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化:大學的洋務運動?
—杜耀明—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載於《經濟日報》11月9日,現徵得作者同意,在本網頁轉載。杜耀明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談起國際化,大學高層總是興緻勃勃的。有一趟,一位高層人士在會上推介大學的國際化計劃,如數家珍,有交換生計劃、英語教學、在境外辦學、舉辦國際學術會議等等。但當台下有同事追問:何謂國際化?目的何在?卻換來良久的靜默。

近數年來,本地各所大學不斷提高競爭意識,更善於運用各方面的國際排名數據,去標榜自己的優越地位。全球大學排名榜、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排名榜、以至國際刊物的出版次數,都引用來大肆宣傳自己大學的強勢。不說不知,本港某大學商學院的教研人員在某幾份國際刊物的出版數目名列前茅,比哈佛大學還多。當然,也是不說不知,其中一份刊物的徵引率(impact factor-即該刊所載論文被引用的比率)是零,難怪有部分教研人員對此不感興趣。

另一趟,一位教授提出教學語言應考慮課程的文化特質,不能一概而論,但某高層人士即以博物館為例,指英文教學就如博物館展品的英語說明,可讓外國遊客看個明白,因此,有總比沒有好吧。

其實大學中人,有誰反對與外地有更多學術交往,又有誰反對在國際學術刊物發表文章,或者使用英語教學?問題是,不反對甚至喜愛這些做法,可以有各自的原因,但大學當局資源在手,如何調撥,從而引領大學同寅付出努力,走向某個方面,實屬政策問題,當局必須觀念清晰,論證縝密,不能志大才疏,有目標而欠方法,亦不能見樹不見林,有細微的事功任務,而欠缺意念清明的理想和目標。

記得每次到國外交流,除了一方面盡量深入了解當地的新聞業,也無可避免要向外地友人介紹本港的新聞業,特別是新聞自由的境況。推而廣之,交流亦可以廣及學科知識和社會情況。從這個意義看,國際化正是一個雙向的溝通過程,一方面把你對本土或學科的認識讓國外人士了解、切磋,同時亦從他人身上討教,加深對外地以至學科的理解。可見,這種雙向交流,不僅僅要有共用的語文,更需要深切認識自己的社會,讓別人了解清楚,同時也需要掌握外地的基本情況,再通過交流去加深認識。

加深互相了解,顯然是大學國際化的基本要求。儘管英語是與外地溝通的媒體,但聽聽英文授課是否就能提高英語水平,實頗難評說,而即使能夠,學生若對自己所在社會認識膚淺,對修習的學科不感興趣,對外地事物毫不好奇,英語再好,也不見得有什麼可以交流、認識和了解。如此,交換生計劃即使加倍,或可吸引更多人報讀,但若說這樣就促進了不同地方的互相認識和了解,若非浮誇,也未免浪漫得可以。

從大學高層看來,大學老師也許只是知識導遊,用英語講課,讓外賓賓至如歸,讓本地生熟習英語,於願足矣,更可以列出數據顯示成就,但若說高遠理想,真不知從何說起。當然,國際化的含意,每人有不同的領會,但大學作為知識群體,應先作系統的諮詢、深入的探討,再作民主的決定,從而確立大家對國際化的共識,訂下綱領,羅列細目,全力推行。

否則的話,更多的國際化不外是更多到外地觀光的機會,更多接觸外地學生,更多使用英語而已,至於大家對中東危機有多少認識、對氣候變化有多少關注、對自己國家有何看法、對本地社會有多少參與,始終不在討論之列。若說當年的洋務運動是捨本逐末,眼下某些大學國際化的舉動,豈非更有過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國際化:大學的洋務運動?
—杜耀明—

  1. 游鱼 says:

    作者观点不能苟同。

    作者大概是文科生, 不知理科生的难处。对外交流/研究/查阅论文等都以英语为主, 中文类资料不但少, 且落后十年以上。如果平时以中文授课, 到了需要的时候看不懂,听不懂, 你叫理工科学生如何追上水平? 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另外, 洋务运动的失败, 不是洋务运动错了, 而是洋务运动本身不彻底。比之日本的明治维新, 人家成功了, 作者有何感想? 我朝现在的新洋务运动方向也对, 只是又犯了一百多年前一样的错误。

    (本人是正宗香港人,也是正宗中大人。因常身在国内, 习惯讲国语,用简体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