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大職員死因研訊 檢討大學處理性騷擾機制

莊耀洸律師
香港教育學院專任導師
教協會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中大防止性騷擾政策堪稱八大學最佳,據筆者受新婦女協進會所託,自2009年起,每年按64個項目的檢視清單比較八大政策,發現中大達標最多,但仍出現黃燕雲自殺案,可見政策仍有缺失,尤其要加強政策的貫徹執行。

問題的另一關鍵是校方強調尊重死者不願投訴的意願,大學想不到更好做法。其實高層想不到做什麼,可找專家查詢,首任平機會主席張妙清正是中大教授。筆者認為應先了解黃燕雲不願投訴的原因,然後對症下藥。

證據足夠與否 應諮詢法律意見

黃燕媚作供時引述胞妹黃燕雲好友陳玉兒說,黃燕雲向馬麗莊披露性騷擾後,表示事發在戲院,屬公眾地方,黃沒有離開或求助,,亦無明確反抗,似表示證據不足。筆者認為即使事實如此,黃燕雲也可以投訴。事發在校園外或工作時間以外,同樣屬違法性騷擾,很多案件的性騷擾受害人,被冒犯時沒即時反抗,是典型反應,亦不表示不可事後追究,說到底,是否證據不足,應諮詢法律意見,但中大就此沒作法律諮詢,弄到有人自殺,才花錢請律師出席死因庭,豈不花費更多資源?

黃燕雲除擔心證據不足外,還擔心被指控的梁少光亦是高層,認為校方必偏袒梁,故不願投訴。黃擔任中大性騷擾委員會秘書多年,也對機制的獨立性投不信任票,中大更應向黃保證,投訴必會獨立公正處理,且中大有防止逼害的條文,受害人不會因投訴而遭報復。

遇刑事應報警

既然校方認為她缺乏勇氣,那麼校方應為她充權,鼓勵她將事實說出來,若性騷擾指控同時涉及刑事,校方理應報警,中大可在性騷擾政策中列明,遇刑事應報警。

倘若黃不肯正式投訴,還應向她表示有非正式投訴程序,藉調解有機會解開心結。中大認為黃對性騷擾機制較高層熟悉,毋須解釋那麼多。事實上,對每名求助人應有基本說明,所謂能醫不自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心亂如麻,難以理性分析,應為她作基本解說,甚至為黃分析不同選擇方案及箇中利弊,忽略基本步驟往往錯失及早解決問題良機,黃抑壓的心結無法紓緩,很快便患上抑鬱症,相信已喪失應否投訴的理性分析能力。

學校應有主動調查權

校方有積極責任消除性騷擾,不應過於被動,以沒有收到正式投訴而裹足不前,更何況中大高層相信黃所言非虛。城大校長有主動調查權,而部門主管得悉性騷擾事件,亦有責任轉介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其他大學可參考城大作改善。

設想在中小學,若受害人未成年,學校可以藉辭沒投訴而不調查嗎?又如受害人有精神病,校方可單憑受害人不投訴而放棄調查嗎?《性別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19.2段提到,員工通常不願向僱主投訴性騷擾。即如學生很少會投訴被欺凌,但學校同樣有積極責任保障學生的安全。

中大前副校長楊綱凱又指眼見秘書處的其他女職員均沒有不妥,故沒有調查是否有其他受害者,很多時上司不易察覺性騷擾,其實校方可針對個別部門,以不洩露個案的情況下,調查辦公室有沒有性騷擾跡象,以便跟進。

事發後3年,肇事雙方辦公室只是一門之隔,黃又在大庭廣眾下被新校長秘書林恬在喝罵,而列明抑鬱症的病假紙,正可能是交給林,可惜死因庭無傳召林,難以判斷是否有辦公室欺凌,如有,是否跟死因有關。中大應全面調查,並研究當校方知道員工有抑鬱症,應採取什麼保護措施,因中大無獨立的政策協助抑鬱症的員工。

中大有無疏忽?

當中大保健處醫生感到黃輕生的想法很實在,為何不採取積極保護措施?該醫生只是安排護士陪黃到聯合醫院覆診的措施是否足夠?他和中大會否構成疏忽?日後中大遇到明顯有自殺傾向的師生應如何處理?病者表示自殺或會嚴重傷人,醫生或輔導員便不需嚴格遵守保密原則,以拯救生命。但醫生應通報校長還是其他人?校方應對此研究改善方法。
政策需切實執行 足夠培訓是關鍵
在2000年一宗案件, 一名男下屬告女洋上司性騷擾,她的公司(IBM (HK) Ltd)同時成為被告,結果法庭裁定性騷擾不成立,即使成立,IBM亦毋須負上法律責任,因為IBM有防止性騷擾政策,甚至要求員工入職前簽署以示閱畢並明白政策始上班。法官在判案書指出,僱主應在性騷擾發生前已採取步驟指示僱員,性騷擾乃違法及不可接受,而不應只是事發後才補救。正因如此,設立防止性騷擾或全面的平等機會政策,便成為僱主免責辯護的基本步驟。但外國案例同時指出,即使有政策,但無切實執行,僱主同樣需要為僱員的性騷擾行為負上法律責任。

校外性騷擾 學校或有責任

英國的案例指出,「下班後舉行的社交活動或有組織的宴會,縱然在工作地方以外或正常工作時間以外進行,在有關案情中仍屬受僱用中的活動」(《種族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4.21段)。換言之,下班後的卡拉OK或飯局,以至學校旅行,教職員性騷擾他人,僱主也可能負法律責任。

總結而言,大學應有主動調查權,並加強防範性騷擾培訓,尤其針對大學高層和處理性騷擾的大學成員,並設全面的反歧視政策,包括精神健康政策,跟進求助人及投訴雙方在不同階段的精神狀態。當受害人遇疑難,可向婦女團體和工會求助,工會有權要求召開死因研訊,甚至在死因庭上發言,協助尋求真相。

Published on 25 June 2012 教協報 大專版

http://www.hkptu.org/mainindex.php?content=bulletin/2012/bulletin-1206.htm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