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悲哀

明報 | 觀點 | 筆陣 | By 馮榮錦 2011-09-15

9 月6 日徐國琦教授於本報發表〈港大的悲哀與危機〉一文,本人希望在此談談香港的大學之悲哀。

教資會的無為、無知與無能

梁錦松、鄭維健、林李翹如、查史美倫、鄭維新,一個個商界精英,每一位都深受政府器重,委任多個公職,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簡稱教資會)主席,過往的,現在的和將來的。他們長袖善舞、運籌帷幄、決戰千里,一個決定動輒以千百萬元計,他們犧牲個人時間,兼任教資會主席一職,值得肯定,但他們懂大學教育嗎?你們看過大學教育理念之書籍嗎?例如前中大校長金耀基所著的《大學之理念》。你們有資格掌管教資局嗎?本人認為你們不懂大學教育,所知也不多,而當中卻有不少是錯誤觀點。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德格物,你們懂得多少?

教資會內設秘書處,共有60 多名員工,大部分為公務員,其秘書長是一位政務主任,技術官僚。秘書處在政策及行政上協助教資會,就香港高等教育的發展及撥款事宜上向政府提供意見。但他們懂大學教育嗎?本人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另外,教資會除主席外,還有24 位委員,包括9 位海外委員,粒粒巨星,位位大忙人,而他們也是兼任的。真有興趣知道他們每位的會議出席率是多少!

教資會採取「無為」而治,他們最「厲害」的一種招數名為回撥機制,而這種方法亦廣泛應用於各大學校長、甚至院長之間,以「公平」地分配資料。近來其中一個例子是:教資會要大學回撥6%學額(嶺大是4%),然後叫各大學提交建議申請(當然大學會叫學院,學院會叫部門提交建議,是為「無為」而治),競爭被扣起來的學額。教資會說該機制能「逐步淘汰不合時宜的課程」——是以浸大將於2012 年取消物理系——荒謬!

校長的素質

校長是大學的掌舵人,大學理念的守護者、構造者和執行者。非常失望地,現今各大學校長沒怎麼一個合乎標準。相反,我們見到的是:有大學校長壓制言論和學術自由,導致倉皇下台;有大學校長學校支出嚴重超支,懷疑利益輸送,損害納稅人利益,裝神扮佛,戀棧權位;有大學校長與學生通宵看足球、一起Rap 歌,攬頭攬髻,難道這就是校長應做的事?這就代表好校長?有學院院長連講座教授也不是亦可以被委任為院長,明顯經驗、水平、視野嚴重不足,無問題,原因——自己人;有大學校長剛上任便打算辭退所有導師,盲目追求大學排名,弄得全校怨聲載道;有大學校長橫蠻無理,壓制學生活動,一任之後便落荒而逃……痛心的是,本人母校香港大學之校長亦變成「生意人」,求財去也,哀之哉!環顧現今大學校長,大多面目模糊,大眾連他們的名字也不知道。

現今各大學校長,除了嶺大校長(以博雅教育為目標)以外,都是理科出身,看不到有多少人文素質。各大學的副校長,也絕大部分是理科出身。這些校長強調「理性」和統計數據,對「不理性」的人文學科不認識和不了解,他們重理輕文(人文學科),看重指標、排名,急功近利,大大影響廣大學生和教職員的發展。本人慶幸於「不理性」的社會科學學院畢業。

在我心目中,值得令人尊敬的校長只有高錕先生和兩三位校長而已。

現今大學是沒有靈魂的地方。

大學迷失了。

偏重科研看輕教學

絕大部分讀者都不知道,教資會撥款用於教學與研究的比例是多少,答案是75%和25%。是,是75%教學,25%研究,是三與一之比,不是一與三之比,不知各大校長有否忘記這些數字?不過,在此我肯定的告訴你,非常多的教授用於研究的時間(遠)多於教學。為何會是這樣?原因之一是各大學的升遷制度主要是看研究表現,教學表現聊備一格,充撐場面而已。

為何會有這種現象出現,原因之一是publish orperish(可翻譯為「不成功,便成仁」)。原因之二是研究表現容易量度,數數量,數「質量」(影響因子,被引用率等數字)便可。而最主要原因相信是,大學高層高度重視研究,因研究表現對大學排名有莫大影響,至於教學表現,似有若無。

「重研究、輕教學」,是從哪時開始的呢?答案是從科大建校開始。科大一開始便採用美式學制,大量聘請美國大學博士畢業生、美國大學教授(很多是兼任的或在美國停職留薪到港工作),行美式publish or perish 制,令大學迅速爬升。之後,各大校長如獲至寶,紛相仿傚,導致「重研究、輕教學」的苦果出現。遺憾的是,當時香港大學亦積極參與這遊戲。堂堂一間香港大學( 當年只有三所大學),百年基業,應該有更崇高的願景。

盲目追求大學排名

回歸以來,首任教資會主席是梁錦松,一個非常成功的商界人士。他「辦教育」的方法非常簡單,就是照搬商界的一套用於大學教育上,和他以前任教統會主席時用於中小學教育的方法如出一轍。他採用「負責任」(accountable)制,衡功量值,顧客(學生、家長)至上,大大改變了大(中、小)學生態,令致不少教師慘淪為企街。

大學校長遵從「負責任」(accountable)制和希望提高認受性(accountability),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大學排名提高。郭位上任時說會爭取把城大世界排名進入一百位內;徐立之校長說會帶領香港大學,世界排名在25 位內,港大更於2007 年排名18,比史丹福大學還要高,我當時感覺不是可喜,而是可笑,現在回想起來,更覺可悲。超英超美,學術「大躍進」。

不知各大校長是否知道, 「重教學」一樣可以排名很高的,Dartmouth College 美國大學排名第9 位,Emory University 排20 位,她們都是非常有名的博雅教育之大學。

大學排名,是虛也是實,絕不容易拿捏得準。可惜,各大校長多採取蠢方法,牢牢抓緊,大大扼殺了創作空間、言論自由。當然,校董會主席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一些主席好高騖遠,對大學的發展帶來不少負面的影響。

盲目追求大學排名,捨本逐末。

結語

明德格物、博文約禮——大學、中庸、論語、孟子,統統早已不合時宜了。

連教育也可成為產業,究竟教資會、大學出了什麼問題?這個政府出了什麼問題?

哀哉我校,哀哉我城。

徐校長,你背負港大中大名,請考慮歸去。

百載聲譽,珍之重之。

最後,願母校香港大學成為自由的重鎮、學術的寶殿。

附:本人8 月20 至27 日到愛爾蘭參與學術會議,不清楚818 事件詳情,其間,糊里糊塗地簽了一份名為「兼容並包,共創未來,無懼風浪,開拓新天」的聲明, 刊於《明報》、《信報》和《經濟日報》。現本人正式宣布退出該聲明,並向有關人等致歉。

馮榮錦

香港大學統計及精算學系講座教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