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再遺忘中文大學「試金石」
陸離

(網頁編者按)以下文章刊於2011年1月2日《蘋果日報‧名采論壇版》,作者陸離為中文大學最早的畢業生,此文回顧了中大成立時的一些特殊情況。文章中提到的「香樹輝專欄」,應指2010年12月23日辛翠時(香樹輝的筆名)在《星島日報‧細說新事》專欄的文章〈中大人文精神〉,現在亦一併附於陸離文章之末。

讀「新亞護法」香樹輝兄專欄,得知2013年中文大學即將慶祝創校50周年。我即時想起中大40周年紀念場刊,細說中大歷史,似乎並沒有提及中大成立之前,要經過三年「三院統一文憑試」的考驗。

我是「新亞書院」中文系1961年畢業生,適逢其會,獲通知那年畢業試就是「崇基新亞聯合三院統一文憑試」第一屆。天將降大任於斯屆,大家要去打好這場仗。

結果不負眾望,而且起碼我自己,還有「新亞哲學系」張浚華(前《兒童樂園》中後期社長) ,還有「崇基中文系」黃君實(著名書畫家),都成績優異。(錢先生!唐先生!牟先生!我?得?啦!)─當然還有其他優異生,但抱歉我沒有放在心裡。

【提到唐君毅先生,牟宗三先生,原諒我實在不捨得不在這裡補充一下:我在「新亞書院」其實副修哲學與外文。這解釋了哲學系的唐先生、牟先生為何竟然會同時出現在石琪與我的婚宴,而這張珍貴的相片最近又「出現」在古兆申(古蒼梧)近著《雙程路》。】

回說1961,62,63,三年三仗過三關,中文大學遂成立於1963年10月。而錢穆先生辭職於1964年1月。因為錢先生其實不是很贊成「新亞」參加中大,他從眾,只為了同學們能夠更好地謀生。

因此1964年,當我們又獲通知,回去中大考第一屆畢業試,拿「學位」,起碼我與張浚華,還有中文系潘正英(筆名柴娃娃),均視為侮辱。

我們已經身先士卒考了「三院統一文憑試」,做了試金石,希望中大50周年修史之時,幸勿再次遺忘這三場戰役。

附:
中大人文精神
辛翠時

中文大學協理副校長許敬文與傳媒界校友碰頭,談及籌備二○一三年五十周年校慶活動的大方向,校友們提起中大人文精神的議題。席間有人指出,近年散見各報章的校友文章,凡觸及中大人文精神的,多以早期的新亞大儒錢唐牟等著述為起點,新亞精神是否即是中大精神呢?大家對此有熱烈討論。

次日,沈祖堯教授就職為中大校長,他演說時也提及保存人文精神,引用新亞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並說:「珍重珍重,這是我中大精神。」逸夫堂內的新亞人,發出會心微笑。

新亞精神是否即是中大人文精神,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中大創立時的三所成員學院之中,新亞最具中國傳統文化特色,錢穆先生填詞的校歌、校訓及學規,取材自《中庸》、《論語》、《孟子》,加上錢先生的歷史感和智慧,傳誦至今。崇基的成立,較受中國基督教大學的影響,最早推行通識教學,向學生灌輸西方經典。至於聯合書院,由五所較細小的書院合併而成,當初沒有統一的辦學理想,後來由政府政務官(鄭棟材先生)接管後,行事以實效為主,沒聽過宣揚甚麼精神的。是故粗疏地總結起來,今天講中大人文精神,當是新亞的傳統中國文化與崇基的西方自由主義的結合,前者傾向文史哲,後者較重邏輯和兼容。但是這股人文精神實質上對中大學生曾發生過甚麼精神面貌的影響,過往並沒有學術性的研究,我們只是在感覺上,中大畢業生與香港大學畢業生是有些不同的。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