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教育的冰河期?

曹 拔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見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明報新聞網》,對目前香港高等教育所面對的問題(尤其中文大學的處境)很有參考價值,謹此推薦。

    今年四五月接連兩期TLS(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都有專文探討英美大學面對的挑戰,足見有關問題嚴重且迫切,且引起西方知識分子高度關注。

    Martha C. Nussbaum是芝加哥大學著名教授,受聘於芝大三大學院——法律、哲學、神學院。TLS四月三十日一期刊出她的長文,Nussbaum指出,為了
經濟發展的教育路線,無可避免會削減人文學科資源,如課程內容和職位。文科不受重視,無法為民主社會培養出所需的市民,將是一次世界性的教育危機。

文學藝術的重要

    依她看,文學藝術的薰陶,有利磨礪批判思維、培養創意想像,而更重要者,是現今世界複雜,人類從沒比現在更需要與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其他人溝通合作。削減對文科的資助,急功近利地發展實用科目,為所謂的知識型經濟服務,後果其實得不償失,因為民主社會的基石,需要的並非善於執行而拙於革新的技術官僚,而是有獨立思辨能力、勇於創領,兼對不同種族有共感觸角的世界公民。

    Nussbaum先從現代哲學源頭蘇格拉底說起,她認為蘇格拉底倡議的辯論模式,既不服?權威,也不向同輩或?眾壓力妥協,真理只從辯論而來,辯論便是真理,這點最能體現民主精神。她接?援引心理分析和心理發展的研究,說明文學藝術的訓練,可予人發展出「敘述想像」(narrative imagination),令我們對種族、經驗、信仰有別的人,關於他們的處境、價值、判斷有起碼的認識甚至足夠的理解,而這種「敘述想像」,正正是現今給宗教、種族、貧富割裂得四分五裂的世界所最需要的。

    按Nussbaum的分析,教育實利主義正在全球高等學界蔓延,其中尤以西歐及亞洲最為嚴重,部分人文學系甚至面臨解散的威脅。美國由於其大學學制一般都要求學生修畢一定學分的「普通科」才可進入專科殿堂,而且有部分小規模但卻注重全人發展的博雅學院,所以情?相對不那麼急切。但她亦不忘作出嚴厲警告﹕當文學藝術等科目在地球上消失之時,我們珍視的民主體制,其解體的序幕亦必將揭開。

    五日七日的TLS,刊出牛津大學教授Keith Thomas的文章〈大學有什麼用?〉。Thomas指出,在英國擁有八百年歷史的大學,歷經多個階段,都總離不開受政府的干預,扮演其「職訓所」的角色。他解釋,中古時期的英國大學,注重數理邏輯及自然科學的訓練,為學生日後踏進神學院或從事法律或醫科等專業鋪路,也為皇室培育管理人材。

    宗教革命之後,教廷角色大不如前,科目雖大同小異,但學生的出路漸漸由教會流向政府,有利文書技能的經典教育應運抬頭,慢慢成了主流。Thomas進一步指出,英國要遲至十九世紀中葉才出現集教學與研究一身的現代綜合型大學。兩次大戰後,政府以公帑大力資助大學發展,以創造知識、塑造品格為己任。可惜到了戴卓爾主義統治的八十年代,公共資助大幅抽削,英國大學的營運模式不得不大變,紛紛效法美國大學模式,與企業締結伙伴關係,積極私募經費。

    Thomas清楚指出,西方大學數百年歷史中,大學從來都不是遺世獨立,而是因應社會政經現實及人力資源需求而作出改變。在現今瞬息萬變的時代中,大學又是否面臨另一重大改變?Thomas沒有正面回答,但他也認為文科教育在現今世代不單不應消失,反而有其存在價值,因為「文科提升對語文的敏感度、對論題的評價能力、對歷史的認識,以及對文化差異的觸覺,這一切都是走向一條公共參與道路的先決條件。在一個種族多元的英國,在動盪的廿一世紀,博雅教育製造出有識見的市民,以及促成國際間的相互了解。」

    近年香港社會風氣重實利,家長學子的眼界似乎只聚焦在幾個與金融服務有關的科目上。以前大學歲月,是發現興趣、追尋理想、結交同道人的代名詞。眼下的有為年輕人,目標明確,成竹在胸,但總好像缺少了一份優閒、一點志趣。在平時功課及課外活動之餘,假期也用來參加企業協辦的專才比賽、到外地參加交換計劃,什至是到商行實習,時間排得滿滿的,履歷也愈來愈厚,電影節不知去過多少,「閒書」也肯定不會看得多。

人文社科受冷待

    人文學科甚至社會科學,普遍受到教育產業的主政者、生產商和消費者冷待,這是不?的事實。人們似乎還未從數年前的美國Enron事件、○八年尾的金融海嘯學到教訓,商學院的反應是只在課程中加入一些企業管治或操守的元素,歐美政府的金融改革也未見徹底。社會上的實利氛圍根本沒有改變,而且正是方興未艾。

    大學生的主流是積極參與企業實習、學長分享、海外考察等,少部分投身義務工作,親身體驗非主流的生活。這些活動無疑會拓?年輕學子的眼界,對他們有益無損。但任何愛讀「閒書」愛看另類電影的人都可以告訴你,靜靜地看一本書一部電影,也可收到同樣效果,而且更具經濟效益,不用花錢買機票,增加地球整體的碳排放。在資源相對緊絀的時候,大學是否應審視其策略,在教育產業化妝室的大趨勢下重新考慮一些吸引、凝聚、教化學生的傳統方法?

    香港學制於兩年後改為三三四,入大學年齡早了一歲,大學生多了一年涉獵本科或以外學問的時間,可以是稍為降降專業肝火的一帖清涼劑。正如Nussbaum與Thomas兩位學者所說,我們需要人文學科(其實也包括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及一切嚴正地以知識及學習方法來認識世界、探討自我的態度)賦予的「技能」,才更適合在現今千變萬化、人類命運史無前例地連在一起的世代中立命。地球暖化,冰線北移,我們的教育(不單是人文教育),千萬不要步入冰河期。

Reference:
Martha C. Nussbaum. 'Skills for life: Why cuts in humanities teaching
pose a threat to democracy itself' TLS 30 April 2010, pp.13-15.
Keith Thomas. 'What are universities for?' TLS 7 May 2010, pp. 13-15.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