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大學生

編按:新學年即將開始,以下是中大基層關注組的同學所寫的一篇迎新文章,可從中一窺現今部分學生的文化面貌。

基層‧大學生

首先,恭喜你,已經成為中大人。但與此同時一個將可能伴隨你三年的問題亦隨之而來。對比起中學生,大學生活有更多自主的時間。我們得問除了上課,這三年的大學生涯該做些什麼?又或者,大學生是什麼?

  對於大學生涯該做什麼這個問題,坊間早已提供一些「標準答案」:不外乎是「大學五件事」、「砌好CV」等較個人的方向;但大學生的身份是否就只等於「讀書+玩樂+準職場訓練學員」?可是除了這些「標準答案」,還有其他可能性嗎?

   大學生身份本身就是一種「優勢」──受著高等教育學習進階知識、擁有學位資助、相對一般打工仔有更多自由自主時間、無需交稅等……這些「優勢」不是理所當然自有永有的,那是由受基層(即支撐社會發展之根本,為社會提供最大勞動力卻又承受著資源分配不公的一群)的勞動成果供養著。成為大學生本身,我們已經意味著踏著很多制度上的「弱者」而「上位」──包括基層。然而,當我們享受著社會上大量社會資源時,有沒有想過這些以血汗供養著我們的基層?又或者,有沒有嘗試去了解過為何現存制度會產生資源分配不公這個現象?

   嚴苛的工作環境(長工時少休息)、不公平的待遇(低保障低薪的勞工外判合約)、大財團的欺壓(領匯對小租戶的迫遷)、政府小修小補似有還無的幫助(給交通津貼,卻縱容利潤甚豐的公共交通不斷加價,不偏幫大財團已偷笑了!)等等,這些基層常常面對的狀況並非理所當然的。這些問題不是一句『係咁嫁la』 可以解釋,當中反映的是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公。因此,我們擁有的「優勢」,不應只為了用於上段較個人的方向,更應用來幫助身受不公的人,以至檢視整個現存社會制度。若我們取下來自基層的資源,卻只顧自己,無視他們受剝削, 那,我們豈不是剝削的共犯?──奪取他們的勞果成果卻又從未想過他們的處境。

   「嘩,一成為大學生就有咁大責任?」/「做共犯咪做共犯囉~」/「都唔關我事啦!」。或者你試想畢業後投身社會的工作情況,可能是這樣子的:背負著十多萬的GRANT/LOAN,打一份可能人工只有一萬多些少少(或更少)的工、超長工時、無補水OT、「今年不知明年事」的合約工作……生活漸漸只剩下工作及生存。這不正與基層面對的境況──工時長、合約制等大同小異嗎?在現有資本主義制度下,大學生與基層面對同樣問題,包括面對勞工權益欠奉及勞資不平等問題,我們可謂「命運共同體」。而生活在同一制度下的我們──基層及大學生──無一能逃過被剝削的命運;而只有一同反抗制度的不公,我們才能共同走出困境──幫助基層其實同時幫助自己。

   雖常說關心及幫助,但是否只偶然像到街上賣賣旗、做做義工等的那種「關心」?就只是止於一種同情心? 我們能否做長遠的工作,而非走馬看花的參與?若果如上述所言,基層與大學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我們就知關心基層不應只出於同情心 ,我們可以做得更多。正如中大學生報某年迎新特刊所說:「我們認為大學生不應只站在一個施捨的角度『關心』基層,因為他們之所以成為基層的原因背後有很多原因,例如社會階級的作用、新自由主義下對他們的不公義等等。我們關注基層是因為我們認為這個社會不公義,而不是單單認為他們很可憐。」 因此,我們的關心及幫助,不應只因好奇是消費式的,而是要透過持續的探訪落區了解基層,了解他們的想法及難處,了解那些不公背後的原因,並嘗試改變這些社會結構性不公。

  「嘩,改變社會不公,有冇可能呀……」

  然而,如果甚麼都不做,當然不可能;只要你肯嘗試,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你肯嘗試踏出第一步。也許我們不可能一時三刻革命式般改變整個不公義的制度,但我們能由身邊開始做起,進而漸漸改變社會—–從身旁所觸及的不公義起「革命」。

   如何從身邊做起呢?譬如,在年初,善衡書院工人被拖欠薪金兩至三個多月,他們於是堵路,希望得到校方幫助取回薪金過年,取回其薪金好讓他們能有錢過年。當時有些同學(也包括基關組成員)得悉事件後,馬上到場趕到該地聲援工友,並共同與校方洽商,最終外判商答應支付工人八成薪金。經過此事後,基關組成員認為校方並不重視外判工人在校內的情況;因此,我們認為作為肩負起社會責任的大學生,尤其當這些不公義的事發生在與自己密不可分的 校園內,就必須要關注校內外判工人情況及並向校方反映以作出改善。於是,我們自發地為此進行校內調查,而調查後發現有些工人仍受到不公平待遇。我們於是聯同中大學生會透過傳媒向校方施壓,結果令校方答應完改善校內外判工程的監察制度及改善工人校內工作環境。從此事中我們可以看到可知,要改變並非不可能;但假如你對身旁發生的事都不聞不問,又如何改變社會、消除不公呢?

  手執著這份特刊的你,還在等甚麼?快加入基關組吧,讓我們一同朝著更公平的改變社會的方向進發吧!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基層‧大學生

  1. Ryan says:

    很老實說,我不覺得我們大學生有一種原罪,也不覺得我們是「剝削著」基層上位的人渣。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大學生,社會獎賞勤勞用功和學習能力較強的學生而資助他們。透過公平競爭而取得社會資源,這恐怕絕非「剝削」。

    大學生不是由「基層」供養的,是由「納稅人」供養的。社會上真正的「剝削」,不是馬克思主義一套只強調體力勞動的虛幻的「剩餘價值」,而是放在大家面前的「稅金」。讓政府從你的錢包中偷走你辛勤的果實,分給「整個社會」,這就是真正剝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