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摯友

 明報

D05  |   副刊時代  |   教育心語  |   By 陳漢森  2011-05-23
 

 
周佬突然走了,初時錯愕,繼而鬱悶,情緒滑入低谷。慰問他老伴,她說,他走得很舒服,沒有痛苦……只能這樣想。生死和富貧都由天不由人,問天,為甚麼要收回這個大好人?得不到任何答案。人生無常,今天「擁有」的一切都可能失去,今天沒有的,包括想要和不想要的,都可能發生!活著,要活得有自己期望的意義,不願隨波逐流,便要有信仰和堅持。

周佬很少講高深的學問,他的信仰像童子軍的訓律、平常人的情義忠信,簡單明了,但他對信念的堅持執著,卻極頑強,至死不渝。打從四十年前我在大學一年級認識他起,我未見過、聽過他做一件「違背良心」的事。他做中學校長,有學生被欺凌的短片公開, 他「引咎」辭職, 戇直得近乎「蠢」!但他說:辜負了對他寄以厚望的辦學團體。良心的自責有時比千萬人指罵更難受,可惜有這種良心水平的人已非常罕見。

三十九年前,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三日,他領著上千大學生,扛著橫額,高喊「誓死保衛釣魚台」的口號,冒著被捕的危險在中區遊行,點起大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烽火。我當時剛入讀中大新亞,後來被他游說做學生會幹事,從此,扭轉了我的人生路向:由只想努力讀書做科學家改善生活,變得關心祖國參與社會運動,滿懷理想,企圖通過革命改變世界。四十年後的今天,飽歷風雨,昔日熱血青年的豪情已褪色,但被周佬顏佬等點起的心火,至今仍然存養著,照著我的前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