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毀「烽火台」中大「去根化」

吳志森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20081126日《蘋果日報A20頁〈探針〉專欄,作者吳志森為中大校友。

中文大學,公認有全港大專院校最美麗的校園,山明水秀,樹影婆娑。我是一九八二年的中大校友,畢業已超過四分一世紀,校園的一草一木,都為我保留了難以忘懷的回憶。周末假期,一家大小,回到母校,享受一頓晚飯,在校園閒逛,重踏昔日的足,在女兒面前想想當年。最近,回中大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不是因為太忙,而是因為中大的發展,中大的建築,中大的精神面貌,離開中大立校的初衷越來越遠,與我們這些舊校友越來越格格不入。為擴闊路面而隨便斬樹,要改建校園而把歷史悠久的建築拆毀,五顏六色不倫不類的高樓拔地而起,一些因為學生校友的激烈反對而暫緩,一些卻就連反應都來不及,無聲無息變了既成事實,校園面目全非。如果這些統統都無可挽回,也就算了,但為了擴建圖書館而拆「烽火台」,已經釀成風潮,在中大人之間引起強烈震撼,激烈迴響。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對如此荒謬的決定,我們再沒有沉默下去的理由。

中大人集會思辯之地

讀者可能不理解「烽火台」對中大人的意義。在中大圖書館對開的這個小平台,連接通往科學館的百萬大道,每年的畢業典禮,就在這通道上舉行。因為地點方便,景觀開闊,可以聚集的人數眾多,「烽火台」就變成了中大人論壇集會思辯抗爭的最佳地方。港英年代,中大師生反對殖民政府強迫中大學制由四年改為三年,在「烽火台」抗議。我經歷的中大醫學院改制事件,上千師生在「烽火台」集會,要求校長對話交代,同學們把巨幅的中文校徽掛在山坡上,蓋上黑紗,象徵中大精神的死亡。往後的六四集會,公安惡法的抗爭,反對二十三條,質疑校長密切的政商權貴關係。沒有在「烽火台」集過會發過言,就好像沒有讀過大學一樣。如果說,天星皇后碼頭是香港社會運動史的重要組成部份,香港的庶民歷史就從那裏開始,那麼,「烽火台」就是香港學生運動史不可或缺的篇章,見證中大人關心社會,堅持公義,不畏權貴的異議傳統。

計劃說變就變惹疑團

中大校方擴建圖書館拆「烽火台」的消息被傳媒披露後,反對聲音此起彼落,網上聯署,短短幾天已收集得數以千計的簽名。校方急忙發動電郵攻勢,先有副校長程伯中的保證:「圖書館擴建迎四年制,烽火台保留不損半分」,「在工程完成後必須原址重置,回復舊觀,一寸都不能少。」後又有校長劉遵義親自發信:「雖然大學廣場在施工期間需要封閉最長不逾一年,我仍然十分關注烽火台可能受到的影響。為此,我已指示程副校長及專責這項工程的建築委員會仔細研議所有可行的施工方案,包括考慮可否縮小工程範圍,盡量確保烽火台在施工期間免受影響。」如果能「確保烽火台在施工期間免受影響」,為何又會有先拆毀後「原址重置,回復舊觀」的方案?為何五時三刻,計劃說變就變?校方原來的動機是甚麼?使人無法猜透。鏟掉港人的天星皇后,跟拆毀中大的「烽火台」,如出一轍,就是「去根化」,把抗爭傳統,異議歷史的根摧毀。中大校方不堪的前科早已纍纍,輕易的口頭承諾,能使人相信嗎?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