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 成
—陳雲—

網頁編者按:本文作者陳雲為中文大學八十年代畢業生,本文現刊載於2007年1月4日《信報》文化版其專欄〈我私故我在〉中。

唐人吳兢《貞觀政要》卷一〈君道〉,太宗問群臣草創與守成孰難。尚書左僕射房玄齡答道,群雄並立之際,須輾轉爭戰以掃蕩天下,因此草創帝業為難。諫議大夫魏徵對曰,帝王之起,必承衰亂,只要消滅昏庸狡惡之人,百姓自然擁戴,然而得天下之後,帝王志趨驕奢淫逸,百姓欲清靜生息而徭役不休,百姓生計凋敝而奢務不息,國政於是衰弊,故此守成為難。太宗總結,說房玄齡從之定天下,出生入死,所以見草創之難;魏徵與之安天下,慮生驕逸之端,必入危亡之地,所以見守成之難。如今草創之難,既已往矣,守成之難,正須與群臣慎重對待。

額頭鑿字,盡見低章

唐太宗的智慧,在於審時度勢,了知草創的艱難已過,守成的艱難正臨,安撫了開國功臣之後,籲請群臣慎重國事,不可輕忽。中國政術通則,草創之時,要樹立綱紀,整頓故舊,守成之時,要休養生息,裨補闕漏即可,不必事事鋪張,重頭整理,令百姓疲於奔命。可惜近代頗多公私機構的主事者,不願天下無事,愛以自己上任之時為「元年」,大肆改革,不問傳統,明明自己是坐享清福的二世祖,卻偏要當開國公,凡事由我發落,一切推倒重來。此等可笑之事,香港歸政中共之後,所在多有。舊朝的乜乜港、物物中心是,今朝的「強政勵治」亦是;庶民眼目可見者,如舊日警察軍裝制服,忽然改作保安員石Q裝,要用中英文寫上「警察POLICE」大字,以資辨認。舊中環天星碼頭從不見顯眼的大名,其地位不言而喻,人所共知,然而仿維多利亞式的新中環天星碼頭,卻要用英文寫上大字CENTRAL PIER(中文欠奉!)。本已擁有深入民心的傳統與外形,忽然通通鏟走,要在額頭鑿字來彰顯身份,本是天大蠢事,然而在香港近年見得太多,令人麻木矣。

傳統並非來自事前的理性規劃,而是來自事態之中的細密修正,層層累積,以致深厚綿長,外人看來高深莫測,卻又頭頭是道。新人當政,用系統方法簡化統整,清掃不合心意的舊人舊事,既是唐突傳統,亦是自暴其醜。例如從美國的國會會議到香港的區議會會議,議員都是自身進場,人身與人格就是證明;國民政府的議會本來就有其綱紀禮儀,毋須再來草創,可惜共產新朝的北京人大與政協會議,從地方代表到大會主席都要在胸前懸掛塑膠大字「出席證」,堂堂國會落得像個臨時湊合的市井商展會。又例如高等學界之中,牛津劍橋、巴黎柏林、耶魯哈佛、北大台大,各有傳統,毋須多作說明,更不須辦學四十多年,忽而要諮詢自己的教學語言,「唔知老竇性乜」。

「環球金融,地方智慧」?

「香港中文大學」之名,本身就是傳統,當年是抗議英文獨大,要在香港乃至東亞維護中文學術與中文教學的正當地位。這在當年是逆流而上的學者孤憤,今日是聊備一格的姿態形象,新校長上任,留着「中文學術」的理想,作個裝點就好了,誰都知道中大多數學科在今日皆以英文為學術語言,何須連一點紫砂壺老茶垢都刮去?

中文大學的中英並重、自由選擇的雙語教學原則仍未過時,靈活調度即可適應新時代。過去數十年,因教授來源、學生來源及社會需要不同,各學系與學者已調整學術語言,按照科目與師生之異同,在課本、授課、實習、研討及論文各方面,採取相應語言策略,形成傳統智慧。在新的出版要求及學術升遷評審的控制之下,教授實已廣泛採用英文,學生亦自覺學好英文及國語,加上商業成風,學系為了招攬外來學生,多已開設英語課程,假使未能符合市場要求,校方與個別學系及學者商量即可。英文教學乃大勢所趨,各學系、各教授自行判斷與調整教學語文之權力在今日只是形式權力而已,何須集權中央,再頒令執行,連丁點兒的學術自由與學者專嚴都要剝削殆盡?至於有教授堅持中文教學、粵語教學與文言寫作,樂觀其成即可,留此等孤忠之士,在商言商,亦是有益校譽。

