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研究應多一點關照香港所需
少一點迎合國際學刊所好

(網頁編者按)《明報》在4月6日發表以下社評,觸及香港高等教育長期存在的重大問題,非常值得注意,謹此全文轉載,以廣流通並便各方參考。

特首曾蔭權上周五在經濟機遇委員會會議後表示,要研究發展6 項香港具優勢的產業,其中一項是「教育服務」。這是一個值得好好經營的產業,因為不但有利香港人才的培養,也有助香港經濟的發展;然而,香港的教育服務雖然擁有一些優勢,但存在不少問題,必須糾正,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有關大學的研究。
「爛尾」研究所涉金額激增 漏洞不堵浪費公帑
香港在2007/08 年度投放接近5 億元公帑給大學做研究,過去10 年累計花費超過40 億元,但這些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是否物有所值?上周的一則新聞披露,過去3 年,八大院校共有81 個研究項目「爛尾」收場,浪費3760 萬元;香港的大學研究早已被指過分偏重國際期刊口味,令到大部分研究都與本土社會脫節,如今再加上研究「爛尾」大增,確實令納稅人失望。當局應該雙管齊下,一方面要正本清源,糾正大專院校的研究撥款方向,讓這些研究可以較好地為香港服務;另一方面,要堵塞大專院校內部管治制度的漏洞,否則更多的公帑將會付諸東流,教育產業化將會舉步維艱,勉強為之也會事倍功半。
曾蔭權上周五指出: 「不少地方都爭相『輸出教育』,吸引海外學生,從而獲得經濟收益和吸納新的人才。香港提供兩文三語的環境及國際認可的課程,又對高等教育作出巨額投資,研究經費及學術設施都達到國際水平,加上內地對香港高等教育需求殷切,我很相信教育作為產業,應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香港的大專教育確有很大發展潛力,可以為香港帶來經濟機遇,但諷刺的是,大專院校有關研究的制度及發展方向,卻長期備受學界批評依然不見改善。
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呈交立法會文件顯示,2006 年至2009 年3 月10 日止,3 個學年共有81 個受資助的研究計劃終止,涉及3760 萬元。雖然2008/09 年度(截至今年3 月10 日為止) 「爛尾」的研究只佔計劃總數的0.79%,比率並不高,但所涉及的金額卻比對上一年度急升36%,升幅驚人。
教資會的文件指出,研究「爛尾」的最主要原因,是研究計劃的首席研究員離開院校,以及研究員在研究期間長時間放無薪假或專業假期。
一個研究計劃只因為研究員離職就會「爛尾」,明顯是在制度及人事管理上有漏洞,必須堵塞。同類問題應該可以避免,例如在合約中定下清晰條款,確保研究進行期間研究員不得離職,又或研究員轉校後撥款可以「錢跟研究員走」,讓研究在另一所院校繼續進行等等。要落實這些改善措施沒有太大技術困難,問題是院校及負責撥款的教資會是否有足夠決心落實,有沒有對公帑珍而重之,還是視之為「阿公錢」,懶理是否有效運用,反正不用自己付鈔。
當局必須嚴格查核院校的有關帳目,若明年還沒有明顯改善,就必須懲罰有關院校或人物,以儆效尤。
比研究爛尾更嚴重的問題是,大專院校的研究撥款方向,長期被指浪費公帑為他人作嫁衣裳。香港學術界普遍質疑,香港的大學教員評核,有關研究的部分,偏重教員的研究論文能否在國際學術期刊刊登或被引用,但這類國際學術期刊由英美世界主導,以香港為對象的研究難以被青睞,結果香港的學者被迫追逐一些與香港無關的題目,以迎合外國期刊評審的口味。
這樣的評核制度,令到大學的研究經費多被用作研究與香港無關的題目,一些與港人息息相關的政策,困擾香港經年的社會難題,例如爭拗多年的母語教學政策、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與出路、人口政策與社會保障等,相關的研究並不活躍。
須糾正研究的撥款方向 建立相應升遷評核制度
今年3 月18 日,立法會就「全面檢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角色與職能」提出動議辯論,多名議員指教資會忽視本地研究、「崇洋媚外」,只?重可被海外學術期刊引用的研究,對本地或實用的研究則不予支持。近年政府雖然推出不少研究計劃,邀請學者參與研究香港的社會政策,但有學者指出,與政府政策有關的研究結果,由於仍是以香港為研究對象,最終也無法成為學術論文,無法刊於國際期刊,對教員的薪酬及升遷評核幫助不大。
署理教育局長陳維安在上述動議辯論中亦表示,政府最近成立了180 億元的研究基金,預計每年撥出最多2 億元資助選定的主題研究,又將成立督導委員會,選定與香港的長遠利益攸關的廣泛主題。這是好的發展方向,但遠遠不足夠。
香港經濟與社會發展正處於內外交困時期,在這迷茫之時,極需要研究者清晰的頭腦為港人指點迷津,找尋出路。可惜的是,香港政府長年只關注政制研究,經濟研究力量長期積弱,民間智庫則只是起步階段,此時港人最可以依靠的,就是龐大的大學研究力量。因此,香港的大學研究,應以服務香港及鄰近地區為主,亦要建立與學者薪酬及升遷制度相配合的制度,形成足夠的誘因。
如果一個「政、商、學」三方聯合的研究機制可以成功建立,大學研究就可與香港社會的具體需要對焦,形成槓桿效應,與社會發展建立良性循環,學者才能真正走出象牙塔,大學研究才不至於淪為追逐西方研究口味的學術遊戲,研究經費才不至於淪為大學爭逐國際排名的犧牲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