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高等教育大躍進
劉耀章

提到2012年,香港人最易聯想到普選;從目前所見,屆時是否有普選,難以估計,但在2012年肯定會出現的一件大事,是香港高等教育的「大躍進」。          從今年9月起,香港開始推行「三三四」學制,今年進入中學的學生,會修讀三年初中、三年高中,之後能夠考入大學的,會攻讀四年。到了2012年時,第一批讀完高中三年的學生投考大學,但在同年,七年中學舊制的最後一批學生也投考大學,換言之,同時有兩批學生﹙高中畢業和預科畢業﹚入讀大學,令入學人數大增,中大提出建立新書院,便是以此為背景。 

救救小橋流水,推倒恥辱之牆
阿靄

﹙網頁編者按:中大校園的「保樹立人」事件近日又有新發展,茲轉載文章如下,原文見於「獨文媒體」網站,另大學協理副校長許敬文亦有所回應,其文已廣為傳發,可在中大校方網頁上找到,故此不再在此轉載。﹚ 這兩個月,我們正在為池旁路奔波之際, CDO﹙大學校園發展處﹚靜稍稍地於神學院和小橋流水一帶進行斜坡工程, 最初只是小規模的打泥釘, 大家都不以為然, 怎料, 當同學正在考試, 校友忙著準備校友評議會會議, 老師正在忙於改試卷之時, 小溪旁竟然蓋了一堵一堵兩米的高牆! 風風火火–三個月的保樹立人行動回顧

我們對中大校友評議會的期望
中大校友關注組

一直以來,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下稱「評議會」﹚給人的印象是空有評議之名而無評議之實,它與校方關係密切,對校方推出的政策,不評不議,只有不遺餘力的支持和推動,令人覺得評議會只不過是校方的附庸,忘記了自己原來的角色和責任。 天下無事的太平盛世,這種扭曲的情況還不會引起什麼注意,但在多事之秋,評議會的言行便份外令人側目。 約一年前,評議會開會討論中大推行國際化、提倡英文教學時,便曾發生學生會幹事及學生被拒於門外的不愉快事件,老大哥斥責師弟之餘,竟送上一句:I will use all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我會用盡我的力量不聘請你!);另一位師兄則以僱員强行參加董事會要求加薪作比喻,由此可見,評議會為了貫徹對母校的一片「忠誠」,可以不問情由地抗拒不同意見。

中大學生會就建立新書院問題的公開信

﹙網頁編者按:中大學生會在6月6日就建立新書院的問題向同學、教職員、校友及校董發出一封公開信,題為《中大牽起惡性競爭、學界進入黑暗年代──對中大校長﹙兼個別校董﹚的批評》,茲將全文轉載如下。﹚ 各位同學、校友、教職員及校董︰ 對於劉校長以中環價值治校,扼殺人文精神,為發展而發展,妄建兩所新書院;又大耍公關伎倆,發動輿論攻勢,取代理性思辯,放棄教育工作者以身作則的基本情操,我們感到非常痛心和遺憾。 中大籌建新書院,並非個別院校的事,我們相信,它標誌著香港高等教育界進入一個惡性競爭的黑暗年代。而劉遵義校長,作為本地龍頭大學的大旗手,在催生新書院過程中的拙劣表現,以及牽連甚廣的負面影響,都值得關心下一代的市民深思,是故,我們特撰此文,冀能引起更多的關注和討論。

對中文大學籌建兩所新書院的聲明
—中文大學校友關注大學發展小組—

中文大學在5月23日宣佈獲得兩筆捐款,將用於籌建兩所新書院,分別收取300名和600名本科學生,採全部住宿和共同用膳制度。此事已得到校董會通過,新書院將於2012年正式運作。兩所新書院分別命名「晨興書院」和「善衡書院」。 對於中大的決定,中文大學校友關注大學發展小組﹙「校友關注組」﹚雖然深表遺憾,但並不感到驚訝,因為近期的跡象已經清楚顯示,在籌建新書院問題上,中大校方一意孤行而且急不及待,不願聽取不同聲音。

