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教育的一些反思

A19 Sing Tao Daily 鄭宇碩
2011-09-01

由八大院校教職員組成的一個關注組,批評現時教資會集中諮詢八大院校校長,而過往代表十二個大學工會的高教聯曾多次約見教資會,均不得要領。上述批評反映大學科層官僚化的趨勢,教職員感到意見不受尊重、缺乏表達的渠道,而校長儼然成大學企業化後的CEO。

理想的大學應該是一個群體,這個群體有它的傳統精神和清晰理念,而這個群體對前者有強烈的共識。這樣大學的發展就比較能夠避免短視。現時探詢一下本港大學生對所屬大學傳統精神的了解,相信難有滿意的答案;除少數的學運分子外,同學們談不上對社會和國家民族的承擔。

各大學校長在教資會的競爭機制下,以大學的國際排名為主要指標。在這單一指標的考慮下,凡屬對提升國際排名有利的,大學當局自會大力支持。大學的目標既然簡單明確,對教員的誘因和評核自然依目標辦事。教員明白最重要還是在頂尖國際學術期刊發表論文,其餘均屬次要。

大學的目標簡單化後,管理層的權力自然較為集中,校內諮詢工作也趨於簡略。在教職員眼中,大學企業化,校長成為CEO,管理層的薪酬近十年大幅提升,與一般教職員的差距拉大。教職員與管理層的關係逐漸變成下級與上級的關係,再也不是同僚的關係。

由於大學的發展漸趨飽和,年輕學人在大學尋找工作的機會欠佳。大學為求打響知名度,重點網羅國際知名學者任教。這樣的資源配置,對本土年輕學人不利;本港政府亦無培育本土年輕學人的政策。

教師為評價討好學生

更有甚者,年輕學者尚要取得終身聘約和升職,對他們的要求愈來愈高,因為他們的議價能力低。從他們的觀點而言,這些要求比已「上岸」的資深同事還要高,他們認為不合理;相對而言,他們的升遷機會比前輩同事差。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多數埋首研究,其他的事情包括教學成為次要。為求取得學生較好的評價,通常的策略是討好學生:功課少,分數高,考試範圍縮小及清楚界定。這樣學生自然沒有甚麼怨言。多數教授對學生也避免嚴厲的批評。

雖然本港大專院校國際排名高企,但學風則不敢恭維。尖子學生依然表現理想,但一般同學因為差不多一定合格、升級、畢業,學習不認真的比例相當高。上課出席率低、遲到等問題成為通病,閱讀量也嚴重偏低,肯定不是國際一流大學的水平。教資會成員以商界領袖為主,他們對本港大專院校情況是否熟悉,能否抽出足夠時間去履行職務均屬疑問。為求中立,教資會倚賴外國的有名學者和專家,但他們對香港的發展要求、民意以至學生的情況所知有限。難怪一般大專院校的教職員對教資會缺乏好評。

鄭宇碩
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