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的拆烽火台計劃來龍去脈

 朱凱迪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見於2008年11月20日之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590),特此轉載,9作者朱凱迪為中大校友,1999年畢業於逸夫書院英文系。 上星期六,與中文大學校友c同遊大埔墟,臨別前他說收到消息,中文大學校方打算擴建本部大學圖書館,圖書館對開的烽火台將要拆卸,移放別處,待工程完成後重組。 兩日後的星期一,《蘋果日報》率先披露了消息,同日劉遵義繼續弄出其癟三嘴臉說,今次圖書館的擴建上「做唔到公開諮詢」,如果諮詢的話,圖書館就「2016年都做唔到」,而這種事傳統上是不會公開諮詢。他又說,學生代表在圖書館小組會議上亦沒有表示異議。 這篇民間報道主要處理的,是按我有限的資訊,向各位說明拆烽火台事件的由來。至於烽火台的歷史、公共地標的意義和民主規劃程序等議題,相信陸續會有文章述及。 ●●● 劉遵義說關於樓宇拆建事宜「傳統上不會公開諮詢」,確是這樣,遠的不說,近的幻彩實驗樓、拆李達三建西部教學大樓、將各圖書館內部改頭換面都沒有公 開諮詢。中大員生到零六年初忍無可忍,紛紛響應中大學生會的護山城聯署和之後的保樹立人運動,敲響了民主規劃校園的鐘聲。同年年中,中大宣布乘大學學制三 改四之便增加本科生人數三千人,並計劃設立多間新書院,又向學生會幹事會透露將開展校園發展計劃,學生會代表要求加入即將成立的督導委員會,被拒絕,理由 是計劃涉及很多中大機密。

致劉校長的話:明月清風本無事
—談朱銘的《門》及其他

梁寶山 ﹙網頁編者按﹚本文原刊2008年11月21日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592),並於同日見於《明報》世紀版,特此轉載。作者梁寶山為中大校友,1996年藝術系畢業;2000研究院畢業,主修中國藝術史。 回覆友人問候,我道很好,就是盡量不去展覽、不寫藝評、不談藝術,生活就過得愜意。因為前衛易得,安靜難求。可惜的是就連好端端的舊作,在這城還是 無法立錐。我說的當然是香港中文大學校園裏,朱銘的《門》。何况在城市的喧鬧之間,到底是煞有介事的作品,還是無聲勝有聲的藝術才更前衛? 唯有借舊憶舊,在此與大家分享早前到台北金山鄉朱銘美術館的回憶。 半個素人藝術家 朱銘,原名朱川泰,1938 年還是日治時代,生於苗栗通宵。通宵是個臨海的小鎮、朱家家境清貧,朱川泰是家裏第十一個孩子,只能念到國小畢業。與藝術搭上緣分,是因為15 歲那年鎮上的慈惠宮翻新,便跟隨當地的雕刻師李金川學藝。只有國小程度的朱銘,可以說是半個素人藝術家,後來竟能在國立藝術學院教學,與同樣是木匠出身的 齊白石一樣傳奇。廟飾雖是民俗工藝,但要成為出色的工匠也殊不容易。除了雕工,李金川還着朱川泰學繪圖,為日後的藝術發展打好基礎。朱川泰20 歲出師自立門戶,在北部鄉鎮開設木雕工廠,本來一帆風順,惜1960 年代初不善經營而結業。正因為這個打擊,朱川泰才立志不做生意工藝人,而轉向更高層次的藝術探索。

拆毀「烽火台」中大「去根化」

吳志森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2008年11月26日《蘋果日報》A20頁〈探針〉專欄,作者吳志森為中大校友。 中文大學,公認有全港大專院校最美麗的校園,山明水秀,樹影婆娑。我是一九八二年的中大校友,畢業已超過四分一世紀,校園的一草一木,都為我保留了難以忘懷的回憶。周末假期,一家大小,回到母校,享受一頓晚飯,在校園閒逛,重踏昔日的足,在女兒面前想想當年。最近,回中大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不是因為太忙,而是因為中大的發展,中大的建築,中大的精神面貌,離開中大立校的初衷越來越遠,與我們這些舊校友越來越格格不入。為擴闊路面而隨便斬樹,要改建校園而把歷史悠久的建築拆毀,五顏六色不倫不類的高樓拔地而起,一些因為學生校友的激烈反對而暫緩,一些卻就連反應都來不及,無聲無息變了既成事實,校園面目全非。如果這些統統都無可挽回,也就算了,但為了擴建圖書館而拆「烽火台」,已經釀成風潮,在中大人之間引起強烈震撼,激烈迴響。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對如此荒謬的決定,我們再沒有沉默下去的理由。