大開眼界 – 讀辛翠時〈中大辦新書院〉一文有感
周錫輝

﹙網頁編者按:中大校友香樹輝以「辛翠時」的筆名,在5月20日和22日其《星島日報》專欄發表文章,表達對中大籌建新書院的見解。以下為另一校友周錫輝對香樹輝文章的回應。為了令讀者得見全貌,我們將香樹輝的文章附錄於後。﹚ 自4月底四十位中大校友在報章刊出聯署廣告,校友關注組和中大學生在5月中召開聯合記者會,中大新書院事件漸漸引起關注。許多中大人如夢初醒,原來中大的書院制到2012年有如此重大的改變,規模不一、待遇有別,我們還沒弄清楚,諮詢期已經過去,面對這種情況,要求中大管理層提供資料,讓中大師生、教職員,以至校友和社會人士參與討論,正是合情合理之舉,我看不到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愛樹的人都難免掉眼淚,兼發泄與許敬文副校長面談後的感受
朱凱迪

﹙網頁編者按:5月23日收到此文,發表時略有刪改。﹚ 愛樹這個事情嘛,多數像忘年戀。你知道樹的時候,通常他已經是一把年紀,喜歡摸他粗糙的樹幹紋多於新長的嫩葉。而在我們這個時代,能陪伴我們到老的,又有幾株?很佩服那個港大的詹志勇,每次記者訪問都是帶他到大屠殺的現場,他愈認識樹就要面對愈多大屠殺。而他還能維持着學者的木納,我真的會流下淚來。

中大決定成立兩間小型書院

中文大學於5月23日發出新聞稿,指出校董會於是日作出決定,接受外間捐款成立兩間小型書院。 第一筆款項港幣一億元由晨興基金﹙Morningside Foundation﹚及晨興教育基金﹙Morningside Education Foundation﹚共同捐出,用於籌建「晨興書院」,準備收取300名學生,均為全宿及共同用膳。晨興基金為本港富商陳樂宗、陳啟宗兄弟於1997年在美國成立的私人基會,晨興教育基金則由陳氏家族在2004年成立。陳樂宗現擔任中大校董。

中大學生會「反對偽國際化,要求民主咨詢」記者招待會報導

–民間記者:小西周日低溫,民間記者感冒未癒兼頭痛,本來不宜拿自己的身體到空氣指數高企的鬧市犯險,但中大學生會及捍衛中大理想小組就「反對偽國際化,要求民主咨詢」在位處旺角的基督徒學會舉行記者招待會,身為校友,還是到場力撐。消息是早一日才從他人處間接得知的,在記者會上看見同學們一臉倦容,便明白同學們要在課餘擠時間跟有強力官僚架構文宣機器全力支援的校方過招打輿論戰的艱辛,掛一漏萬,在所難免。 記者會二時開始,狹小的空間坐了約二十多人,在人數上台上的比台下多,其中包括捍衛中大理想小組的成員梁淑美及覃俊基、中大學生會幹事胡浩堂及副會長王紫芽、社工系學生蔡恆壹、哲學系學生戴遠雄、翻譯系學生伍幸儀、藝術系學生丘梓蕙、來自內地的政政系學生王向真、中大校友黄世澤等等;至於台下,除了身兼校友的民間記者外,則清一式的只有記者。閱讀全文…

校園發展監察聯盟就校方池旁路工程諮詢發表的最新聲明

如果沒有中大人的保樹運動,池旁路側的35棵大樹會被砍去,四周生態將遭嚴重破壞,對大學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為了拓寬道路而砍樹,是輕率而錯誤的決定,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的校園發展處,在反對聲中終於願意暫停工程,另行諮詢。聯盟當然歡迎重新諮詢,可惜的是,校園發展處的諮詢,只是在原方案以外追加四個方案,包括比原方案造成更大破壞的建議,試圖以一大堆工程術語來掩飾部門在行政決策過程中的過失,做法令人失望。 聯盟感謝許敬文協理副校長一個多月來數次與聯盟成員對話,極為耐心地聽取我們的意見。我們也一再表示,在池旁路爭議中,校園發展處毫無誠意,五個方案中充斥著不準確的資訊,有蓄意誤導之嫌。我們要求看到更多資料,例如工程顧問公司的斜坡評估報告、外判合約、教資會撥款申請書,之後再發表意見。但是,校方至今不肯交出相關資料,同時又將校園發展處提交的五個疑點重重的方案送交全校師生和校友。我們認為有必要就目前瞭解到的事實,提出以下幾點,以正視聽,並希望得到校方切實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