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末倒置的嶺大教學語言政策
—仁瑞—

網頁網者按:本文作者現任教於嶺南大學,此文應中大校友關注組的邀請而撰寫,基於不難明白的原因,作者選擇以假名發表。

一些事實

嶺南大學一直沒有明確的教學語言政策,以文學院課程而言,通常洋人以英語為授課語言,廣東人則多以廣東話為授課語言,非常自由。直至數年前,大學通過教學語言政策,除了中文系、翻譯系外,其他學系的科目均須以英語授課,如有特殊理由,則要經學術質素保証委員會(Academic Quality Assurance Committee)及大學評議會(Senate)核批。沒有通過核批程序的科目,如要改用其他語言作授課語言,則必須符合下列的準則,才可執行。即:(一)教師願意;(二)全班沒有一名學生反對。教員甚至被警告,不得在班上詢問「有誰不懂廣東話」一類問題,教員只需從學生名單的英文姓名猜度有否非廣東籍的學生,以保障該等學生不受同班同學的壓力或排擠。

有一些學科,僅僅由於班上有一名外籍交換生,逼得要以英語教學,結果換來全班的緘默,只有極少數英語較好的學生敢發問及討論;有了這些經驗的老師,寧願在課餘另撥時間替該名外籍學生個別講授,以避免拖垮整體的學習氣氛及影響討論的深度。

據說當年審議通過教學語言政策的評議會會議上,有與會者提出「中國文化導論」一科是否可獲准用母語教學,校長的回答是:不是所有有關「中國」的科目都自動豁免遵守英語教學的規定,而必須符合上述的準則,才可轉用母語。他還舉出貌似「合理」的理據:在英、美各大學的中國課程,都用英語教授!

所謂理據

當然,在英、美國家教授的科目,除了外國語文外,幾乎都用英語授課,但單憑此一事實卻不能推論,因此在香港的所有學科都應用英語授課。這類比於在西方國家大部份人(包括中國人)進食時(包括中國餐)都以刀叉為餐具,而試圖由此推論在中國地區,進食中國餐時,中國人也應該或必須使用刀叉作餐具。

在外國開中國餐館,為遷就不懂用筷子的顧客,有些會供應刀叉,但連高檔一點、想顯示「正宗」或「地道」的中國餐館,便會刀叉欠奉,如想親炙中國特色,縱使「雞手鴨腳」也須學拿筷子了。無論在英美或亞洲各地,到西式餐館,餐酒的名稱本來是法文的話,並不會强硬改成英文。使用筷子還是刀叉,仍可說只是關於文化的、習俗的或方便的做法,但是語文與思想、語文與學習、語文與概念及邏輯等關係,則超乎文化與習俗的意思了。

道理顯淺不過,縱然在英國會有以英語教授盧梭的科目,但不能推論:因此在法國也應以英語作此科之授課語言。本來在英美等地以英語教授與中國有關的學科,是不得已的權宜之計(相信在歐洲大陸教授此等學科必以當地語文授課,而非英語);在香港或中國地區,若不以母語教學,便是自戕優勢,不知誰能受惠?顯而易見,中國文學、歷史、哲學、文化等學科,用英語教授,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有何裨益的問題。退一步來說,假若校方以英美等國的教學語言為模範而亦步亦趨,那麼,批准中文系或翻譯系的科目可用母語,便是自相矛盾!

然而,上述顯淺的道理,大教授們卻想不通,本來理所當然應用母語教學的學科,卻要中國教師搬出大量理由:如沒有好的英文譯本,以及香港學生已具備豐富的中國文化知識及一定的中國語文(包括古文)程度,不應被外國學生拖低水平等,才能獲准通過。有關中國文化的學科要獲核准,已須通過重重關卡,更遑論其他學科了。例如一些個人深刻的內在經歷與體驗,若以非母語來表達,無論外語多好,也會令人有隔靴搔癢的感覺,因那時已將所要表述的體驗外在化成一論述對象,就好像不再是第一身的經歷,難以引起共鳴。事實上,所有有關人類思想、感情、經驗的學科,都應以母語來教授。也許,更根本的是,我們不應以學科來劃分哪些適宜用母語,關鍵之點是我們對待學問的態度:若我們將學問視為與自己的生命息息相關,而不是外在於我們的東西,那麼,我們必須以最能掌握、理解以及最能進入我們生命深處的語言來表達及探索。當然,有些關於外在世界的學問,則或者可以保持一定的距離,而作出「客觀」的觀察,進而建構知識。

論述至此,已超出決定政策的大教授們所關注的課題,他們注目的是對交換生的照顧(我一直奇怪為何香港各大學對取錄外國交換生都沒有中國語文能力的要求,但我們到外國求學卻要考甚麼 TOFEL、IELTS……)。外國交換生比本地生更值得學校珍惜?為何本地生要被犧牲?本地大學為誰服務?簡直本末倒置。

﹙上網日期:2007生3月26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本末倒置的嶺大教學語言政策
—仁瑞—

  1. Alan Cheung says:

    嶺南的老師學生校友,為什麼不團結起來反對呢?讀到一所自稱博雅教育的大學,以這樣無知的觀點看待教育和自己的文化,真令人寒心。這其實不是嶺南自己的事,而是關乎整個香港教育的事。希望關注組繼續關注此事,提供更多深入的資料和討論。

  2. 一名讀者 says:

    新校長(雖未上任)對博雅教育或許有新的詮釋呢!

  3. Jay Lau says:

    事實上,嶺南內一群關注校方推出新語文政策的同學正在默默地跟進有關事件,亦於3月29日邀請校長出席由同學自發舉行的論壇,向同學解釋新政策的緣由和接受同學的質詢。

    在嶺南,不是有太多同學關心這個事件,甚至很多同學不知道有新語文政策的出現,他們對語文政策的認知只來自同學在民主牆上所張貼的大字報。另外,當我跟同學談論語文政策的時候,令我驚訝的是,有些同學會覺得校方沒有必要要知會同學,也認為新政策沒有問題,始終校方是想為學生好。

    就如Alan所說,語文政策不只是嶺南的事,是關乎整個香港教育的事,當學校打著「國際化」的旗幟來推行新語文政策時,簡單地將國際化=英語化,好像沒有考慮教育中知識傳遞的過程,校方的純行政主導思維實在令我吃驚。

    暫時,這班關注嶺南語言政策的同學的力量不多,這班同學很需要更多同學和老師的支持,基於校方的壓力,只有極少數的老師敢主動支持學生的行動。同一時間,我們也需要其他大專的朋友關注和支持,如果有朋友有興趣知道更多關於此事的資料,歡迎send e-mail向我們取資料。

  4. 一名讀者 says:

    建議先尋求嶺大校友的支持,現階段,其他人士可以做到的不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