烽火台仍在 理念豈無存

關昭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2008年11月19日《大公報》港聞版。 中文大學為配合學制「三改四」學生人數增加,需要擴建大學圖書館,位於圖書館對開的廣場需要被拆卸。廣場過去是學生集會場所,有「烽火台」之稱,其上還有台灣著名雕塑家朱銘的作品「門」。  部分校內學生,反對拆卸「烽火台」,校長劉遵義為此與學生對話,承諾圖書館擴建完成後會恢復「烽火台」原貌,一磚一瓦都會得到保留。  中大過去寬敞、寧靜的校園,經過多年不斷擴建,雖未至「面目全非」,多少也已大異其趣,校園內一些早期建築物,見證大學的發展與成長,是不少中大人的「集體回憶」。如當年大學宿位不足,學生會發起「爭宿位運動」,包圍校長李卓敏的寓所「漢園」,大學遂從駐港英軍處借來一些鐵桶式軍營,搭建在大學運動場內作為臨時宿舍。今天對兩人一室的住宿條件仍不滿意的大學生,不妨想想學長們大熱天時幾十人擠住一間鐵皮屋的日子。

救救烽火台

盧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見於2008年11月21日《蘋果日報》教育版。 若果中大校方真的一意孤行決定擴建圖書館及「移動」烽火台,我這個無權無勢又沒有多少錢的校友只好跟中大割席,杯葛它的一切活動,也不會再捐一分一毫予中大!這真是一個讓人非常氣憤的決定!我不算是學運的活躍份子,唸書的時候並不是國是學會、學生會或學生報的頭面人物。可我也在烽火台獃過很多小時,一邊吃西北風,一邊留心聽學生、老師、來訪的學人、校友慷慨發言,為校政問題爭論,為社會議題爭辯個不亦樂乎。

烽火台烽火連天
劉遵義急急救火

(網頁編者按)就中大是否拆建烽火台一事,副校長程伯中日前的公開信未能平息眾憤,劉遵義被迫在11月24日發出題為「烽火台必定保留 施工方案集思廣益」的公開信,內容有「擴建工程完竣後必將恢復舊觀」、「大學一定會把烽火台完好如初地保留給世世代代的中大人」等語,印證劉校長過往處事的紀錄,是否信得過,大家決定。以下為劉校長公開信全文。 各位校董、各位校友、各位同學、各位同事: 有關大學廣場因圖書館擴建而受影響一事,程伯中副校長在十一月二十日給大家的公開信中清楚表明,大學堅決保留烽火台。我謹重申大學的一貫立場:大學圖書館前的大學廣場不能有任何改動,烽火台是見證中大校史的重要地標,擴建工程完竣後必將恢復舊觀,並確保絲毫無變,寸土不失。  雖然大學廣場在施工期間需要封閉最長不逾一年,我仍然十分關注烽火台可能受到的影響。為此,我已指示程副校長及專責這項工程的建築委員會仔細研議所有可行的施工方案,包括考慮可否縮小工程範圍,儘量確保烽火台在施工期間免受影響。建築委員會現正就技術問題徵詢項目工程師的意見,評估各可行方案,並已著手安排與師生和校友見面,聽取各位中大人的看法。歡迎大家提出意見和建議,俾建築委員會能就工程定案。

中大學生會反對拆卸烽火台聲明

 馬上聯署 (已簽發支持人數共2360 人) 烽火台的意義一點也不少,這個地方不僅是一個讓學生留連談天、辦辯論比賽、遊客拍照留念的地方,她的可貴,更在於非物質的象徵性。學制四改三、六四,學生從中大乘車到集會現場,大學社會參與,都由這裡開始;高錕校長任港事顧問、金耀基校長殺系,以至近年的反23條,都在烽火台烙下了印記。這是中大最重要的標記,她培養了每代中大人。 所以烽火台對中大人來說是重要的。今日,校方卻以其黑箱作業的作風、不盡不實的說詞、和毫不顯出迫切性的理由,對我們的烽火台及其廣場動手,將其拆卸。我們對此感到憤怒,並強烈抗議。我們要求校方立即擱置拆卸烽火台的計劃。

就拆建烽火台事
校方有如此說法
信不信諸君決定

(網頁編者按)就是否拆建烽火台事,副校長程伯中在11月20日發出以下公開信,題目為「圖書館擴建迎四年制,烽火台保留不損半分」,其中提到「原址重置,回復舊觀」,中大近年處事,極之缺乏誠信,今次是否如是一例,諸君可自行判斷。 各位校董、校友、同學、同事: 近日有傳言指大學為擴建圖書館,將拆毀中大地標烽火台。我特撰此信向大家解釋,這種說法是完全沒有根據的。校長亦曾在不同場合一再表明,不能對圖書館前的大學廣場有任何改動,烽火台這個見證本校歷史的重要地標,在工程完成後必須原址重置,回復舊觀,一寸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