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大學的尷尬」
Tina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原刊2010年10月4日《星島日報》大學版〈尖子「交換」日誌 〉,談的是香港大學的問題,其實中文大學同患此病,特此轉載,以供參照。
 
近日,港大的同學們在網絡廣泛轉載一篇由林沛理先生在《亞洲週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香港大學的尷尬》,裡面著重講了香港大學的兩點問題:「大學失格」和「商業化」。可想像這樣的一篇文章在港大同學中自然引起一陣激烈的討論。有的人倍加贊同,對港大的浮躁之氣痛心疾首;有人則不敢茍同,為港大積極辯解,甚至寫「反感《香港大學的尷尬》」……總之,港大的「定位」和「精神」這一類敏感的話題又一次引起了一番口水仗。

缺「不能量化」的優勢

我對這類事件向來是「想得多說得少」,主要是因為涉世未深,經歷尚淺,在了解清楚之前不宜?急開口,但這次的主角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港大,話題更是我長期關心的「大學精神」 ———這不僅關系到我自己,或者港大的學生,也關係到所有在校的大學生。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大學生理想的大學都如我一樣:寧靜美麗的校園、充滿歷史感的老建築、知識淵博待人和善的老師、藏書豐富的圖書館、積極上進的同學,還有一種無法名狀卻令人著迷的「精神」……總之,就是「知識的海洋,學習的殿堂」,學術研究和學生教育是它與生俱來最重要的使命。但是,顯然當今中國很多大學,包括港大,並不符合這個理想。

說實話,我確實很關注並且熱衷於閱讀批評港大的文章,一方面是彌補心理上現實與理想的落差,另一方面更是因為希望看到港大能夠化壓力為動力,有所改進。我在內心深深感受並感激港大的優勢,譬如完善的教育制度和豐富的資源,但是它卻是缺少了一種「不能量化」的優勢。我可以看到港大教授的論文被引用次數非常之多,知道它的科研能力很強,卻不能感受到港大是一個學術佔優勢地位並且受到尊重的大學———這可能就是它的「尷尬」了吧,能夠量化的標準都顯示它是「世界一流大學」,本身卻缺少那種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無怪乎那麼多人質疑大學排名的可靠性。

望只屬「成長的煩惱」

可是有人替它不平,說現實很無奈,說整個亞洲都是「職業導向」,更何況是在香港這麼一個商業化的地方。誠然,想辦一所好大學不容易,哪怕我現在交換所在的Mount Holyoke College———美國歷史最悠久且最負盛名的女子學院,也不得不愈來愈多考慮社會和政府的財政資助等一系列現實的問題。但是我一直相信,

大學應該,至少應該努力去爭取領導社會,而不是順應社會。再退一步講,香港也並不是一個商業化到每個毛孔的社會,金錢流動下依然會有文化的色彩和人與人之間的溫情,很多方便依然擁有明顯的優勢。那麼港大,如果真的是「全亞洲第一」,所做的就是讓自己的視野和定位再大氣一些,去挖掘、發展這些人性的精華,並將其發揚光大———不但要為香港貢獻,也要為整個中華文化,乃至世界作貢獻。

我希望,並也努力去相信「大學的尷尬」是港大「成長的煩惱」,而不是走向衰落的徵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