今中大校方勸令學系多開設英文課程,用中央諮詢執行的方式統籌教學語言,硬性規定英文、國語與粵語的講課範圍,以便招收自費海外及大陸學生,以此標榜所謂國際化、全球化,學術上固然是淺薄無文,商業上也是愚昧癡迷。校方建議用英文教科學、工程、商管等普世科目,用國語(普通話)教中國文史與社會,用廣府話教香港本地文化(政治、社會等)。這不過是誤解諸如匯豐銀行的市場策略–「環球金融,地方智慧」而已。首先,教學語文不可如此分科切割,如英文中學的分科用語(國史與國文用中文,其餘英文教學),將大學貶為學術工廠。維繫大趨勢之餘,要充分授權學者發揮專長。例如鄙人就學之時,中大的中文有廣府話、國語(北方官話、普通話)及江浙湘閩等不同形式,學生可接觸中國不同地域的文化傳承與文士風格,漢魏文章,江南餘韻,中文行文的章法及詞彙,更見風雅多姿。

二流「媽屐亭」

其次,銀行提出環球金融、地方智慧,其真義乃在全球化年代,更要講究地方智慧與特殊傳統,始能以獨家專長提供體貼周到的私人理財與商貿服務。中大師生固然要掌握英文,但是用中文來處理通用學術、提供獨特的中國視野與學術詮釋,正是中文大學的優勢,此潛力未必可以發揮,但留個招牌裝點門面也好,斷不應愚昧到要自廢武功,自毀家當。維繫目前的院系歷年形成的教學語言策略,既可迎合市場需要,更可鞏固中大的形象。一家懸掛「我武維揚」牌匾的老牌牟利武館,在今日自然要兼備西洋拳擊與自由搏擊教程,但決不能因此而捨棄虎鶴雙形與內功心法–拳師能否掌握是另一回事。如果專教boxing,就應除下牌匾改名。「中文」的「文」字(不是「漢語」!),傳承千古,力重千鈞,自己擔當不起,改名香港英語大學(Hong Kong English-Speaking University),簡稱「港英大學」就算了,何須枉屈校名?(當年吾等英文系中人,曾戲稱中大為「馬料水英專」,可謂一語成讖。)

一家現代大學,有一二學者能用廣府話教地球物理學,用文言講《易經》與全球戰略,洋人學生要精通中文始可窺其堂奧,充滿曖昧、弔詭與與懸疑,是難得的白蘭鼎(branding)。以此觀之,中大的雙語政策委員會的報告書諮詢稿,其疏狂淺陋,實是二流的媽屐亭(marketing)思維,將深根固柢的高等學府降格為看圖識字的學術工廠。

如果語文好,何須諮詢稿?

上月二十一日,得瞻雷競璇君撰文修正《諮詢稿》的中文,我才鼓起勇氣,仔細讀畢全文。除了上述的策略錯誤之外,該諮詢稿的文章修養更見不堪,端的是斯文掃地,愧對前賢。

文心失正,文術不張。文件首段,即將本應雙向平衡的「雙語教育」傳統,暗地竄改為偏向的英語教學,此為偷換概念。其文句,則堆砌浮誇,冗贅不通,以為將中文詞彙裝入英語複合句法,就是符合現代語法規範的中文。不知典雅文章,不論中文英文,句法之外,仍須章法,句法要長短恰當(且不談聲韻鏗鏘),章法要文理清通,且要有經典修養,始可成文。英文無疑有明顯句型,但如果文理不通,此等句型只是帶來語法正確的虛幻感,令人誤以為語理亦隨之而清通,此正是當代中文寫作的莫大陷阱。

文件首段,雷君已斧正在前,我不妨狗尾續貂,再下一斧。原文如此﹕「香港中文大學(中大)是一所立足香港,面向全中國,在亞太區,在全球追求卓越的研究型綜合大學,本報告書以中大的使命和大學在二十一世紀所面臨的全球化挑戰為出發點,就中大雙語教育作宏觀及長遠的考慮,提出原則性、策略性及前膽性的建議,以配合香港獨特的語言環境和優勢。」

此等諮詢玩意,本屬不必,文章行文,亦見誤導,不過若視之為語文習作,仍可予以修正如下﹕「香港中文大學乃綜合研究型大學,立足香港,貫通中外,同仁自強不息,精益求精。然則紀元肇始,世道推移,跨國競爭,愈演愈烈,本校之雙語教學政策,亦不得不與時並進,變通求存。今特重提創校使命,集思廣益,磋商對策,諮議方略,以期結合香港優勢,高瞻遠矚,迎接環球挑戰。」

所謂觀其文而知其政,若校方寫得雅馴文章,自可運籌帷幄,上下和氣,處事靈活,細密商量,不必作態諮詢而中央集權,令學者敢怒而不敢言。噫!余雖為中大校友,惜近年校方所作所為,令人心灰,無可厚望,然而中大為公立大學,用公帑而行敗政,公民有責,不得不口誅筆伐而已矣。

-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守 成
—陳雲—

  1. 游鱼 says:

    好文章!
    虽然有些观点我不同意, 还是要说好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