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的尷尬

香港大學的尷尬 
Yazhou Zhoukan
P042  |   一夫當關  |   一夫當關  |   By 林沛理  2010-10-03

每個月最怕收到的郵件,不是提醒我錢永遠不夠用的信用卡月結單,而是像雜誌一樣厚的《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通訊》 (Convocation Newsletter)。怕的,是又會看到校長徐立之、系主任、教授和學生,像眾星拱月那樣,笑容可掬地圍住某個捐了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十億給大學的地產商合照。也厭倦看到那些關於那一年拿到什麼學位的香港大學(港大)畢業生,在社會上怎樣出人頭地的消息。還有那些數字:屢創新高的籌款數字,以及大學的世界排名。

作為香港的最高學府,港大存在的目的,本來就是要為社會各界培育領袖,特別是要為政府訓練管治精英。從經濟學角度,大學不僅是一個「生產」知識型員工(knowledge workers)——大學畢業生——的機構,也是一門靠知識型員工——教授、講師和研究人員——來運作和招徠的生意。大學要在價高者得的人才市場上具競爭力,便必須有雄厚的財力。於是,籌款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很多大學自校長以降的管理及行政人員的本業和正職。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學擁抱建制、奉承權貴,完全順理成章。大學裏面多的是聰明人,你又怎能期望住在玻璃屋子裏面的聰明人會擲石子,或者咬那隻給他們餵食的手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 them)?

只是到今日,我還是天真地相信,大學除了有它的功能性(functionality)之外,還應有其更高的目標(higher purpose)。這個更高的目標,就是做社會的「逆我」(critical self):本著良心,基於公義,運用紮根於事實與邏輯、知識與理性的方法去挑戰權力、月旦政事、評論社會和介入公共議題。換句話說,大學要維護和彰顯理性批判與深思熟慮之後提出異議(intellectual dissent and reasoned contention)的學術傳統。它不應只是一個研究高深學問的地方,更是一個用學問來「為無權無勢者出力,為無聲無息者發聲」(give power to the powerless, give voice to the voiceless)的地方。無怪乎所有偉大的大學,從哈佛到芝加哥大學,從牛津到上世紀的北京大學,都是公共知識分子和批判型思想家的溫床。你甚至可以說,所謂最佳學府,就是可以讓最優秀的學者,理直氣壯而又無後顧之憂地批評政府和大企業的地方。

大學要做社會的「逆我」,便必須與建制保持批判性的距離(critical distance),並且培養一種自我反省的能力(capacity for self-examination);而自省的能力,恰恰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港大最缺乏的。

在上週公布的全球大學排行榜之中,香港大學雖然無法打入二十強,但仍以第二十一名成為所謂「亞洲最佳學府」。身為港大的畢業生,本應覺得與有榮焉,但我只覺得諷刺。這個由英國雜誌《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與擁有路透社的資訊公司湯森路透(Thomas Reuters)合辦的排行榜,排名佔分最重要的是論文引用,其次為研究表現及教學。徐立之接受訪問時表示,百多名港大教研人員因著作常被引用,已被評為世界最頂尖百分之一的科學家,證明港大致力從事研究的方向及政策正確。

教研人員的著作常被引用固然可喜,但倘若香港的最高學府與裏面的飽學之士,常常對千瘡百孔的社會問題噤若寒蟬、視若無睹,那是不是一件應該令人覺得尷尬,甚至慚愧的事情?最近中國大陸的中學語文教材大革新,原來二十多篇課文被剔除,包括朱自清的《背影》和魯迅的《阿Q正傳》。新增的課文之中,有一篇很值得香港幾家大學的校長細讀。蔡元培在《就任北京大學校長之演說》中指出,大學必須有大學的宗旨,而大學的宗旨不可以不正大;因為「宗旨既定,自趨正軌」,「宗旨既乖,趨向自異」。他又說,若師生只是要達其做官發財之目的,則北京有不少專門學校、法律學堂和商業學校,又何必到北大?跟著這幾句話,蔡元培是對北大的同學說的,但我認為香港的大學的教職員更要洗耳恭聽:苟德之不修,學之不講,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己且為人輕侮,更何足以感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