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孫國棟老師

悼孫國棟老師

C06 | 副刊專欄 | 南馳志 | By 雷競璇 | 2013-07-04

孫國棟老師六月二十六日逝世,享年九十一。

我讀中學時學校用的中史教科書是孫師編寫的,所以很早就認識他的名字。一九七〇年夏天我報考中文大學,歷史科考得不錯,於是報讀新亞歷史系,面試時見的正是孫師,他當時擔任系主任。面試過程很順利,我還記得談論了國際形勢包括當時如火如荼的越戰,我自小有閱報的習慣,談起這些事情來好像頭頭是道,結果得到取錄。

四年大學,我只上過孫師一門課,大一的「中國通史」,這是新亞的必修課。修讀這門課對我來說,相當沒趣,因為中學階段已經將中史從頭到尾讀了兩遍,現在再讀,大同小異,難免有牴觸情緒。孫師廣東人,上課講國語,帶口音,聽來容易。當時新亞的老師多北方人,像孫師這樣和學生同聲同氣的很少,分外親切。中國通史我其實不常到課堂,現在找出成績單來看看,竟然上下學期都考得甲減等。

新亞歷史系七十年代時大學者雲集,孫師年輕,著述不多,在芸芸老師中有如小夥子。由於擔任系主任,我們學生和他的接觸比較多,他平易近人,無城府,很關心學生。不過,由於年輕加上職責在身,校方有時將一些苦差交他辦。當時學生一腔熱血搞保釣,校方覺得要有點回應,找了孫師在月會上發言,礙於當時的社會氣氛和港英法例,他不可能鼓動我們上街示威,說了些冷靜分析沉着應對之類的話,我們在台下聽得不是味道,鼓噪起來。

我大學時不甚用功,常帶頭鬧事。孫師晚年回港定居後,就一再提起當年一件令他頭痛的事。時為一九七三年,保釣結束,學生另找議題發洩精力,結果以宿舍不足為理由,向校方發難,某夜集會後群情洶湧,要操上位於校園對面山崗上的校長住所,向李卓敏校長質詢。當時余英時擔任新亞院長,他聞得學生摸黑浩浩蕩蕩衝往找校長,恐生意外,打電話給孫師,說領頭的是歷史系一個姓雷的學生,請孫師前去觀察,見機行事。二十多年後說起這事,孫師語氣平和,不過我知道他心裏還是認為我當時做得不對。

可惜我好事的性格改不掉,劉遵義當校長時,敗壞中大以中文授課的傳統,我積極反對。這一回孫師稱讚我做得對,鼓勵我說:要發聲,不應沉默。

孫師的研究集中唐宋史,我沒有怎樣讀過,但他評柏陽的著作和他的《我的抗日從軍行》寫得非常好,謹向讀者諸君推薦。

雷競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