盾的果,一時之間,我們或「勢」所難免地要作出權衡妥協,但我們還是應該認清楚事理,則權宜行事時起碼不會背著事理愈走愈遠,和能多留下轉圜和改進的餘地。母語教育乃一切民族教育的康莊大道,過去十年,香港施行的母語教育因「標籤化」而徒具虛文,根本未有充分發揮的機會,在這種委曲的條件下,學者發現中中學生英文成績下降,或發現中中學生晋升大學的機會遜於英中,根本是意料中事。這是「時勢」使然﹗但我們絕不應以此為由,把矛頭錯誤地指向「母語教育」的理念本身。所謂事有本末,理、勢二者,瑕不掩瑜,紫不奪朱,希望教育決策者們能智珠在握,知所應對。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初稿,六月六日定稿)



[1] 參見筆者下列文章:1) 〈萊布尼茲與現代德語之滄桑-兼論語文作育與民族語言命運問題〉,《同濟大學學報》,Vol. 16, No. 1, 上海:2005.2, pp. 1-11。2) "The Overdominance of English in Global Education-Is an Alternative Scenario Thinkable", in Educations & Their Purposes: A Conversation Among Cultures, (ed.) R.T. Ames and P.D. Hershock (Honolulu: U. of Hawai'i Press, 2008), pp. 54-71. (可從以下網址下載:http://epimetheus.arts.cuhk.edu.hk/la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母語教育迷思下的「理」與「勢」
—關子尹—

  1. Fung Man Kwong says:

    I think we should study into the details of language use in school. For these subjects, which Chinese language is in the dominant position, we should use our ‘mother language’ to teach. For these subjects, which English is in the dominant position, we should encourage to use English to teach and study, especially in higher grades. Then students will not feel the huge gaps when getting into universities.

    Kind regards,
    Kent

  2. Hello HK says:

    有感而發:悲哀!

    香港本來就是一個不倫不類的四不象。中文學不好,英文說不通。
    歷史的一個偶然機遇,獨特的地緣政治經濟,加上中國政府嚴重傾斜的經濟政策,讓香港這個昔日的小漁村在上世紀70年代中晚期得以騰飛。這一騰飛,讓我們這幫“港人”飛得高高再上,忘乎所以,還真以為香港之今天是我們的“勤勞與智慧”換來的。去看看歷史,英國人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對于香港這個爛攤子、窮地方都想早日歸還給中國。 換句話說,沒有當年中國的閉關鎖國,沒有后來的改革開放,哪有今天繁榮的香港?! 一個充斥着投機與虛榮的社會! 一艘滿載着無知與狂妄的破船! 說得不客氣一點,香港昔日之繁榮是建立在中國大陸的痛楚之上的。

    言歸正傳,香港的所謂的廣東話教育,正是無知與狂妄的集中體現! 我在想, 按現有香港人的邏輯,要是香港靠近的是福建,或者東北, 當年大部分的移民是福建人或者東北人,那么是不是現在都要教學生福建話,東北話? 福建話,東北話是母語啦?!

    我們“港人”是否安眠藥服用過量? 到現在還躺在無知的溫室內。知道香港現在的救命稻草是什么嗎?人材競爭力,非也! 香港迪斯尼樂園,放屁! 美心月餅還是大傢樂, RIDICULOUS! 是什么呢? 是相對開放自由的金融體製。換句話說,中國政府開放大陸金融,放鬆外滙管製之日,就是香港“沉沒”之時! 到那時候,我看香港人還有什么資本和底氣去炫燿?! 好好問問自己,我們香港到底有什么? 有什么東西是真真屬于香港的? 可以拿什么東西向世界說’這是香港的,這是MADE IN HONG KONG’的? 現時的大陸政府拼命地要維護香港的“繁榮”,稍微有腦子的香港人都應該知道,“香港現在的繁榮”僅僅是一個“面子工程”英文叫’做SHOW’, 就是要給別人看的,看我共産黨治理下的香港繼續保持繁榮………知道嗎? 香港從來不對國傢納一分錢稅,倒是反過來中央政府不斷地在幫助香港度過一個個金融難關! 要是共産黨97收囬後, 讓香港自生自滅, 我看,今天也輪不到大傢在這裏討論有關母語地問題了, 因為那時候在香港,您會說“狗語”都沒用了!

    好了,講了這么多,沒有什么惡意,也不想對誰進行攻擊。祗想拋磚引玉,點醒那些還在自以為是、狂妄自大的香港人。 要聲明的是,我不是對所有香港人通盤論述,因為大部分的香港人還是長腦子的。

    總結: 真確認識自己,真確定位自我,不但利于自身價值的體現,還有助於不被有朝一日邊緣化。

    謝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