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周錫輝的最後一封信

給周錫輝的最後一封信
黃乃正

按:本文原刊2011年6月的《新亞生活》。

周輝:

您好。相信您現在已經快樂的在天國適應不一樣的生活。我很抱歉到現在才給您寫信。這是因為陪伴我十九年的愛貓 BiBi 剛在五月二十三日去世。令我不禁懷念數位在最近不幸去世的新亞書院的好同事好校友。我在志文樓前社監馮統照先生的葬禮上已經講了悼詞,在您六月九日的葬禮我可能不能參加了。所以只有給您寫我給您的第一封信,也可能是最後的一封信。希望您可以看到這信。

我在報章上看到許多有關您的文章,對您評價非常高,您在天之靈應該大可告慰。您古道熱腸,擇善固執的處世態度,正正是現今中大和新亞同學需要學習的。周輝,我們許多時候都在公開場合見面,您對中大領導層的施政不滿我是了解的。但是我也是領導層的一分子,因此我是不方便對您的建議持肯定態度。但我曾經是新亞書院院長,我是非常感謝您對書院的支持。其實,五月十四日那天您的最後之役,對手是以中大教職員隊為名,而事實上是新亞書院教職員足球隊。不瞞您說,我是該隊的領隊,那天我上午有事不能參加比賽。您最後之役的對手是母校教職員足球隊,您大概也可無憾吧?(編者按:新亞書院教職員足球隊最終拿了冠軍。)

新亞書院以培養著名學者、大學校長,銀行家等等著稱。但書院也以培養對社會弱勢社群關懷,對不公義體制對抗的校友為傲。周輝,我可以大膽的說,有您這樣的校友,我認為新亞書院的教育是成功的。

周輝,您對平反六四的堅持,我是非常欣賞的,但我自己倒有點「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的感覺。我在一九九○年「六四」一周年為當年新亞畢業生寫過一首詩:「少小豈忘憂,中興志未酬,誰憐家國夢,煙雨慟神州。」我發現將神州改為 Sir 周,正是對您最好的寫照和紀念。我就把這詩獻給您吧。

馮統照先生已先您到達天國,馮 Sir 十八般運動,件件皆精,您們在天國大可天天比試,應該不會感到寂寞吧?

您的朋友 乃正 上
二○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