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大學生——關於狗屁的文化創意產業
張大春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明報‧世紀版》11月21日,值得一讀。

原編按: 「文化產業」是潮流語,大學亦多相關課程,台灣作家張大春最近在網上公開回答一位大學生的提問。對此批評甚辣,引起廣泛討論。其所指的是台灣情?,但觀諸香港,以及中國大陸,其實同樣適用,故特予轉載,互為參照。

網友大學生私人留言,公開作答:你好,我是一名大學生,請問依你看來, 「學界」有沒有義務因應「業界」的需要而改變學習課程的內容, 甚或大到學術方向?這麼問,是因為有不少業界人士跑到學界來(是誤人子弟?還是傳授經驗?),業界或許有一些值得學習的實際經驗,但那常跟理論搭不上邊,畢竟不管有沒有學術背景都可以進入業界。例如:本校文學院開了一系列「創意產業學程」,(gogo.tku.edu.tw/cci/index.html),?面來自業界的老師,常常利用上課或作業來為自己的事業宣傳;另一方面,又可以在外的工作經歷上大膽地寫「大學教授」,儘管這些來自業界的教授參差不齊。像這是一篇任教於淡江大學的業界人士的演講,(blog.yam.com/oakacorn/article/27775632),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基本上,我也聽不懂他上課在上什麼。請問能為我解釋他的意思嗎?

答曰:光是看到貴校「文創產業中心」的「五大主修領域」?有「創意漢學」,我就想向你致哀了。除了向你致哀,我還能作甚麼呢?

我仔細觀看並分析了貴校設立文創中心的一切說明和宣傳網頁(也建議我部落格的瀏覽客人都去看一眼),發現這這個中心就是建築在台灣集體幻覺上的一個單位。這不只是貴校的問題,而要從整體台灣的社會去理解。

我是一個寫作的人,我根本不承認有文創這回事,就好像我是一個正常的細胞,我不承認惡性腫瘤是我的一部份一樣。

文創產業的來歷是一群寄生蟲般的人物,在既沒有創作能力、也沒有研究能力的前提之下,逞其虛憍夸飾的浮詞,闖入原本的出版、表演、戲劇、影視、廣告、藝術展覽和交易等等傳統領域。進入了這些行業之後,他們與上述各領域的專業技術、教養和知識亦無關,他們的興趣和職責就是媒合政商資源,看起來充其量不過就是一種兼領經紀人和營銷者身份的幫閒份子。創作者拉不下臉來談生意,就需要他們。他們生意談大了,就回過頭來指導創作者。創作者要是沒出息一點,就等?被這種人掌控、消費或淘汰;創作者要是不要臉一點,就自己出面說: 「我也是搞文創產業的!」可是憑藉?在業內幫閒的資歷,他們可以演講、寫專欄、出書,成為意見領袖,還彼此串合,虛構出「文化創意產業」這樣的語詞。還反過頭來告訴創作者:你們所幹的活兒, 其實是我這個產業的一個環節、一個零件、一個「區塊」。

你也許還想問:文創的內容是甚麼?答案可以像這些寄生蟲一樣多變──他們自己反正也是騎驢找馬,連哄帶騙不需要準主意,條列整齊的綱領從1 到9、從A 到Z,拐人相信它有一套正式的演繹或分析架構就好,他們最高明的伎倆就是把一堆行政、管理、財經、統計等科目中可以用常識化語言描述出來的信息整編成一套冠以「產業」之名的雞零狗碎,摸?石頭過河。

詐騙集團要鍛煉到極高明的境界,才能夠立足為文創產業;加入他們成為追隨者、學習者則只要夠愚蠢就行了。親愛的大學生:從你的信?我會看到良知與品行,如果你不希望浪費時間、浪費生命、浪費智能,建議你遠離這一套課程,因為共犯結構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正常細胞會死去,而惡性腫瘤一如蒙德羅梭的短篇經典所形容的那樣: 「當他剛剛醒來時,恐龍還在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