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的心很熱

明報
D05  |   時代  |   千年檔案  |   By 陳耀華  2011-05-21
 
 

 
消息傳來,退休校長周錫輝踢波猝死,先是一呆,繼而悲從中來,這樣的一個好人,何以去得太早。

多年以前,我還是大一學生,生性好動,熱衷於田徑運動。那時的生活圈子狹小,雖然心裡只有勝負,還是留意到一群熱心校友,協助籌辦校運會,年年如是,不辭勞苦,擔任裁判,周錫輝是其中之一,只見他忙這忙那,臉上永遠掛笑容,還有他的招牌短褲。後來見得多了,不免寒暄幾句,便由此相識起來。我是運動會的參賽者,同時也是享用者及受惠者,周師兄勇於服務的精神,在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畢業之後,參與傳媒工作,再次在各式的社運場合遇上周師兄,他為人敦厚,行事低調,甚少高談闊論,多在幕後默默支援,擔當中流砥柱,有需要時又不甘後人,跑到台前吶喊,叫人暗暗佩服,更難得的是他的堅持,數十年如一日,你未必同意他的看法,但必為其至誠所動。

退休之後,周師兄未有言倦,團聚一群中大校友,成關注小組,其中有關教學語言的論爭,擲地有聲,力陳中大必須堅守創校原則,繼續「以中文為主要授課語言」,達至弘揚中華文化的目標,周錫輝寫道: 「隨著中國國力的發展,中文愈益重要,中大立足於香港,面向中國,地域接近,學術上卻能保持一定距離,亦近亦遠,有利於開拓中國研究的新視野。對中華文化有所承擔,中文大學才有靈魂;否則,中大只是香港其中一所大學而已。」(cuhkalumniconcern.com)今年二月,維園草地,點點燭光,那是華叔的公眾追思,人群已經散去,他在台前徘徊,我趨前閒聊,想不到是最後一次見面。六十載的歲月,不算太短,也不算長,我每次遇上,無論心情如何,都為其笑容所動,因為這個人的心很熱。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