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組仔女們的信

(編按:以下是一名中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在Facebook寫給組仔組女的信,徵得其本人同意,特在此轉載)

Tiffany Wong 寫於 2011年10月1日 2:08

組仔女們:

開學一個月了,你們直到目前為止覺得LAW這一科如何呢? 是否在為BOKHARY的FINAL ESSAY埋頭苦幹?

包致金法官(Mr. Justice Bokhary PJ)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過往處理過不少為人熟悉的重大案件,如99年吳嘉玲案,以至今年的剛果案(他是持少數意見,並認為不用尋求人大釋法)。若我沒有記錯的話,他那篇演講詞其中一段是提及constitutional review及其如何保障個人權利等;另亦提及rule of law,並指出從事法律界的人有責任維持這普通法傳統。

剛巧,這星期,有三宗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的案件我很想和你們分享。它們分別來自高等法院原訴庭(CFI)、上訴庭(CA)及終審法院(CFA)。這三宗都和我們有密切關係呢。

昨天,外傭居港權案有了判決,高等法院裁定,限制外傭申請居留權的規定,是違反基本法,認為外傭有資格申請永久居民身份。不知你們對這判決感覺如何? 我還未看完整份判詞,但從頭幾段看,有一點令我覺得特別的地方。你們看TORT/CONTRACT的cases都會知道,頭幾段通常都是陳述事實(facts)。但這篇判詞頭幾段反而是一些principles of the legal system。法官林文瀚直認,有關居港權的案件總引起社會關注,因為少不免為社會、經濟、政治帶來影響(para. 2);並重覆強調公眾輿論不能影響法庭的判案能力,法庭必須集中處理案中的legal merits(para.3)。雖然林官之後指出自己不是因為受到壓力而說以上的話,但他亦重申公眾需明白法庭的工作–處理每宗案件的legal merits。

社會對這案件議論紛紛,你們又怎樣看呢? 會否支持政府上訴、或支持政府提請人大釋法?

另一宗是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的案件,上訴庭判政府上訴得直。事後,朱婆婆(呈請人)接受訪問時的言談,令人質疑她是否被利用。而公民黨亦因這案件而被抺黑,建制派指他們支持這宗司法覆核案件(呈請人的代表律師為公民黨黨員)是為了政治目的、阻礙工程進展、令政府需付更高的建築造價。

以上兩宗案件,都有批評聲音反對支持提請司法覆核的人。不難見到當中原因是:兩宗都與納稅人的錢有關。很多時候,那些本來支持司法獨立、支持法治的人,當遇上自己的「利益」可能受損時,都會選擇背棄這立場,如支持行政機關提請司法覆核。當我們都反對歧視、對人權珍而重之時,又有可能像民主黨般,支持違反尊重人權理念的做法。組仔女們,你們又是怎樣看呢? 尊重法治和人權,有時候會為社會帶來成本。你們對此有何看法?

“It is essential to the survival of the rule of law in general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in particular that when the Court decides whether or not to seek an interpretation under art 158(3)” – Mr. Justice Bokhary PJ in the Congo Case

“Unlike the political process, the judicial process is not subject to any lobbying. It is important that judges are able to perform their judicial function independently, impartially and fearlessly.” – Mr. Hon Lam J in Vallejos Evangeline B. Case

最後,是一宗中文大學語言條例的司法覆核案件。事綠2007年,中文大學在其「雙語政策委員會報告書」中提出中英雙語是中大一貫的教學語文政策,而非以中文為主要授課語言。當時一位學生提出司法覆核,認為這決定與《香港中文大學條例》的弁言(preamble)(「中文為主要授課語言」)相違。本週三,上訴被徹回。當時五位法官都不斷用法律理據質詢呈請人的代表律師,指出「授課語言為中文」只在弁言中出現,在該法例的其他章節完全沒有再就教學語言作闡釋。(可參考基本法,基本法的preamble有提及one country two systems,在art.1及art.5都有作闡釋)。 表面上,法律依據並不強。法庭亦很少理解政策背後所反映的理念、歷史、是否有助文化傳承等。中大在法庭勝了一仗,但在學術傳承上又是否如此,實在值得商榷。

你們在YEAR 1所學的法律知識,很多時是教我們如何在這個制度下玩這個遊戲。學懂這些規則、並應用在日常生活上是十分重要的。不過更重要是,反問這些規則的依據,及質問這些規則是否合理。如Bokhary在他的演講詞寫:”The lawyer’s role is necessarily an evolving one since constant evolution is in the law’s nature.” 我覺得作為讀法律的學生,除了單方面學習之外,還應時刻記住,現在所學的RULE/LAWS不是自有永有的、不能被改變的。我們可勇於就某議題提出意見和建議。

我自問法律水平實在有限,你們在學習上遇到困難,記得找你們爸爸媽媽啦!

Have a nice holiday!

Tiffany Wo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