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審處要依程序行事
—鄧偉棕(執業律師)—

(網頁編者按)香港高等法院10月21日對《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和《明報》的司法覆核裁決,深受各方關注,當中因涉及相當技術性的法律問題,一般人或許不容易明白其中道理,剛巧協助學生報進行此次訴訟的律師鄧偉棕先生為中大校友,在校時又曾經參與過學生報的編輯工作,鄧先生在10月24日《信報》發表文章,從法律角度說明此次司法覆核裁決的內容,值得參考,現徵得鄧先生同意及《信報》授權,特此轉載全文。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作者與《明報》(因轉載《中大學生報》內容而涉案)與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進行的司法覆核官司,最近由高等法院林文翰法官裁決,確認淫審處程序不當,推翻其初步評審,並確認毋須覆核或重審。

筆者當年是《中大學生報》執行編輯,亦在本案代表該中大學生,就本案的裁決有一些觀察,現與讀者分享。

不符「物品」定義

首先,由於司法覆核只是就淫審處的程序進行覆核,因此本案並未就情色版的內容是否不雅具體討論及評述,這是必須說明的。但無論如何,裁決指出淫審處應根據法定程序行事,對淫審處日後的運作,亦有指導作用。法官認為,淫審處在本案進行「初步評審」,如涉案一方不提出覆審要求,初步評審為最終結果,因此其結果亦是有法律效力的,所以淫審處必須審慎依法行事,不能掉以輕心。

其次,就本案而言,法官討論了「物品」(Article)的含義,認為提交審查的只能是「一件物品」(an article),不能超過一件物品;所謂一件物品,其定義就是該件物品自成一體,有獨位(獨立?)的效果及目的。在本案,涉案的星期日《明報》共有五頁,明顯而言由幾篇不同的文章組成,不能視為單一物品;至於《中大學生報》,其中兩份送交評審的,更是整整一期的學生報,有很多篇文章。因此,法官認為,遇到超過「一件物品」的情況,淫審處主理的審裁官根本就應拒絕評審;單就此而言,淫審處對《中大學生報》及《明報》作出評審,已經是錯誤了,所以毌須再覆核或重審。

其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第十四條規定,淫審處作出初步評審時,必須「指出」(identity)物品哪一部分屬於不雅。就淫審處提交的證供而言,淫審處只是非常籠統地認為物品不雅,根本未有指出其中哪一部分不雅,所以並未依法例規定行事。

不過,有趣的是,法官認為淫審處儘管需要記錄及指出物品哪一部分不雅,卻不需要把其結論通知當事人;法官認為,法例只規定公告由淫審處司法常務官發出,而且規定公告只需確認物品的評級是否不雅或淫褻,毋須「指出」不雅或淫褻的部分。法官認為,如涉案人士欲了解物品那一部分不雅,可去信淫審處查詢,而淫審處亦應有責任作出解答。

學生應該自治

其四,法官亦確認,淫審處在作出初步評核時,亦應有評核的理由。法官的意思是,由於條例規定,審裁處在作出評定時,必須根據條例第十條的指引所列舉的理由(例如社會道德等)而評定,如果沒有提出理由,淫審處就是隨意評定,違背條例所訂的宗旨。不過,更加有趣的是,法官卻認同,由於條例並未規定,淫審處在作出評定時,要「說明」其評定的理由,因此儘管淫審處要有理由,卻不須說明。換句話說,如果日後再出現類以的訴訟,當事人仍然無法了解及得知淫審處評審的理由。因此,林法官是次的判決,亦未必有現實的意義了。

總結而言,筆者作為《中大學生報》當年的編輯,始終認為,學生自治是大學生活的主要指導原則,如其他中大學生認同或不認同中大學生報有關編輯的手法,亦應在校內的園地來一個大辯論,由學生自己去作出討論;將本案交由淫審處審理,實屬不幸。因此,本案裁決,希望能令本案在淫審處的爭論暫告一段落,而中大的同學則可在校內展開其相關辯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