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關愛與憂慮
陳祖雄

我們懷着滿滿的關愛和深深的憂慮往見劉遵義校長。大家都是中大人,關中大的發展是自然的,不用多說。憂慮是由於資訊不足,兼且混淆,倍使前景糊。

會面後,對大學改制四年,中大的承擔、限制和想法知多些一些憂慮亦隨即如烟般消散。我們望校方能就事情的發展,不斷的提供確實而充足的資訊,給各持分者(校友、學生、教職員,甚至是關愛中大的社會人士),以解憂忡。

可是,我在會面後還有些疑惑不解。為什麼在政府不提供額外資源和()()地興建新書院的限制下,還要多建兩所小型、兩所中型和採「精英制」的新書院去解決「三改四」的問題?逸夫書院的成立和發展使我們的擔憂更深!雖然校長承諾日後新的書院一定要把營運基金這一關把好但是沒有理想,形宿舍的書院,無論如何都是個先天不足的嬰孩。對其能否健康成長、全人發展,愉快生活,懷疑。再把這些性格還沒有成形(研究小組報告新書院的性格不可能預先設定;而性格是隨着書院的成長及發展而演化形成。)的新書院放回現有中大的格局來看,其極不諧協可想而知,其挑戰之大可想而,影響的深遠不可輕視。中大當局現採取這個方案去解決問題,其志可嘉,但不能使我憂!

這小規模書院的構思,是新的。這是變法,這是改革。因此,我們希望中大上上下下,一心一德,去把這事做好。人常說,建造硬件易(較易),設立輭件難。我們期望在校園內的中大同學和教職員都能多抽一些時間,讀讀有關件、談談這個前所未有的轉變,說說你們的意見。若能在同心同德的情況下去推行改革,事必成,而我又何以憂呢? 

最後,我還有一憂。就是,我們可有應變的措施?張文光校董數次提及籌款不易。這個當然。別人不會無緣無故的送你一大筆鈔票。我們更不知怎樣才算是有足的財力物力去建四或五所新的、小規模的書院。事實上,我們連興建一新書院的條件、程序等問題也不甚了了。若計劃稍有差池,真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只好祈求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