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沒有激進過的人老了會後悔,沒有激進過的人也不能活太久。」
——艾未未到中文大學交流

(網頁編者按)內地藝術家、維權人士艾未未4月13日到中文大學交流,《蘋果日報》的〈八方人物〉專欄有報道,寫得非常好,值得一讀,特轉載如下。

八方人物:艾神給港人的心靈雞湯 
蘋果日報
2010-04-14

「艾神」艾未未昨天到中文大學交流,吸引逾百人到場。參加的有中學生、大學生、本地生、內地生,也有政政系、建築系的講師,場面之熱鬧,近年學生活動罕見。人數更多的網民則收看視頻和「推特」(twitter)直播,即場提問。妙問妙答,未能盡錄。

關於維權

艾:當局說5.12(汶川大地震)死難學生名單是國家機密,但死的是我們的兄弟姊妹呀。我們的公民調查,問的是最簡單的問題,到底地震中,誰死了?

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艱苦的事情,但後來發生的事情比想像的更困難。最嚴重損毀的學校都被當地政府嚴格控防,受害家長不可對外談話。但一年多之後,我們奇蹟的找到5,212名死亡學生,其中4,851名有詳細個人資料。

由於這樣,我由一個藝術家變成了政治活動家。這也非常容易,因為在這個國家,我們的政權很容易就被顛覆,關心國家就是在顛覆這個政權。譚作人做類似的事情,卻被政府起訴顛覆國家政權,判五年。我去四川為他作證,見旅館下有車,上前問他們是不是找我,他們馬上就開車跑了。

那天晚上凌晨三點鐘,有人踢門,我報警。門外說他們是警察,我說你怎麼證明你是警察,他們進來後打了我。之後我去德國辦展覽,展覽館長建議我去醫院,才發現內出血很嚴重。還好我去了醫院,才有機會能站在這裹與大家見面。

關於派別

問:陳丹青(藝術家)認為您是左派,您認為你是甚麼派?

艾:左派、右派只是學者的事情,公民只有草泥馬派。

問:有人說藝術是藝術,政治是政治?

艾:在我們國家,任何事情都是與政治有關的。我們一出世就將是政治的犧牲品。

問:政府可以改良嗎?

艾:我們的目標只是改良自己。比如三聚氰胺事件,3,000萬人受影響,但拒絕政府解決方式的不會超過30人,要政府把問題講清楚的可能只有3個人,例如趙連海。

關於激進

問:香港80後被人看作激進,你怎樣看?

艾:我認為80、90後是世界改變的重要力量。年輕沒有激進過的人老了會後悔,沒有激進過的人也不可能活太久。

(新浪網民)問:為甚麼不移民,不離開你恨之入骨的國家?

艾:非常「新浪」式的問題!我喜歡骯髒和很臭的地方。

問:有天無法忍受是否就移民?

艾:我能待在中國是因為我無法忍受,一天如果我能忍受,我就要移民了。

關於社會

問:中國有很多恐懼的人,你有甚麼建議?

艾:恐懼是極權製造的產品,Made in China。所有中國人每時每刻都在消費這個產品。我認為需要很多人來聲討。一位羅馬尼亞的作家說:我是為沒有說出聲音的人寫作。需要有人開始打破這樣的恐懼,我們的父輩沒有做到,所以我們有義務來做。

問:社會改良需要時間,我們是給他們時間還是督促他們呢?

艾:不要給它任何時間,已經60年了,而且還有那麼多的資源。

問:你希望將來死後有一個怎樣的歷史地位?

艾:一個280磅的胖子,曾經瘋瘋癲癲的在世上混了一段日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